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手

作者:陈明强 来源:《故事会》杂志

  回国寻友

  于大明是个老兵,战争结束后,就去了新加坡生活,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心里一直装着一件事。那还是在战场上,一颗炮弹打来,一个陌生的战友为了保护于大明,自己的手臂却被炸飞了。几十年来,他通过很多渠道寻找战友的下落,最近终于打听到了战友的确切姓名和居住地的大致方位。

  于大明决定立刻动身,临行前,他拿出了珍藏多年的沉香木雕,细细地欣赏着,他打算把这珍贵的沉香木雕送给恩人。

  下了飞机,于大明就雇了辆车,直奔战友的家乡,哪知在半路,居然出了车祸,司机当时就摔死了。于大明命大,还有口气,进了重症病房。

  半个月后,于大明终于醒过来了,他醒来就问护士:“你们看见我的沉香木雕没?”

  几个护士被问得莫名其妙。于大明断断续续地说了半天,护士也没听明白,只好通知了那天在现场的警察来,警察回忆了一下,说当时于大明就在车里,怀里空空的,没有什么沉香木雕啊!

  于大明很伤心,这沉香木雕不仅是珍贵,关键是沉香木雕里有自己精心设计的一个秘密,是对战友的回报和尊重啊!

  警察又去现场找了几个小时,什么也没看见。此时,一个上山干活的老农民正好经过。这个老农民叫顾德辉。顾德辉就很热心地上前问警察在做什么。警察说在寻找前段时间车祸时,乘客掉的一截树桩。

  顾德辉兴奋地说:“你们找的东西,是不是很沉,而且有香味?”

  听他这么一说,警察着急地问顾德辉木桩在哪?顾德辉说木桩是他捡到的,本来打算拿回家当柴烧。可是半路上他遇到了村里的刘木匠。刘木匠喜欢根雕之类的,一见这木桩,就央求顾德辉送给自己。于是,顾德辉想都没想,就送给刘木匠了。

  刘木匠精于算计,他跟木头打了几十年交道,一眼就认出这是沉香木雕,他拿到沉香木雕,转手就以十万元的价格卖掉了。

  警察风尘仆仆地找到刘木匠,哪知他凶巴巴地说:“什么沉香木雕啊,我根本就没有拿过顾德辉的沉香木雕,他是不是糊涂了?”

  警察想不到刘木匠是这个态度,就找来顾德辉证实。顾德辉看着刘木匠,详细回忆了那天的情形。刘木匠听后,矢口否认,态度恶劣。

  警察温和地劝说:“这沉香木雕是一个归国华侨的重要东西,你拿去也没用,就拿出来吧!”

  刘木匠才不吃警察这套,不理警察的问话,警察提高声音说:“刘先生,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会想办法搜出你屋里的沉香木雕的。”

  一听“搜”字,刘木匠立马打开各个房间,让警察马上搜。警察也没立即进去搜,看来刘木匠早有准备,不知把沉香木雕藏到了何处。警察回去了,他们要重新想办法侦查此事。

  冲动酿祸

  晚上刘木匠在家里悠哉地喝茶,就在这时,顾德辉却闯进屋,将一把亮晃晃的菜刀架在刘木匠脖子上,说:“你这个王八蛋,我明明是把木桩给你了,你却说没有这回事,今天我就削下你的脑袋喂狗。”

  刘木匠一看是顾德辉,毫不在意地说:“顾大哥,爽快点,一刀下去我还感谢你,我做了几十年的光棍,活着也没意思,不像你上有老下有小,活得滋润。”

  一听上有老下有小,顾德辉拿刀的手软了下来,但是他还是咽不下那口气,他找来绳子,把刘木匠捆在了柱子上,刘木匠倒也不反抗。刘木匠是坐着的,顾德辉学着电视里的情景,拿出一摞砖头,一块一块地垫在刘木匠的脚下,让他尝尝老虎凳的厉害。刘木匠的嘴被顾德辉塞着,吼不出声音,痛得汗水直流。顾德辉一边垫砖头,一边问刘木匠承不承认,刘木匠还是直摇头,突然“吧嗒”一声,刘木匠的一条腿骨折了,痛得顿时晕了过去。

  顾德辉害怕了,赶忙松开刘木匠的绳子,他慌得不知所措。就在这时,门外冲进来几个警察,看到眼前的场面,都惊呆了,顾德辉见是警察,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事情的缘由。

