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家有熊孩

作者:林志勇 来源:《故事会》

  阿P最近去应聘,成了一名长途客运司机。由于工作忙,他一个月只能回家一趟。阿P有个儿子叫小P,今年刚满五岁,平时儿子都由他媳妇小兰带,因此对他这个爸爸比较生疏。

  每当月末阿P回家时,小P就非常不开心,因为他必须跟爷爷奶奶一起睡,不能跟妈妈睡了。终于有一天,小家伙噘起嘴巴,问阿P为什么非要和他抢妈妈。

  阿P只好拿出结婚证吓唬他说:“爸爸妈妈住在一起是有证件的,你如果不乖,我就让警察叔叔把你带走,关起来。”

  小P仔仔细细地看了结婚证好一会儿,突然天真地问:“妈妈,那我们结婚好不好?以后我就可以天天跟你睡一起了。”

  小兰被逗乐了,就开玩笑说:“宝贝,可以,那你赶快去办证吧。”小P被她这么一说,这才乖乖地跟着爷爷奶奶去睡觉。

  阿P以为这样就蒙骗过去了,谁知等他再一次休假回家时,小P赖在床上,就是不肯走,阿P很生气,要他说出理由。

  小P伸出小手问:“证件呢?”阿P为了息事宁人,只好再到柜子里去拿结婚证,可寻遍整个柜子,就是找不到结婚证。显然,小家伙把结婚证藏了起来。

  见阿P空手而归,小P就得意洋洋起来:“你没有证件,那就不能跟妈妈睡在一起了。”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阿P本来就很猴急地想跟小兰亲热,只因为老父老母晚上出去喝喜酒还没回来,他这才耐着性子一直等着,如今见儿子竟然这么熊,阿P火气“腾”地就蹿了上来,他把小P晾在一边,然后自己就和小兰在房间里亲热起来。可阿P万万没料到,祸事竟要上门了!

  小P自己哭了一会儿,见没有人理他,他便无趣地趴在窗台上看风景。忽然,他转身跑去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冲出门外。

  外面有两个穿着保安服装的人员在巡逻,一高一矮。小P冲过去带着哭腔说:“警察叔叔,快来救我妈妈,她被叔叔关在房里……”

  那两个保安对望了一下,接着两人低声嘀咕了几句,便问:“你家在哪里?”

  小P说:“就在前面,我带你们去。”说着,他把两个保安领进了家门,高个子保安示意小P不要出声,然后小声问:“叔叔呢?”

  小P用手指了指父母的房间,高个子就上去轻轻地敲了敲门。

  阿P以为是儿子在捣鬼,他在里边大声怒骂道:“臭小子,再敲,我等下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高个子继续敲了敲门,并用低沉的声音说:“我们是派出所的,今晚查户口,请你出来一下。”

  奇怪,派出所三更半夜查什么户口?阿P被弄得兴致全无,只好去开门。然而,就在门打开的一刹那,高个子和矮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阿P按倒在地,小兰见状赶紧上前解释道:“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他是我老公啊!”

  高个子面无表情地说:“请出示一下你们的身份证。”

  然而,阿P根本出示不了身份证,因为,每次为了出行方便,他把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等,全部放在了长途客车上。

  矮个子说:“那结婚证呢?”

  结婚证也早被小P偷偷地藏了起来,小兰急了,就把小P抓过来,说:“快叫爸爸!”她想以此证明他们是一家人。可没料到小P就是不肯开口,也丝毫没有交出结婚证的意思。

  两个保安为难了,矮个子说:“那你们家户口本总该有吧?”

  可惜,户口本由阿P的老父老母保管,他们又刚好不在家,这下,阿P和小兰急得要命。

  矮个子搔了搔头,想了一下,说:“我有个建议,要么你先交三千块钱作押金,到时侯拿证件到所里退钱,要么现在就直接去所里待几天,你自己看着办吧!”

  阿P当然不想去所里活受罪,他只能选择先交钱。就在这时,门外有了声响,原来是阿P的老父老母回来了,显然他们是喝多了,因为两人是被人搀扶着进门的。

  高个子和矮个子见状赶紧过去帮忙,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两个搀扶着老父老母的人突然扑向高个子和矮个子,一下子把他们按倒在地,并顺势铐上了手铐。这可把阿P和小兰看呆了。

  那两个搀扶着老父老母的人其实是警察,他们揭开了谜底:这高个子和矮个子是小偷,他们假扮保安,到处伺机作案,是局里挂了号要督办的人。刚才小P看见那两个人正鬼鬼祟祟地撬邻居家的房门,就赶紧给爷爷打了一个电话,自己跑出去设法拖住他们。小P的爷爷接到电话后赶紧报警。为了不引起歹徒的警觉,两个警察便扮作护送他们回家的邻居。果然,高个子和矮个子上当了。

  那么,高个子和矮个子为什么要上门呢?原来,他们听小P说“叔叔把妈妈关在房间里”,他们猜想一定是涉及男女的事,想乘机敲诈一把,没想到其实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两个小偷不禁感叹道:“千万要记住,熊孩惹不得呀!”

  警察押着两个小偷走了,阿P转身要回房间,这时小P突然站出来拦住他,说自己才应该和妈妈睡。阿P笑了,问他有什么理由。

  小P拿出结婚证理直气壮地说:“我已经和妈妈结婚了!”阿P拿过结婚证一看,他被小P的“杰作”弄得哭笑不得:小家伙竟然把阿P和小兰的合影换成他和小兰的合影,并且把阿P的名字用涂改液涂掉,换成他的名字。唉,你说这孩子熊不熊?

  阿P生气地举起手要揍小P,小P见势不妙,一溜烟躲进爷爷奶奶的房间去了。阿P很烦恼,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高兴起来了:我儿子遗传了我的基因,小小年纪这么聪明,这么小就懂得如何抓坏人,长大了必成大器!

上一篇:最好的搭档     下一篇: 最奇异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