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的肤色

作者:燕沐郎 来源:《故事会》

  眼下正是暑假,凤泉村的牛大壮这两天可高兴了,因为田思源要来山里找他比赛攀岩呢!之前,田思源在信中说最喜欢户外攀岩活动了,牛大壮便回信说,这有啥难的,自己从小就在山里爬高上低的,对田思源描述的城里那种模拟攀岩场地嗤之以鼻。这下子可激起了田思源的好奇心和斗志。

  牛大壮在山村读中学,而田思源来自省城重点高中,这两个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孩子是怎么认识的呢?原来,一年前,两人的获奖书法作品双双登上了一本著名的中学生杂志,两个少年惺惺相惜,便以书信的方式开始了联络。

  田思源举止文雅,皮肤白皙,牛大壮的父母对他十分热情,把家里里外外打扫好几遍,怕城里来的娃娃住不惯。可田思源一点也不嫌弃,一心要和牛大壮比赛攀岩,一决高下。

  第二天一早,牛大壮背上一只竹篓,手拿镰刀带田思源去了位于凤泉村村南的天门山。到了天门山脚下,田思源打眼一望,心有余悸地想,不会爬这么陡峭的山崖吧?在他惊骇之时,牛大壮已经像猴子般沿着峭壁攀爬而上,离地好几米了。

  田思源赶快把身上的背囊放下来,拿出全套的攀岩装备。他可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真实的山壁,怎奈他累得满头大汗、筋疲力尽,也追不上牛大壮。

  田思源实在爬不动了,便抓着山壁上一棵小树,望着上面生龙活虎、灵活自如的牛大壮,他竟然一手攀着一块凸石,一手拿镰刀把旁边一棵草轻轻一割,身子突然失去重心般一晃。

  田思源吓了一跳,不由得大呼一声:“小心!”

  没想到牛大壮竟然没心没肺地回头对他做了个鬼脸,再一扭腰,背篓顺势一接,那棵被镰刀削下的山草便不偏不倚地掉落进去。

  牛大壮这一连串的动作轻巧自如、一气呵成,整个身体配合得天衣无缝、令人惊叹!

  等他们二人从山上下来时,已是中午,牛大壮摘了几个山果,一边吃一边问田思源:“怎么样,小爷我的身手还可以吧?告诉你,这一背篓草药晒干能换十几块钱,够给爷爷割块猪肉吃了。对了,爷爷年轻时可是我们村的会计,写得一手好字,我那字就是他教的!”

  田思源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在他看来,牛大壮冒着那么大的危险,采那么多草药才换十几块钱,太不值得了,要知道这点钱只够自己一天买饮料的花销!

  田思源来了以后,除了和牛大壮去山里练攀岩,还缠着要跟着牛大壮父母一起下地干活,牛大壮一家都怕他城里娃娃晒黑了,可田思源一点也不在乎。这天,田思源和牛大壮下地回来,经过村头的冯奶奶家,田思源把一张钞票递到了冯奶奶的手里。那竟然是一张绿色的钞票,上面印着一个外国人。

  牛大壮惊奇道:“我在电视上见过,这是一百美元,一张值咱们好几百块呢。”

  冯奶奶一听,吓得连忙要还给田思源。田思源却拉着牛大壮一溜烟地跑了。

  田思源边跑边说:“我注意冯奶奶好几天了,听你们村里人说,她是个五保户,无儿无女,身体还不好。唉,我也帮不了她啥,就给她点钱让她买点营养品吧!”

  牛大壮不解地问:“思源,你口袋里怎么装着美元呢?”

  田思源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说:“美元值钱啊,你想啊,一张就顶咱们人民币好几张,不占钱包的地方嘛!”

  牛大壮听后,轻轻摇头,自言自语地说:“在中国不拿人民币,揣着美元花,真是奇怪!”

