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的神秘租客

作者:廖静 来源:《故事会》

  901有情况

  许其是个职业“坐家”,就是一直坐在家里写东西的人。他平时尤其擅长写点推理类的侦探小说,只是苦于最近找不到素材,好多天都没开工了。但这天夜里,许其发现了诡异的事。

  对面那幢楼里,正对他家的那户九楼人家,一个梳着发髻的美妇在厨房炒菜,一个健壮的男人悄悄进来,从后面揽住了她的腰……很明显,这是对夫妻或情侣。看着看着,许其觉得奇怪了:不对啊,记得前几天在这家厨房做饭的是个粗胖的中年女人,还有个同样粗胖的男人……

  又过了几天,吃了晚饭,许其朝对面看看,那屋里又换人了,换成了一个短发女子和一个精瘦男人,而前面的两对男女再没出现。

  许其百思不得其解:对面那屋怎么三天两头换主人?如果是偷情,也不会男女主角同时更换;如果是出租房屋,谁会租这么短的时间呢?

  许其还是有点职业敏感的,觉得这里头肯定有戏,于是,他便跑到小区保安那里闲聊,想打听对面5座901室的情况。保安小崔跟许其很熟络,听许其说是觉得对面住的姑娘很漂亮,想认识一下,就索性翻出了5座901室的资料给许其看,说:“你呀,别想了,人家都结婚啦!”

  许其瞄了一眼那资料,上面写着:户主叫赵志新,他妻子叫谢玲。资料上贴了户主的照片,那赵志新有张宽大的脸庞,许其可以断定,901室出现的男人都不是他。

  许其说:“难道这家把房子出租了吗?”

  小崔想了想,说:“不可能,前几天赵志新刚交了物业费。当时他说自己不常回来住,非要减免费用,人呀,真是越有钱越小气。”

  小崔告诉许其,赵志新开了间服装厂,还在厂区附近买了别墅,可他又不舍得把新装修的901室租出去,索性就一直闲置着。

  既然主人不在,那在他房间出没的那些人都是谁?许其忽然觉得自己嗅到了“新素材”的味道……

  初探901

  许其观察了几天,发现对面901室又换人了,一对陌生男女总在天色很晚的时候,提着菜上楼……许其暗暗着急呀,可惜他不认识那户主赵志新,不然就可以去问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以打消自己的好奇心。要是真有什么事,户主又被蒙在鼓里,那好歹也能给人家提个醒。

  正发愁着,没想到机会就来了。许其偶遇儿时的伙伴安安,他说自己才来这里打工,就在赵志新的服装厂里干活。

  许其脑筋一转,对安安说,自己想写一篇成功商人的传记,赵志新是合适的人选,想请安安引荐一下。安安听了,点点头,便带许其去了厂里。

  许其终于见到了赵志新,赵志新一上来就说:“写传记可以,要不要收费?不要狮子大开口哟!”

  呵,这老板果然抠门,要不是对“901”充满好奇,许其才不想管他的闲事。许其开门见山,将那屋里的诡异事情说了,赵志新眼睛瞪得老大:“我没出租给别人啊,我自己都有半年没进去过了,怎么可能变成大众宾馆?”说着,赵志新立马让许其陪他回去一看究竟。

  两人火速来到“901”。这会儿是大白天,屋里没人,家里装修豪华,窗明几净,杜鹃花打着苞,散发着淡淡脂粉味,一点也不像久未住人的样子。

  “你确定,我这房里有人来?”

  “何止有人,是经常来人,我不会看错的。”

  许其和赵志新四下寻觅,屋里没有丢失东西,桌上没有灰,花盆土壤湿润,像是有人打理过。

  赵志新眼珠子转着:能这么堂而皇之地占着我的房子,倒也不像是贼干的事,难不成是谢玲藏了什么人?赵志新看了看表,皱着眉说:“我忙得很,下午还要跟人签笔大单子呢。这样,我给你五百块,帮我立马查清楚怎么回事。”

  才五百块,赵志新那豪车里的摆件也不止这钱。本不稀罕这钱的,但为了满足好奇心,许其答应了。

  再探901

  赵志新走后,许其开始琢磨起来:要想知道真相,当然是深入虎穴。许其决定明天就乔装成物业人员去检查水管,上门探个究竟。

  第二天傍晚,许其换了套工装服,拎着家里的工具箱,装模作样地敲开901室的门,开门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许其倒是一愣,他以检查水管为由硬往里闯,老太太警觉地紧随其后,屋里还有位老大爷,奇怪,以往的年轻男女怎么不见了?

