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鞋的重量

作者:水常清 来源:《故事会》

  有个叫李勇的大将军,性格暴戾,对待战俘的手段尤其狠毒。为了严密看管战俘,李将军把战俘营建在悬崖边上,那一带地势十分险峻,战俘们想要逃生,只有一条山道可行,而山道上又有重兵把守,想要逃走,难如登天。

  这天,李将军兴致勃勃地来到战俘营,看到战俘们正赤着双脚、汗流浃背地劳作,很多战俘的双脚已经红肿溃烂,每走一下都会痛得龇牙咧嘴。李将军见状,不禁皱眉道:“这些战俘的双脚已经溃烂,为什么不给他们发双草鞋穿?”

  监营官战战兢兢地说:“这是您的命令呀,让所有战俘必须赤脚劳动……”李将军拍了拍脑门,笑道:“瞧我这记性,确实是我所言。传令下去,让所有战俘停止一切劳作,都去编草鞋,三日之内,编的草鞋重量要和其自身体重相当!”说完大笑几声,扬长而去。

  这命令一出,整个战俘营顿时炸开了锅!大家都知道李将军的为人,深知不完成任务,下场一定很惨。于是,每个人都夜以继日地编草鞋,连觉都不敢多睡,大小便能忍就忍,一点儿时间都不敢浪费。

  三天时间转眼即过,李将军如期而来。看着一堆堆如小山般隆起的草鞋,李将军冷笑了两声,大声喝道:“把东西抬上来!”

  一群兵士将几件物什弄到悬崖边上,忙活了一阵。很快,一架类似天平的大秤出现在大家眼前:一副十字铁架笔直地插在地上,铁架两端悬着两个巨大的秤盘,左边秤盘的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众战俘一见这阵势,后脑勺直冒凉气,心知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果不其然,只听李将军大声说道:“三天前,我曾让各位去编几双草鞋,也不知各位完成得怎样了,可否让本将军检视一下……”说着,他伸手指了指一个胖战俘,示意他站到左边秤盘上。胖战俘一站到上面,秤盘便迅速倾斜下去,他不经意地向下瞅了一眼,只觉一阵晕眩,双腿不停地颤抖起来。

  李将军笑问道:“哪一堆草鞋是你编的?”胖战俘指了指其中的一堆,李将军示意属下,将草鞋放进右边秤盘里,随着草鞋数的不停增加,胖战俘脚下的秤盘逐渐升了起来。可当所有草鞋都放入秤盘中时,两边的秤盘并没有平衡,依然是左边秤盘向下,很显然,这是因为胖战俘的体重要大于草鞋重量。

  李将军阴阳怪气地说道:“记得我好像说过,你们编的草鞋,要等于自身的体重。可是,这位胖兄弟显然没有达到要求啊,你说说,该怎么惩罚你呢?”李将军眼中寒光一闪,又开口道:“这样吧,你把身上的肉割下来,什么时候两边秤盘平衡了,你就不用割了……要是不答应,我只好让人把你从秤盘上踢下去,嘿嘿,你选吧!”

  众人这才知道李将军的意图,无不又恨又怕,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战俘走出人群,来到李将军跟前,说道:“李将军,在下一双草鞋也没有编,是不是要被凌迟处死啊?”

  这个年轻人叫张兴,有着“一抓准”的绝活。所谓“一抓准”,就是你跟他说多少斤多少两,他就能给你抓出相应的斤两,可谓神乎其技。他为人心高气傲,又是一副侠义心肠,为此吃了不少苦头。眼见李将军如此暴虐,张兴忍不住挺身而出,要跟他叫一叫板。

  李将军不怒反乐,道:“既然你如此直爽,我便剐你个三百六十刀算了,哈哈!”

  张兴笑了笑:“在下既然难逃一死,索性豁出去了,试问大将军,敢不敢和我赌上一赌?”李将军来了兴致:“你说说看吧!”

