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之后

作者:楚横声 来源:《故事会》杂志

  1. 双重打击

  平文县有个小伙子,名叫周宏亮,因为偷盗电缆,蹲了五年大牢。在狱中,他努力改造,日盼夜盼,终于盼到了刑满释放的这天。他拎个包包,出了监狱,回头看看监狱大门,暗暗发誓,以后好好做人,再也不偷了,再也不回到监狱这个鬼地方。

  在周宏亮入狱之后,知道他的搭档大头狼金盆洗手,开了一家烧烤店。这几年,大头狼每次来看他的时候,都说他的烧烤生意多么多么好。周宏亮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一下了。到了县城,他打了辆出租,五分钟后便到了这家位于黄金地段的烧烤店。

  烧烤店门面不大,装修得倒很气派,烧烤店的生意主要集中在晚上,所以此刻显得有点冷清。周宏亮走进店里,一眼就看见吧台后面的大头狼,正咬牙切齿地狂拍键盘。这大头狼一身的暴力倾向,如今虽说已不偷不抢,但在打游戏的时候也要把他的暴力发泄出来。周宏亮见他对自己的到来毫无察觉,不禁想戏耍他一下,于是大叫一声:“警察,举起手来。”

  大头狼果然惊得条件反射似的跳了起来,举起了双手。当他看清是周宏亮后,露出惊讶之色,愣了好半天才哈哈大笑着走出吧台,狠狠地在周宏亮胸口擂了一拳,埋怨道:“你小子出来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好让我去接你呀。”

  “我是想给你个惊喜。”周宏亮揉着微微疼痛的胸口,兴奋地说,“怎么样,没吓着你吧?”

  “你差点就吓死了我,我还以为自己的事犯了呢。”大头狼边说边转头对服务员说,“我最好的哥们儿出来了,赶紧去弄点吃的,我们今天要痛痛快快喝一场。”

  周宏亮急忙拦住他,说:“酒就不喝了,一会我得回家看老爷子去,先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点事。”

  大头狼犹豫了一下,拉着周宏亮进了包间,说:“你是想跟我说这饭店的事儿吗?”

  五年前,周宏亮和大头狼联手做了不少案子,最后一票,抢了一个人的十四万现金,两人决定用这笔钱开家烧烤店,从此告别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可就在这时,两人偷盗电缆的案子犯了,警察抓到了周宏亮。周宏亮咬紧牙关,咬定电缆是自己一人偷的,死活没供出大头狼,也没供出其他的案子,但即使这样,他也被判了五年徒刑。而大头狼则顺利地开了这家烧烤店,当了老板。但他每次去监狱探望周宏亮的时候,都信誓旦旦地说,这家烧烤店的一半是周宏亮的。

  听大头狼这样一说,周宏亮有些奇怪,反问道:“烧烤店一人一半,这有什么好说的?我是想让你先给我点钱,我几年没见我爸了,回家总得给他买点什么吧?”

  “停停停。”大头狼突然脸色一变,说,“你刚才说什么?烧烤店一人一半?你脑子进水了吧?店是我起五更,爬半夜辛辛苦苦开起来的,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

  周宏亮一下子愣住了,刚才还亲兄弟一样的老搭档,一下子变得横眉竖眼,脸色冰冷。他惊讶地问:“你什么意思?你不是忘了,你开店的本钱是哪儿来的吧?”

  “我没忘,是我家房子动迁的时候,人家给的补偿金。”大头狼露出得意的笑容说,“所有邻居熟人都能帮我证明这点。我倒是奇了怪了,原来你今天不是来和我叙旧,是想抢我的店铺啊!”

  周宏亮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脑门,他万万没有想到,大头狼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关于动迁补偿金确有其事,大头狼家原来的平房很大,除了回迁楼外,开发商还额外给了他十万块,可当时大头狼成天跟一帮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打架斗殴,吃喝嫖赌,没两年十万块就败光了,所以才会找到周宏亮合作。周宏亮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揪住大头狼的衣领,骂道:“你他妈的……”

  没等他话出口,大头狼反手握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周宏亮只觉得手腕像断了一般,痛得大声呼叫起来。大头狼一用力将他推倒在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厉害了啊你,敢跟老子动手?忘了老子是什么样的人了吧?”