  警察骂顾德辉真是个法盲,说着把刘木匠抬出屋,迅速送去了医院。

  这晚,警察本来是来夜查刘木匠,给他个猝手不及的,哪知遇到顾德辉干这事。顾德辉被拘留了,刘木匠只是断了腿,但是他反咬一口,说是警察指使顾德辉干的,搞得警察也被动了。

  于大明的沉香木雕没找到,他非常失望。珍贵的礼物没了,拿什么去见战友呢?于大明办了出院手续,回新加坡了。于大明打算等身体完全康复,再准备新的礼物,然后重新回国寻找战友。

  顾德辉伤人致残,赔了一大笔医药费不说,还要等着承担刑事责任。顾德辉的家人很委屈,找警察想办法,警察从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可是法律面前又如何是好呢?只有希望刘木匠不起诉,答应私下调解才行。

  刘木匠伤好回家后,警察也不来找他要沉香木雕了,还上门替顾德辉说情,要刘木匠不继续上告,顾德辉家愿意再给他些补偿。刘木匠想到自己得了顾德辉的大便宜,就答应了不再上诉。

  于大明回新加坡大半年了,每每想起这件事,心里就特别不舒服。这天,于大明看电视,中国嘉德拍卖场展示了一件精美的沉香木雕,起拍价是八十万。

  于大明惊呼起来,这不是自己的沉香木雕吗?到底是谁捡去拍卖了?于大明坐不住了,他立马动身来到中国,通过警察联系到沉香木雕的持有者。持有者是一个玩古董的中年人,可是中年人说这沉香木是别人卖给他的,而且他手里还有一张凭据,中年人把凭据递给警察。警察一看,这不是刘木匠的名字吗?有了这张证据,看刘木匠如何抵赖。

  水落石出

  警察、于大明还有那个沉香木雕的持有者一起赶往刘木匠家。刘木匠看着眼前的证据,十分镇定地说:“我在大山里寻到好的木桩,把它卖出去有错吗?”警察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无赖居然这样回答,警察拉下脸要带他去派出所,刘木匠马上耍横起来:“慢着,我今天要重新起诉顾德辉,他伤人致残,是你们警察帮他推脱了责任,现在,你们又来欺负我,我要伸冤。”

  于大明看见刘木匠这样的扯淡,他走上前心平气和地说:“刘先生,这沉香木原本就是我的,它对我很重要。”

  这个刘木匠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还是不承认。

  就在这时,顾德辉听说找到了刘木匠卖沉香木的证据时,他也赶来了,看着那个中年人手里抱着的沉香木雕,他百分之百地肯定,这就是那天他早上捡到的木头,路上送给了刘木匠。

  刘木匠见顾德辉来了,他阴阳怪气地说道:“顾德辉,你没进监狱应该感谢我,你又来干什么啊?”

  于大明一惊,他走到顾德辉的身边,朝他的一只衣袖捏去,衣袖里空空的,于大明问道:“你是顾德辉?当年为了保护战友,你的手臂被弹片炸掉了?”

  顾德辉看着眼前这人,很奇怪,他怎么知道自己残疾的原因呢?他朝于大明点点头说道:“是啊,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于大明“咚”的一声朝顾德辉跪了下去,哭着说道:“德辉兄啊,我于大明终于找到你了,我就是你当年保护的那个战友啊!”

  顾德辉赶忙扶起于大明,说当时情况紧急,自己保护战友是出于本能,后来昏过去了,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想不到被保护的战友还一直惦记这事情。

  在场的人看见这么一对战友重逢,他们都深深地被感动了,只是以这样的方式重逢,真是有些尴尬。

  于大明站起身,拿过中年人手里的沉香木雕对刘木匠说:“刘先生,你说这是你在山里淘到的宝贝,应该很熟悉它,你的宝贝有什么特点啊?”

  刘木匠看着于大明手里的沉香木雕,他一本正经地说:“我的沉香木雕就是这么一块漂亮,又有香味的工艺品,这就是它的特点啊!”

  于大明没继续和刘木匠说话,他看了看警察,指着顾德辉说:“这根沉香木是德辉老哥身体的一部分,只有他才配拥有。”

  大家搞不明白,一根木头怎么说是顾德辉身体的一部分呢?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于大明伸出手指头,朝沉香木的一个小洞里掏了掏,“咔哒”一声,圆圆的沉香木打开成了两半,凹槽里躺着完整的手臂骨。于大明指着骨头说:“这是德辉老哥的断臂,我一直保存着,沉香木是上等木料,只有用它才配存放我生命中的上帝之手,刘先生,你还能说这是你的沉香木雕吗?”

上一篇: 父亲节的黄玫瑰     下一篇: 想讹俩钱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