阿P做家务

作者:何沛忠 来源:《故事会》

  这天,阿P接到了小兰布置给他的任务:周末独自在家做家务。原来,小兰和小姐妹相约,周末去城郊的农家乐。阿P拍拍胸脯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能文能武,区区家务事,难不倒我阿P!”

  小兰一走,阿P可卖力了,叠被子、拖地板、揩桌子、洗碗碟……拎了捆旧衣服去扔掉,又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衣服洗好,阿P来到阳台晾晒。他双手抓起一团衣服,临空一抖,只听得“啪嗒”一声,一件羊绒衫掉下去了。阿P住在十一楼,他伸长头颈往下看,那件羊绒衫不偏不倚,恰好掉在了十楼的晾衣架上。这可怎么办?伸手去抓吧,手臂没那么长,到楼下去用竹竿捅吧,再长的竹竿也够不着。阿P挠挠头皮,“嗨”了一声,就跑下楼去敲十楼的门。敲了半天却没人应答,看来家里没人。

  阿P寻思着,一件穿过的羊绒衫,不值几个钱,掉了就掉了呗!可再一想,不对,丢件羊绒衫是小事,让小兰知道了,又说我是不会做家务的饭桶,这个脸可丢不起!

  琢磨了一会儿,阿P一拍大腿:“哈哈!有招了!”

  阿P取来一个衣架,将衣架上的弯钩拆下来,系上一根棉纱绳,对准下面的羊绒衫,像钓鱼似的去钓它,费了好大力气,终于稳稳地勾住了羊绒衫,往上一提,成功了!

  小兰回到家,首先要看看阿P家务做得怎么样,里里外外检查一遍,觉得还算干净,给阿P打了个80分。阿P得意极了,又把自己如何“空中钓衣”绘声绘色讲给小兰听。

  阿P哪里想得到,正当他“空中钓衣”的时候,楼对面有个女人站在窗口,目睹了全过程,并用手机拍下了照片!

  这女人名叫陶琴,今年刚退休。陶琴不知道衣服是阿P掉下去的,她以为阿P是偷衣贼,为了维护小区治安,她去向居委会唐主任举报,还出示了手机里的证据。唐主任想,现如今各家各户,旧衣服多得要扔掉,谁会去干偷衣服这码事?何况这个阿P,我亲眼见他把一捆旧衣服塞进废物箱里,他怎会去偷人家晾晒的衣服呢?不过既然有人来举报,又有照片为证,那就备个案吧。

  陶琴发觉唐主任半信半疑,似乎在怀疑她冤枉好人,于是心有不甘地将手机拿到照相馆去,把照片洗出来,又去找被偷钓衣服的女主人。

  女主人名叫葛莲,听说晾晒的衣服被楼上的阿P偷钓走了,她找来找去,没发现少了什么衣服,看了照片后,也似信非信,一时吃不准。突然,葛莲想起今年大伏天晒出去的衣服中,有一件女式羊绒衫,直到如今还没有找到,难道是被阿P偷钓走了?如此看来,存心要偷走羊绒衫,当然是有技巧的了!

  陶琴对葛莲说:“要想捉贼并不难——偷了羊绒衫,除非去卖掉,只要穿在身上走出来,就能人赃并获。阿P偷的羊绒衫是女式的,只能给他老婆小兰穿。我退休在家,有的是时间,一旦让我发现赃物,我立即给你打电话。”

  打那以后,陶琴天天在小区里转悠,只要发现小兰走出家门,便要瞧个仔细,看她是否穿了羊绒衫。

  这天,阿P和小兰打扮一番,准备去逛商场。刚走出家门来到小区,就被陶琴盯上了,她看到小兰身穿一件蟹青色羊绒衫——就是偷钓的那件!她赶紧给葛莲发短信:“羊绒衫出现,速来捉贼!”