  周宏亮捂着手腕,心里不由打了个哆嗦。他知道大头狼心狠手辣,恶名在外,无人敢惹,他可不敢跟这种人动手。他绝望地叫道:“既然你早就打算赖账了,为什么还一次次去监狱看我,跟我说那些话?”

  大头狼狞笑道:“很简单,我怕你为了立功减刑,把我供出来,所以我才要去稳住你,要不你以为我愿意去那种鬼地方看你啊?”

  周宏亮一颗心沉了下去,这五年来,一个最重要的支撑他坚持下去的信念,就是这一半的烧烤店和美好的未来。没想到,大头狼这个混蛋根本就是在骗他。他死死瞪着大头狼,一字一句地说:“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这就去公安局,把咱俩做的那些案子全说出来,让你也尝尝坐牢的滋味。”

  大头狼满不在乎地说:“愿意去你就去呀,可有句话别说我没提醒你,检举了我,也跑不了你,你还想进监狱再呆几年吗?你不管你老爸了吗?前两天我去看他的时候,老头儿都病得不行了,唉,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天。”

  听了这话,周宏亮的心脏像被人猛掐了一把,是啊,就算自己不在乎坐牢,也得替爸爸着想啊,爸爸年老多病,如果自己刚出来就又进去,爸能受得了这种打击吗?再说,自己立誓出狱后要好好做人的,何苦跟这种无赖纠缠不休?

  这时,大头狼又换了一副面孔,说:“兄弟,咱俩都是小偷,你见过小偷讲义气吗?别说咱俩只是搭档,就算你是我亲兄弟,这钱我也不可能还你。再说了,这些年我没少去监狱看你,更没少照顾你爸,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我知道你刚出来手头紧,这两千块钱你拿着,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话,皱一皱眉头我就是王八蛋。”

  看着大头狼递过来的薄薄一沓钞票,周宏亮知道,这是大头狼给自己的一个台阶,要是自己敢不就坡下驴,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况且,大头狼说得也有道理,就算检举了大头狼,自己也免不了重返监狱,这样两败俱伤太不值得,也只好暂时忍下这口气了。

  想到这里,周宏亮看也不看大头狼一眼,接过他手里的两千块钱,大步走出烧烤店。

  在回家的路上,周宏亮买了许多爸爸喜欢吃的东西,一进门就大声喊道:“爸,我回来了!”

  可家里静悄悄的,没人应声。难道爸爸出去了?为什么屋里弥漫着一股陈腐气息,到处都是灰尘呢?周宏亮心里升起一股不祥之感,急忙转身冲出门,去敲隔壁邻居阮叔的门。阮叔见到他,又惊又喜,说:“宏亮啊,你可算回来了。”

  “我爸爸呢?”周宏亮焦急地问,“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阮叔脸色黯然地说:“你爸爸两个月前突然心脏病发作,走了。”

  这话如晴天霹雳,周宏亮顿时两眼发黑,身子不由地晃了一晃,阮叔急忙扶住他,周宏亮泪水汹涌而出,撕心裂肺地狂叫一声:“爸——”

  2.父亲遗愿

  阮叔告诉周宏亮,他爸去世之前,心情非常好,整天乐呵呵的,嘴里不停地说,用不了多久儿子就出狱了,儿子跟他保证过,出来之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到时候儿子找份正经工作,再成家立业生个孩子,他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

  一个周日的上午,阮叔正在街上散步,接到老李的电话,老李说他跟老周约好了来他家下棋,却怎么也敲不开门,他怀疑老周出事了。阮叔一听,急忙赶回家,用备用钥匙打开老周家的门,结果发现老周倒在地上快不行了。阮叔和老李赶忙将他送到医院,抢救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老周还是撒手去了。