  临出门时,许其猛然发现,自己刚才光顾着找人,没留意到这屋里的摆设与昨天不太一样了:客厅里那盆含苞待放的杜鹃花没了,窗户上应该有块嫩绿色的窗帘,也没了……

  许其高一脚低一脚往下走,脑子乱成一团:这才一天工夫,连景带人就乾坤大挪移了?这“901”到底闹的什么鬼呀?

  不一会儿,赵志新打电话问许其情况如何,许其如实说了。赵志新惊愕地说:“妈的,我这房是六年前从一对老夫妇手里买的,他们要价很便宜,可我刚住时马桶水管里老有怪响……”

  许其听得心里发毛,便去找小崔打听前屋主的消息,得知:901室原户主有个二十来岁的儿子,他在屋内杀害了保姆,已被执行死刑。儿子死后,老夫妇低价处理了房子,然后再也不知所踪了。

  保姆?保姆不就是经常在厨房做饭、系着围裙的女人吗?虽然许其在那里看到了不同的女人,但她们都是一副家庭妇女的样子呀!神秘男女每回出现都在晚上,难道那些都是阴魂不成?许其一阵冷颤。

  这事该不该告诉赵志新呢?正犹豫间,安安约许其去吃饭。席间,安安多喝了两杯,说起了打工的不易,数落老板赵志新的种种不是,他说:“老板眼里只有钱,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如果不是老板娘为人还不错,我都想走人了,可惜老板一手遮天,老板娘做不了主。”

  想想赵志新的为富不仁和吝啬小气,许其听着也来气,便决定暂不把房子的真相告诉他。

  回来时,许其在小区内看到了老板娘谢玲,她正往5座高层走,许其之所以认得出她,是因为在赵志新的办公桌上见过她的照片。

  谢玲平时不都和赵志新住别墅么,她来这里干什么?难道真的是来和情人幽会的?日落黄昏时,对面901室的客厅里果然出现了谢玲的身影,许其这下可看得很清楚,她是人,绝对不是鬼。

  901的秘密

  “901”的诡异让许其好几天都睡不踏实了。这天,安安打来电话说,他们一群工人准备罢工了,因为赵志新克扣了工资,有工人因工负伤的医药费也不给,他希望借用许其手上的笔,为他们写篇报道。

  许其赶去的时候,工人们都聚在赵志新的办公室门前,但赵志新却不见踪影。许其猛然发现,其中有几张面孔好熟悉,他努力回忆着,他们不正是对面901室出现的神秘男人们吗?

  没一会儿,老板娘谢玲来了,她说:“我回家省亲了几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真是对不住大家了,欠你们的钱一定如数照发,受伤的也会妥善处理,我会跟老赵说的。”工友们情绪缓和了,他们似乎对谢玲挺敬畏,很听她的话。

  许其偷偷跑到一边,给赵志新打电话,说:“住在901室的人就在你的工厂里,也许你夫人知道一切!”听到这话,电话那头的赵志新匆匆把电话挂了。

  几天后,赵志新打来电话说:“真相查清了,这事你不要再问了,是我的过失。”许其想问他具体情况,可他不愿再说了。几天后,他让人带给许其五百块钱,算是履行了承诺。

  后来,许其从安安口中得知:经过工人罢工这场风波,赵老板人变了许多,对职工宽厚多了。而901室的秘密也浮出了水面:原来,工厂职工多是外地打工者,假期少,夫妻多两地分居,职工住着集体宿舍,条件也艰苦。老板娘谢玲就将闲置的房子作为夫妻探亲房,让职工夫妇免费居住,进行人道主义关怀,当然这事一直瞒着刻薄自私的赵志新。那天谢玲出现在901室,是因为职工感念她的恩德,特地请她去家里做客。

  这天,许其在小区里又遇到了那对老夫妇,原来,他们是赵志新工厂工人的父母。是啊,不仅夫妻需要团聚,父母也需要和孩子团聚啊。在闲聊中,他们也说起那天许其来的时候,他们正帮着儿子收拾房间,把客厅的杜鹃花搬到了书房,拆了窗帘拿去洗了……原来挺简单的事情,让许其想复杂了。

  又一个黄昏,许其看到对面901室的厨房里,出现了赵志新的面孔,除了他还有好几个人,像是在聚餐,其中有安安,还有安安的父母。赵志新也看到了许其,对他尴尬却友好地笑了笑……

  许其赶紧开了电脑,心想着:这事还真有意思,得赶紧写下来才是……

上一篇:帮个忙     下一篇: 地球撞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