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接美差

作者:于宪慧 来源:《故事会》杂志

  阿P最近又干上了摄影。这天上午,他正把新拍的照片传进博客,突然有个叫“不差钱”的人加他。阿P眼睛一亮,“不差钱”,牛啊!马上同意加为好友。

  “不差钱”很快打过来一行字:“想赚点小钱吗?”

  阿P赶紧回答:“当然想,不过,犯法的事、缺德的事儿咱可不干。”

  “放心吧,犯法的事儿找你,我还怕你没那本事呢。”“不差钱”飞快地又敲过来一行字,“出一个月差,工资两万,有专车,所有费用报销,可以吗?”

  阿P高兴得差点叫出声来,他现在每个月工资不到三千,这两万块钱是横财,哪里是小钱啊?于是赶紧问具体业务是什么?

  “不差钱”回答说,他准备为家乡城市做宣传资料,需要一些本市风土人情的照片。他在阿P的博客里看到他拍的照片,觉得他的摄影水平很不错,所以想请他来完成这项工作。

  阿P赶紧答应下来,并在收到一万块定金的当天,坐飞机来到南方那座有名的城市,住进一栋高档小区的大屋子里。

  第二天,阿P开着“不差钱”提供的奔驰车,按“不差钱”的要求进行拍摄。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这天晚上,阿P开车回家的时候,突然一个女孩儿从路边跑了出来,冲着他拼命挥手,阿P急忙一脚刹车,跳下来问:“没事吧?”

  女孩儿惊慌地说:“有人要抢劫,快带我离开这儿。”说着,女孩儿飞快地钻进车里。

  那男人一看阿P要出手,就心虚了,看了阿P一眼,转身跑掉了。

  阿P像打了胜仗似的回到车里,得意洋洋地对女孩说:“这种小贼,你不用怕她,你要去哪儿?我送你吧。”

  女孩说:“兰亭小区三号楼。”

  “这么巧?我也住在那里。”阿P眼睛一亮,又问,“你是几楼?”

  女孩打量了阿P两眼,惊喜地说:“怪不得看你有点眼熟呢,我十一楼。”

  “哈哈,我十二楼,咱俩是邻居啊。”阿P高兴地跟女孩聊了起来。女孩自称菲儿,说为了表示谢意,第二天晚上请阿P吃饭。

  菲儿不但漂亮,而且聪明,第二天晚上两人边吃边聊,十分投机,很快两人已经像老朋友一样熟悉了,出酒店的时候,菲儿甚至像情侣一样亲昵地挽着阿P的胳膊。阿P虽然心跳加剧,面红耳赤,但也不挣脱,装出一副久经沙场的样子。

  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了,阿P工作之余,找菲儿吃个饭、喝点咖啡,日子过得十分惬意。这天晚上,阿P和菲儿在小区附近的一家酒店吃完饭后,刚回到家没几分钟,突然听见门铃响,开门一看,只见菲儿穿着卡通睡衣,举着一大瓶红酒,笑着说:“本来想换了衣服睡觉,可又觉得睡觉没意思,咱再喝一瓶酒,好不好?”

  美女相约,当然不能扫人家的兴,阿P赶紧把她请进屋来。两人正说得高兴,突然外面响起一阵阵砸门声,谁这么没礼貌?阿P一把打开门,喝道:“干什么?抄家啊?”

  “你说对了,就是抄家,你这个不要脸的王八蛋。”门前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尖叫着,“砸,把屋里所有东西都给我砸了。”

  女人后面的三个男人应了一声,一把推开阿P,提着棍棒闯了进来,阿P见来了歹徒,一转身冲进厨房,提了把菜刀出来,怒吼一声:“我看谁敢?”