  虽然医生没能救得老周性命,但他总算留下了遗言。说着阮叔从手机里调出录音打开,只听见老人虚弱的声音说:“小亮,记得你答应爸爸的事情,再也不能偷了,再也不能进监狱了,否则的话,我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你。将来如果你有钱了,别忘了替我感谢你阮叔和李叔,他们都是你爸的恩人……”

  听着爸爸弥留之际的最后叮嘱,周宏亮忍不住泪如雨下,他扑通一声跪在阮叔面前,说:“阮叔,谢谢你,谢谢你和李叔,这辈子我都忘不了你们对我爸爸的恩情,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们。”

  阮叔急忙扶起他,说其实自己也没帮他爸爸多少,再说老邻居相处多年,互相帮助,都是应该做的。周宏亮擦了擦眼泪,问:“你有李叔的电话吗?我想约他出来,晚上请你们吃顿饭,也算我的一点心意。”

  阮叔推辞说:“你刚出来,还是先把家收拾收拾,然后再琢磨着干点什么吧,你的心意我们都了解,这顿饭就免了。”

  周宏亮虽然没见过老李,但以前他爸爸在给他的信里,详细说过他们相识的经过。

  那是两年前的一天早晨,老周背着袋子去捡破烂,恰好垃圾箱边有条狗在找食吃,他抬腿对狗踢了一脚,想把它赶走,没想到那狗竟兽性大发,疯了一样把他扑倒在地,狂撕乱咬。老周被咬得高呼救命。

  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老李从家里出来,一见此状,连忙从地上捡了块砖头朝狗砸去,那狗又转身向老李扑去。老周从地上爬起来,蹿到旁边一辆拉砂子的平板车上。那狗仍在下面狂吠着,大有咬不死老周不罢休之势,就在老周自忖性命难保之时,老李抓起车上的铁锹,鼓起勇气冲过来,狠狠一锹砸在狗的腰上,那狗这才哀嚎着跑了。

  老李将老周送到医院,打了狂犬疫苗,腿上的伤口足足缝了二十多针。老周在信里说,如果不是老李仗义出手,那天恐怕他就得被狗咬死,老李是他的救命恩人哪。

  所以,周宏亮执意要请两位老人吃饭。见他如此坚持,阮叔只好拨通了老李的电话,约好了晚上在附近的一家饭店见面。周宏亮先去饭店订好了酒菜,然后买了些香烛、纸钱去寄存父亲骨灰的地方大哭了一场,回家收拾了屋子,又花两百块钱买了个手机。这一通忙活下来,时间就差不多了,他赶到饭店后,站在饭店外面等老李和阮叔到来。

  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时,阮叔和一位五十来岁的男人转过街角走了过来。不知为什么,周宏亮感觉那人十分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人。这时两人已经来到面前,阮叔介绍说:“宏亮,这位就是你李叔。”

  周宏亮赶紧退后一步,向老李深深鞠了一躬,说:“李叔,谢谢您对我爸爸所做的一切。”

  老李淡淡地说:“我和你爸一见投缘,是朋友嘛,你用不着这么客气。不过话说回来,你的事儿我听说过一些,这辈子我最恨的就是强盗小偷,你要是真想谢我,以后就千万别再干那些缺德事。”

  没想到老李说话如此直率,周宏亮臊得一张脸腾地红了起来,说:“李叔你放心,出狱之前我就发了誓,我不但要凭自己的力气赚钱吃饭,不偷一分一毫,而且还要尽可能地为社会做些好事,弥补我以前犯下的过错。”

  阮叔见周宏亮有些尴尬,忙打圆场说:“宏亮你别介意啊,老李就是这么个直脾气,前些年他在城里打工的儿子处了个女朋友,他取出全部积蓄准备给儿子交首付买房子,没想到钱被人抢了,害得他儿子儿媳到现在还租房住呢,所以他从骨子里憎恨抢劫和盗窃的,倒不是针对你。”

  周宏亮听了脑子“嗡”的一声,终于想起为什么看老李眼熟了。五年前,他和大头狼守在银行门口蹲点,看见一个人取了很多钱出来,便尾随那人到了僻静地方,一棍子敲在那人的后脑上,将人打晕抢走了十四万。而那个倒霉的失主,就是眼前的这位老李。

  只听老李叹了口气,说:“为了买房子,我儿子儿媳去了南方打工,一年都不回来一趟,我也省吃俭用口挪肚攒,可到现在都拿不出个首付,一想起这事儿我就生气,那个该死的家伙,让我抓到他,我绝饶不了他!”

