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勒索者

作者:夏克军 来源:《故事会》

  每天早上,汉克都会到红枫公园散步,然后在附近的路边摊吃早餐。一杯热奶,两个鸡蛋,三块肉饼,汉克一边品味着早餐,一边翻看着当地的晨报。

  今天自然也是这样,汉克眯着眼,凑近报纸,仔细阅读着一条报道:几天前,本地发生了一起绑架勒索案,被害者家属按照绑架者的吩咐,将赎金用报纸包好装进塑料袋,伪装成垃圾放到指定的垃圾箱里。粗心大意的家属完全没有注意,报纸上残留着面包屑和香肠的气味,这使得一条该死的狗在绑架者到达之前叼走了塑料袋。

  那条狗很快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或许是它的主人藏匿了赎金,或许那仅是一条流浪狗,赎金被扔到了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如此一来,不幸的被害者家属被勒索十万美元,儿子还惨遭毒打,险些丧命;而倒霉的绑架者则分文未获,最终落得锒铛入狱的下场。

  汉克看得入神,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就像突然拉响的火警警报。汉克不由得吓了一跳,彩屏显示出女儿的手机号码。汉克定定神,接通电话,里面传出女儿撕心裂肺、惊恐急促的呼救声:“爸爸,快来救我……”

  汉克惊讶地问道:“海伦,怎么了?”

  手机里传出一阵杂乱的声响,接着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汉克先生,你的女儿在我手上,马上准备十万赎金。我警告你,赎金不要被流浪狗叼走,你更不要报警,否则,在警察送我上法庭见法官之前,我会先送你的女儿到天堂去见上帝!”

  汉克做梦都没想到,倒霉的事会如此之快地落到自己身上,他一边咒骂警方的无能和罪犯的猖獗,一边哀求道:“我知道你们的规矩,只要拿到钱就不会伤害人质。请不要伤害我的女儿,我决不会报警,我马上回家拿钱,可是,我如何把钱交给你?”

  手机里面传出沙哑的笑声,那人说:“像你这样的人,家里总有一定数额的现金,以备不时之需。很好,这样你的女儿就可以少受很多罪。享受完你的早餐,然后回家准备赎金,我等你的电话。”

  绑架者知道汉克在吃早餐,毫无疑问,绑架者不仅认识他,而且此时此刻就在附近监视着他。汉克警觉的目光四处扫视着,周围的人或者来去匆匆,或者怡然自乐,没有人在注意自己。

  谁是绑架者?汉克不得而知,但他知道自己的举动如有不当,立刻会引起绑架者的怀疑,他可能会放弃赎金,继而杀死自己的女儿。汉克噤若寒蝉,立刻丢下早餐和晨报,风风火火地回到家里,打开保险柜,取出十万美元装进手提箱里。这是女儿的救命钱,他可不想让狗把它叼走。

  汉克拨通电话,告诉绑架者赎金已经准备就绪,对方有些惊讶,甚至怀疑是否听错了,但是,他的语气显得很满意:“汉克先生,你可能是交纳赎金最及时、最痛快的被勒索者,很好,我很喜欢。”

  汉克急切地说:“我只是想让我的女儿尽可能少受些罪,告诉我下一步如何做?”

  绑架者说道:“带上赎金,然后步行到市立医院门口的垃圾箱附近,等候我的下一步指令。”

  乌云密布,大地昏暗,似乎暴风雨即将来临。汉克一手提着手提箱,一手拿着雨伞,立刻赶到市立医院门口,而就在这时,绑架者又让他改去小学门口,接着是邮局、商场……汉克走马灯似的来回穿梭,几乎走遍了整个城市,最后,绑架者居然又让汉克回到了红枫公园门口。

  汉克知道,这是绑架者为了安全起见,所做的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反侦察做法。毫无疑问,绑架者就像狩猎的毒蛇一样潜伏在草丛里,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汉克累得疲惫不堪,汗流浃背,双腿就像灌满了铅,瘫倒在路边。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再次响起,那个沙哑的声音说道:“走到前面的桥头旅馆,108房间。”

  汉克急不可待地来到桥头旅馆,轻轻敲响了108房门,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房门没有锁,请进。”

  汉克推门而入,看见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胖子问道:“是汉克先生吗?”

  汉克回答:“是的,钱我带来了,正好十万。”

  胖子又问:“是你自己的钱吗?”

  “是的,我没有到银行去取,也没有找朋友去借,更没有做记号。你们放心,我没有给你们下套。我的女儿在哪里,我可以见她了吗?”

  这时,瘦子开口了:“她在卧室里。”汉克推开卧室的门,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汉克走进去,发现女儿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汉克用力推推女儿,着急地问:“海伦,快醒醒,他们伤害你了吗?”

  海伦睁开惺忪的双眼,惊讶地问:“爸爸,你怎么来了?”

  汉克说:“上帝啊,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你连昨晚发生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了吗?”

  海伦抹了抹眼睛,说:“昨天晚上?我当然记得。在化装舞会上,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的口技很好,学什么声音都惟妙惟肖,他学我的尖叫声连我自己都分辨不出来。我想跟他学口技,我们似乎去了一家旅馆……”

  汉克火急火燎地问:“然后呢?”

  海伦答道:“爸爸,别担心,我们只是喝醉了,没发生任何事。”

  汉克又问:“那个人在哪里?你的手机呢?”

  海伦不知道那个人是何时离开的,她也找不到自己的手机,当然,她更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汉克恼怒地走出卧室,大声喝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子不紧不慢地说:“我是警官詹姆斯,这是我的助手贝利。本地发生一起抢劫案,我们今天早上接到举报,说你是那起抢劫案的第二嫌疑人,并且你正企图转移赃款,所以,我们对你进行了跟踪。”

  瘦子接着说:“举报者让我们在这里等你,他说你的女儿将为你转移赃款。汉克先生,你能告诉我们这些钱的来历吗?”

  汉克顿时语塞,因为他就是从垃圾箱里衔走十万块钱的那条狗的主人。但是,那个该死的举报者是谁?他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如何向警方解释那些钱的来历。

  当汉克被押上警车的时候,暴风雨真的来了……

上一篇:两副手套     下一篇: 5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