  三个男人见他这疯狂的样子,不约而同地退了一步,那女人却不管不顾地冲上来,伸手向阿P脸上挠来。阿P见女人动真格的,只好扔掉菜刀拼命躲闪,那女人的指甲就像十支小刀片,瞬间在他脸上挠出几道血痕。

  女人嘴里还骂着:“姓张的,你不是人,你在外面找小三的事儿外面早就传开了,老娘还不信呢……”

  弄了半天,自己是代人受过。阿P心里这憋闷就别提了,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声巨响,所有人转头看去,原来是菲儿把红酒酒瓶摔得粉碎,见大家都看她,她赶紧大声说:“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他姓黄,叫阿P。”

  女人又一声尖叫:“你个小妖精还想骗我……”

  阿P趁女人不防备,一把抓住她的双手,无比委屈地喊道:“麻烦你仔细看看,我真不是你要找的人啊。”

  女人转过头来细细一打量,一下子呆住了,好久才发现了问题,对那几个男人喊:“你们帮我看看,世上还真有长得一样的人?”

  终于一个男人沮丧地说:“姐,咱好像认错人了,他不是我姐夫。”

  女人一下子高兴起来,哈哈大笑着说:“我就说嘛,你姐夫不是那种人,他哪敢背着我搞这种事儿啊……”

  她笑着笑着,觉得不对劲,赶紧跟阿P道歉,说有人在酒店里看到他和菲儿,误以为是她老公有了外遇,她得到消息便带人打上门来,没想到却是一场误会,她愿意赔偿。临走时,女人还特地给阿P留了号码,说叫自己郑姐就可以,如果阿P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她愿意帮忙以示歉意。

  好端端一个浪漫的夜晚就被这女人破坏了,菲儿也没了喝酒的兴致,下楼回家了。阿P越想越来气,突然脑子灵光一闪,觉得有些不对劲,天底下有和自己长得像的人不奇怪,奇怪的是,菲儿以前从来没到过自己的房间,她一来,那个郑姐就打上门来,是不是有点太巧了呢?再想想自己这次出差,越想疑点越多。

  又过了几天,阿P的工作完成了,他将整理好的照片发到“不差钱”的邮箱,又跟菲儿吃了顿告别饭,然后收拾行囊上了出租车,但他走出没多远,就又绕了回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盯着小区观察。过了几个小时,他看见自己曾经开过的那辆奔驰车回来了,菲儿和一个男人缠绵地拥吻了半晌,才下车挽着胳膊上了楼——阿P嘴张得老大,那个人太像自己了。不用问,这个人肯定就是那个姓张的,雇他的“不差钱”十有八九也是此人。阿P这下全明白了,怪不得自己那么烂的摄影技术,“不差钱”却要花高价聘请,原来所谓的工作只是幌子,人家之所以雇他来,就是想让老婆知道,有个跟她老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身边有个漂亮的菲儿。

  闹了半天,是想让我阿P替你背黑锅呀,真是岂有此理。阿P一边气愤地嘟囔着,一边拨通郑姐的电话,把自己的发现说了一遍。郑姐咬牙切齿地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这回我不闹他个天翻地覆我就不是人。”

  听着郑姐话里透出的寒气,阿P不由得暗暗得意,哼,想算计我阿P,你还嫩哩。

  阿P报了仇,喜滋滋地登上飞机,这时接到郑姐的电话,说她已经抓住老张和菲儿,老张也交代,雇佣阿P只是想混淆老婆的视线。听着郑姐一个劲地对他说着感谢的话,阿P嘴里谦虚,心里却乐开了花,自己不但没冤枉人,而且揪出了一个不忠于婚姻的混蛋,挽救了一个家庭,功德无量啊。

  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阿P心情愉快极了,可没想到下飞机后接到“不差钱”打来的电话,这家伙叫道:“你他妈的不讲信用,赚了我的钱还出卖我,我饶不了你!”

  看来,这个“不差钱”就是老张了。阿P忍着笑,理直气壮地说:“谁不讲信用了?接这活儿的时候我就说,犯法的事我不干,缺德的事儿我不干,你觉得这事儿不够缺德吗?既然你骗我干缺德事,我还跟你讲什么信用?”

  电话那头哑口无言,好半天老张才恨恨地说:“本来还想着把另一万块酬金打给你呢,现在你不用惦记了,老子不给了!”

  电话挂断了,阿P有一点点的沮丧,好端端的一万块就这么没了。可转念一想,钱虽然没赚到,但自己却守住了做人的原则,值!于是,他又哼起了小曲……

上一篇: 鬼盗     下一篇: 女儿早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