  周宏亮听得心如刀刺,他赶紧岔开话题,请两人进了饭店。好在老李再也不说这类话刺激他,转而讲了一些和周宏亮的爸爸交往的事情,之后又问周宏亮有什么打算,还热心地出了些主意。

  一个小时后,吃好饭,周宏亮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开始思索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在出狱之前,他把未来的生活想得很美:大头狼跟他说那饭店这几年赚了三四十万,也就是说,他可以分到十几、二十万,然后用这笔钱再开一家饭店,自己这辈子就不用愁了。哪想到,大头狼这个混蛋翻脸无情,让他的美梦一下子成了泡影。

  本来他还想着,以后要让爸爸过上舒心的日子,没想到天不遂人愿,爸爸就这么突然地走了,他再也没有尽孝的机会。还有爸爸的恩人老李今天的困境也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就算不报答人家,起码也应该把欠人家的还回去呀!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这辈子他都不会安心。

  周宏亮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开门一看,竟然是大头狼。看着大头狼笑容满面的样子,周宏亮心里不由得一动,莫不是这混蛋良心未泯,给自己送钱来了?

  3. 正义行动

  大头狼进了屋,一番东张西望后,问:“老爷子不在家?那正好,我有点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周宏亮心里暗骂,这家伙说什么前几天还来探望过老爸,全是假话。但他懒得戳穿这家伙的谎话,不耐烦地问他有什么事。大头狼也不兜圈子,直截了当地说:“你不是想要钱吗?只要你帮我办件事,我就给你一万块。”

  原来,大头狼的烧烤店生意越来越好,客人越来越多,烧烤店就显得地方太小了。恰好烧烤店隔壁的店铺要转让,大头狼准备把那家店铺租下来,然后两家打通,扩大规模经营。但他手里只有三万块,所以今天下午,他又从他舅舅那里借了五万块。他想让周宏亮去他舅舅那里,把欠条偷出来,没了欠条,这笔钱他就不用还了。

  周宏亮听了,气得肺都快炸了,心说:这家伙连自己的亲舅舅都算计,难怪他对朋友无情无义了。周宏亮忍住火,冷笑着说:“对不起,我早就发誓再不偷了,这事我干不了,你还是自己去干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打打杀杀我还行,开门撬锁我不会啊。”大头狼嬉皮笑脸地说,“要不,我给你两万块,这总行了吧?”

  周宏亮打开房门,沉默地看着大头狼。大头狼碰了一鼻子灰,骂了两句脏话,走了。

  周宏亮关上房门,正想躺回床上,突然心里一激灵,大头狼既然想让自己去偷欠条,说明那五万块肯定已经借到手了,他会不会把钱放在家里呢?

  他想,当年抢老李的十四万,被大头狼用来开了烧烤店发财了,而自己却欠着老李的人情还不上,为什么不从大头狼身上拿这笔钱呢?他觉得这次出手是帮老李拿回本来属于他的东西,是正义行动,想来爸爸的在天之灵也会原谅自己吧?

  这么一想,周宏亮再也坐不住了,赶紧穿衣出门,正好看见大头狼钻进一辆车里扬长而去。他拦了出租车一直跟着大头狼回到烧烤店。他见这时烧烤店食客爆满,估计大头狼不会提前回家,此时动手正是天赐良机。

  周宏亮趁着夜色来到大头狼家,用钢丝熟练地打开门锁,一进屋他呆住了,以前他来过无数次的这间破屋子,如今已经装饰一新,豪华气派,看得出来,大头狼确实没少赚钱。

  周宏亮在屋子里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分钱,他不由得有些奇怪,如果说大头狼把钱存进银行,或者随身携带,倒也说得过去,但是最起码大头狼家里应该有房产证户口簿这类东西,他藏到哪里去了?