  葛莲接到报信,急忙下楼,远远看见小兰穿的那件羊绒衫,觉得不大对头,羊绒衫的款式虽说和自己的一样,但颜色不一样,自己那件羊绒衫是米黄色啊。陶琴却煞有介事地说道:“这就更说明问题了!你想呀,如果不染色,她有这个胆子穿出来吗?”这么一说,稀里糊涂的葛莲好像开窍了——说得有理呀!

  中午,阿P和小兰回来了,他们刚进小区,就被陶琴拦住了。当着葛莲的面,陶琴指着小兰身上的羊绒衫问:“你这件羊绒衫啥时候买的,可有发票?”小兰被问得莫名其妙,不解地说:“这是什么意思?买羊绒衫,还要你来查发票?”阿P见此情形也憋不住了,说:“这件羊绒衫,是我买给小兰的生日礼物,拿出发票来,由你出钱给报销啊?”

  陶琴指着阿P说道:“不是买来的羊绒衫,哪会有发票!”阿P恼火地说:“不是买来的,难道是偷来的?”这一通口角,引来了看热闹的居民,陶琴眼见有人围观,便趁机大声说道:“我没说过你阿P偷,这个偷字是你自己说的,那就说说小兰身上这件羊绒衫,你是用啥手法偷来的吧!”

  听到这种话,阿P怒火上升,说:“那就请你当着大家的面,说说我阿P是怎么偷羊绒衫的?要是说不清楚,今天不会放过你!”阿P说的这句话,正好让陶琴装进斧头柄。陶琴拿出照片来,当众展示:“你们看呀,这就是阿P的杰作——用钓鱼的方法,偷钓人家的衣服!”大家传看照片,不禁议论纷纷,阿P接过照片一看,真的是哭笑不得,喜忧参半:喜的是,居然有人把我阿P的精彩手法,拍摄得如此真切;忧的是,以此照片为证,说我是偷衣的小偷,那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始终蒙在鼓里的小兰,夺过照片去看,也看得哑口无言。

  陶琴得意地说:“证据确凿!除非你阿P拿出发票来,证明这件羊绒衫是你买的!”

  阿P急忙问小兰发票放在哪儿,小兰气呼呼地说:“发票早就随手丢掉了呀,让我上哪找去!”

  这时的陶琴,就像拳击场上的胜利者,她说:“在这里磨磨唧唧没意思,我们到居委会去,让小偷曝光,请唐主任公断吧!”

  来到居委会,当着唐主任的面,陶琴如此这般,说阿P如何偷钓衣服,并指出小兰身上穿的正是赃物羊绒衫。阿P在一旁又气又急,直挠脑袋。正在山穷水尽之时,阿P突然一拍脑门,哈哈大笑起来。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只见阿P指着小兰身上的羊绒衫说:“老婆,羊绒衫脱下来还给葛阿姨,既然是她的衣服,就让她穿穿看!”这葛莲长得是膀大腰圆,足有两个小兰那么宽,她接过这件羊绒衫一看:XS号!

  阿P又恢复了得意的神色,说:“我老婆小兰可是A4腰!这件羊绒衫哪是水桶腰能穿得上的!”

  葛莲尴尬地涨红了脸,大声说:“我说过这件羊绒衫不是我的,陶琴偏说是我的!”本来气势十足的陶琴,骤然像瘪了气的皮球,脸红得像关公,低头沉默不语,巴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唐主任看在眼里,呵呵一笑说:“陶琴阿姨也是从小区的安全出发,却少了点慎重,赶紧向阿P道个歉吧!”

  阿P摇摇手说:“道歉不必了,这叫不打不相识,我想向陶琴阿姨讨张照片,‘空中钓衣’是我的创造发明,让我留个念想?”

  一听到阿P这么说,陶琴赶紧顺阶而下,她把照片交给阿P说:“我再去给你放大印一张!”

  阿P回到家里,少不了被小兰狠狠埋怨一通——叫你做一回家务,居然闹出这么多是非来!

上一篇:意料之外的真相     下一篇: 孩子抚养权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