  这天晚上,田思源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赶紧接起来,听了一会儿说道:“哎,这边网络费用太贵了,我可不舍得给你发照片,太费流量,回去让你慢慢看吧。”说着,他瞅了一眼牛大壮,捂着手机跑到院子里去了。

  待田思源回屋,牛大壮就打趣地说:“还怕我偷听呢,是不是女朋友来的电话?”

  田思源争辩说:“在没有考上大学前,我才不考虑女朋友的事呢!刚才是我妈打电话给我。”

  牛大壮撇了一下嘴,不相信田思源的话:“你刚才在电话里说,用手机发照片费流量,我们山里就没有网络!不过咱们明天可以去镇上,镇上有网吧,信号也很好!”

  田思源眼睛一亮:“那明天咱们去镇上吧!”

  牛大壮说:“山里没有班车,我们步行过去,得两个多小时,只要不怕累就行!”

  第二天,他们大汗淋漓地走到镇上,田思源却先找了一家照相馆,拉着牛大壮照了个合影。两人搭着彼此的肩膀,笑得一脸灿烂。

  照完后,田思源又特意让老板把照片背景处理成美国拉斯维加斯的沙漠。牛大壮不解地问:“为什么要处理背景呢?这样不挺好嘛!”

  田思源用拳头轻轻击打了一下牛大壮:“这样才酷,拉斯维加斯的大沙漠,炽热无比,多好的喻意!就像咱们热烈的友情,你说呢?”

  牛大壮点了点头:“不愧是才子,说话都这么有诗意。”

  这天晚上,田思源去院里上厕所,回来接着玩手机,却发现通话记录里有妈妈的电话,于是问旁边躺着的牛大壮:“刚才我妈打我电话了?”

  牛大壮懒洋洋地睁开眼睛说:“是呀,我都快睡着了,被吵醒了。 阿姨说她要找你,我说你不在,她没说什么就挂断了。”

  隔了一天,一大早,牛大壮家来了两个灰头土脸、游客模样的人。田思源一见之下大惊失色,说:“爸,妈,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牛大壮在一旁哈哈大笑:“前天晚上我接电话时,你妈妈问你的情况,我就说你在凤泉村挺好的,她随后问路怎么走,也要来山里玩玩,还不让我告诉你,说要给你一个惊喜!”

  田思源白了一眼牛大壮:“你可把我害苦了!”

  “你小子可以啊,还以为你跟着青少年旅游团去了美国呢,想不到你竟然一头扎到了这个穷山沟里,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骗爸妈!”田妈妈怒气冲冲质问儿子。

  田思源把锄头从肩头拿下来放在地上,长吁一口气,然后说:“好吧,我就实话实说吧。你让我去拉斯维加斯玩,还说什么让我一定要晒黑,暑假结束后好回来向同学们炫耀。我觉得国外已经跟你们去过好几次了,没啥新鲜感了,便想趁着暑假偷偷来山里玩,顺便把肤色晒黑向你们交差。你看我最近已经黑了这么多,不也很像从国外旅游回来的样子?”

  牛大壮现在明白了,原来田思源是偷偷从家里跑过来找自己的呀!

  田思源走过去拉起爸妈的手,认真地说:“爸,妈,你们一直教育我不要忘本,可你们不也是从农村考上大学的吗?来到这里以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世界,他们生活虽不富裕,人却纯朴乐观,让我有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田思源的爸妈不约而同地怔住了,他们没想到儿子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让人深思的话来。

  田思源又说:“当我把钱送到孤寡老人手里,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快乐和满足过。是的,那些钱都是你们的,可我已经决定了,我要把跟着大壮上山采的草药卖了,换成钱捐给他们。”

  “儿子,你长大了!”田妈妈抚摸着儿子的脸,眼里含着泪,既高兴又欣慰。

  田爸爸把背包拿下来,对妻子说:“不走了,咱们也在这里待几天。咱们有多长时间没有回归农村了?儿子说得没错,不能忘了我们的根!”

上一篇:不想卖的树     下一篇: 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