  周宏亮在卧室、客厅里又转了一圈,然后来到厨房,厨房里各种用具都是新的。他打开厨柜,里面整整齐齐摆着盘子、碗等东西。他扫了一眼,随手关上柜门,可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再打开柜门,终于发现所有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偏偏那装筷子的立筒却倒在柜子中间。

  他想,大头狼单身一人,本来就不会做饭,如今又开着烧烤店,几乎不可能在家里开伙,更不可能挪动这个立筒,那它为什么没在应该在的位置呢?

  周宏亮蹲下身来,仔细检查厨柜,不一会儿,果然发现在厨柜靠墙的一面有个暗门,打开一看,里面除了房产证和一些重要单据,果然有八万块现金。周宏亮大喜过望,赶紧装起钱,又将厨柜恢复原样,然后迅速撤离。

  虽然这八万块钱远远不够弥补老李的损失,但对周宏亮来说,对老李的愧疚减少了几分。只不过,如何把这些钱还给老李,他又挠起头来:以报恩的名义直接给老李?没法解释为什么给人家这么多钱;跟人家实话实说,坦白交代自己就是当年抢他钱的劫匪?他又不敢。

  周宏亮翻天覆地琢磨了一夜,最后决定悄悄把这钱放到老李家里。

  周宏亮不知道老李的家在哪儿,但他记得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老李说过,他在城南一家工具厂上班。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周宏亮躲在离工具厂不远的地方,等老李下班出来后,他远远地跟在后面,十多分钟后,见老李走进了一个独门小院。

  周宏亮在老李上班的必经之路上找到了一家小面店,要了一碗面、一瓶啤酒边吃边等。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看到老李匆匆忙忙去上班了。周宏亮急忙来到那间独门小院,轻松地打开门锁,闪身进屋。

  桌子上摆着两张相框,一张是老李微笑着搂着另一个男人的肩膀,另一张是一对年轻男女的幸福瞬间。周宏亮见了心里一阵难过。他想自己和大头狼抢的十四万,也许就是老李为了给这小两口买房的钱吧?

  周宏亮抬眼打量了一下屋子,见屋里虽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收拾得很干净,窗台上还摆着几盆花和一个大鱼缸,几条色彩鲜艳的金鱼正在清澈的水里游来游去。他心说:看不出来,这老李还是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周宏亮不敢久留,将八万块钱摆在客厅里的茶几上,然后匆匆离去了。

  这几年县城发展速度很快,很多地方都在大兴土木,周宏亮决定先去找个体力活儿干几个月,等赚了一点钱再琢磨做个小生意。不料这年月农民出来打工的太多了,他走了几家工地也没找到活儿。他正犯难时,突然接到大头狼打来的电话。原来大头狼去了他家,见他不在,从邻居阮叔那里要到了他的手机号码。只听电话那头大头狼怒气冲冲地问:“王八蛋,你他妈的在哪儿呢?”

  周宏亮一听就猜到大头狼发现钱丢了,并且怀疑到了自己身上。对此周宏亮早有准备,他故作奇怪地问:“怎么了?大头狼,干吗发这么大的火?”

  大头狼依旧怒气冲冲地说:“少废话,告诉我你在哪儿,我这就去找你。”

  周宏亮知道这件事躲是躲不了的,于是报出了自己的地址,不一会儿,大头狼开着车杀了过来,接他上了车,一溜烟回到大头狼的家。进屋后,大头狼把周宏亮推坐在沙发上,寒着脸问:“我的八万块在哪儿?”

  “什么八万块?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呢?”周宏亮早就铁了心死不承认,他想只要没有证据,大头狼没办法确定是他偷了钱,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大头狼冷笑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是不是以为我没证据,奈何不了你啊?”

  大头狼边说边将桌上的手提电脑掀开,屏幕上立刻显现出此时此刻屋里的情景,周宏亮一见,惊得跳了起来,叫道:“你……你居然在家里装了监控?”

  

  

上一篇: 真的无责不赔吗?     下一篇: 对付老公的酷刑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