  张兴指指地上的草鞋,说:“我先往左边秤盘上放草鞋,等我觉得可以了,将军就可以站到右边秤盘上,如果重量一致,就请将军给在下一个痛快;若是不一致,在下愿意割下身上的肉放到秤盘里,直到两边秤盘平衡为止。如何?”

  李将军摸了摸下巴,笑道:“我倒真想见识一下你的‘一抓准’。只是你未免小瞧了本将军,这样吧,你就往右边秤盘上放草鞋吧,我要站到左边秤盘上!”

  张兴竖起大拇指,称赞了李将军几句,示意兵卒将胖战俘放下,又将秤盘里的草鞋取下,重新往上面放草鞋。张兴放得很慢,李将军问道:“你在想什么,为何如此缓慢?”

  张兴道:“我在想将军有多少斤。”李将军想看看他能不能说对,便出言相问。张兴答道:“将军应该有一百六十二斤重。”李将军闻言,心中一惊:这小子竟说得分毫不差,看来还真不能小瞧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兴终于停止了动作,让李将军踏上左边秤盘。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待结果。李将军终于站在了左边秤盘上,右边秤盘开始随之上升,经过几次晃动后,最终定格在了偏下的位置。

  张兴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看来是我输了,在下愿赌服输,请将军赐刀!”

  李将军一脸得意,示意手下将匕首交给张兴。张兴接过匕首后,一步步走向了李将军。李将军突然一抬手,示意张兴停下,冷笑道:“你就在这里割肉吧,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不然……”

  张兴心中一沉,他原本打算先故意往右边秤盘上多放几双草鞋,让秤盘失衡,然后假装履行赌约,向李将军索要匕首,再伺机发难,将其制服,要挟他放掉所有的战俘,却没想到被李将军识破,这可如何是好?

  张兴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将左腿的裤子扯烂,猛地一咬牙,手起匕首落,硬生生地割下了一块腿肉!李将军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说:“把肉扔上来吧!”

  张兴咬紧牙关,将腿肉扔进了秤盘,秤盘晃了几晃,还是没有实现平衡。李将军道:“看来你还得接着割,继续吧!”

  不料张兴突然大吼道:“不用了!”他将匕首用力一掷,匕首携着劲风从左边秤盘悬垂的绳索旁掠过,将绳索割出了一条深深的口子。李将军大惊,想从秤盘中逃出,却被张兴断了念想,只见张兴冲到右边秤盘前,奋力一推,将盘上的草鞋推得所剩无几。

  这样一来,左边秤盘立刻向下急落,李将军站立不稳,跌坐盘上。在如此强力的冲击下,被割开的那条绳索更加危险,如果断裂,只怕李将军会坠入悬崖!

  张兴一屁股坐在右边称盘上,秤的两边渐渐恢复了平衡。就在这时,他突然站起来,秤盘又开始失衡。如此几次后,左边秤盘的绳索已经接近绷断的边缘。张兴再次坐在了秤盘上,说道:“将军只要放掉所有人,我保证你性命无虞!”

  命系他人之手,李将军只得就范,示意放人,心里却在盘算:这些战俘大都脚上有伤,再加上道路崎岖,应该逃不了多远,待老子脱离困境,一个也甭想逃掉!

  张兴强忍剧痛,喊道:“弟兄们,山路难行,找双合脚的草鞋穿上,再走不迟。”众人闻言,纷纷穿上草鞋,逃离了战俘营。李将军见状,真是悔不当初,没想到自己精心设计的虐俘游戏,却帮助了战俘的逃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将军估计战俘已经逃得很远了,即便此刻出兵,也难以追上,便对张兴说道:“现在他们都已安全了,本将军是不是可以上去了?”连问好几遍,张兴都不答话。李将军定睛一看,张兴已气绝,死因应当是失血过多。李将军狠狠地在他尸体上踹了几脚,表情狰狞地道:“把他的尸体给老子剐了……”

  一年后,李将军兵败被擒,一群士兵疯子般冲到他身前,纷纷抽出匕首,在他身上割起肉来,一个胖士兵还大喊着:“张兴兄弟,我们终于为你报仇了……”

上一篇:赌镖     下一篇: 最好的搭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