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的黄玫瑰

作者:黄胜 来源:《故事会》杂志

  难得回家

  刘涛和爱人小荷结婚多年,可就是生不出孩子。他们打算去庙里拜拜神仙。刘涛当然不信什么鬼神,但他看小荷求子心切,只能跟她一起去。

  一路上,他俩看到不少人怀里抱着鲜花,一家花店门口的牌子上写着:父亲节大酬宾。原来今天是父亲节啊,他心中微微有些酸楚:这个节日跟自己无关,自己既不是父亲,而自己的父亲……忍不住一声叹息。

  小荷见他叹气,以为他还是不愿意去拜神仙,于是就突然提议,说要不就不去了,今天是父亲节,咱们去章县看望一下你的养父,好不好?

  刘涛一怔,摇头说算了,咱们还是去拜神仙吧。他是宁愿去拜神仙,也不想回去见养父。

  其实,章县距省城并不远,开车的话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但刘涛每年只是在春节的时候回去一趟。他八岁的时候就被养父母收养了,虽说相处多年,可他面对养父、养母,心里总是有一层隔阂,难以消除。前年,养母去世,养父就一个人生活。

  因为接触不多,小荷对刘涛的养父自然也没有太深的感情,但今天她却坚持要回去看养父,说:“刘涛,你都多久没回去了?今天可是父亲节啊。”

  刘涛说回去也没什么事,怪麻烦的。

  小荷又说:“其实,去章县主要也不是看他,我听说章县有个老中医,治不孕挺有名的,你养父说不定知道他。”

  一说到治病,刘涛心中对小荷愧疚,不好违拗,犹豫了一下,说那就去吧。

  两人便调转车头,向章县而去。经过一家花店的时候,小荷提议说空手去不好,总归要有所表示,咱们也买束花吧。

  两人便停车进了花店。刘涛问老板,送给父亲一般是什么花。老板介绍说送黄玫瑰、扶郎都可以,这两种花各有说法,黄玫瑰代表歉意,表示平时对父亲关心不够,希望父亲原谅;扶郎花又叫太阳花,是表示对父亲的敬意,寓意父亲像太阳一样伟大。

  小荷觉得刘涛平时很少看养父,提议说买黄玫瑰,以表歉意,而刘涛却坚持买了一束扶郎花。

  回到车上, 刘涛淡淡地说:“扶郎花就很好,黄玫瑰不适合,对于养父,我没有什么歉意。当年,我在他们家里,就像是一个临时工,随时都可能被开除,重新回到孤儿院。”

  儿时心结

  原来,当年被收养时,刘涛已经上学,懂了许多事。能够被收养,刘涛感觉自己很幸运,所以到了养父母家后,刘涛决心一定要做个乖孩子,否则,就很可能像有些被收养的小朋友一样,被重新送回孤儿院。

  养父母那时已年过四十,因为不育,才决定收养一个孩子。被收养不久,刘涛就敏锐地感觉到,养父比较喜欢自己,对自己很关心、很亲热,而养母却有些讨厌自己,看自己的眼神里总是充满着怀疑、抗拒。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四年。养父的身体有病,家里总是弥漫着一股草药味。被收养第二年的一个晚上,刘涛半夜被尿憋醒,怕吵醒隔壁的养父母,正想蹑手蹑脚去厕所,却听到养父母还没睡,正在谈论着什么。正值夏天,卧室的门都没有关,所以他听得很清楚。

  只听养父说:“我看以后就不要再吃药了,没有效果,白花钱,我觉得涛涛这孩子不错。”

  养母唉声叹气:“不错是不错,但总归不是我们亲生的呀。”

  养父说:“其实,只要我们在心里把他当成是自己亲生的就行了,亲不亲生无所谓,亲生的也有孽子。”

  养母说:“我不管,你一定要继续吃下去,再过两年,要是我们还不能有自己的孩子,那我就认命了,心甘情愿伺候涛涛。”

  刘涛听到这里,又是害怕又是伤心:自己不过是这个家庭的临时一员,这里只是自己的暂住地,一旦养母怀孕,自己就得为亲生子腾地方,重新回到孤儿院。

  直到两年后,养父不再吃药,养母对自己也明显地亲热起来,刘涛知道他们完全放弃了,这才稍微安下心来,有了归属感。那一年,他十二岁。

  其后,尽管养父母视他如己出,对他非常好,但是,他的心里却已经芥蒂难去、隔阂难消。

  一束扶郎

  到达养父家时,已是晌午。

  正在吃中饭的养父打开门,见是儿子儿媳,他喜出望外,说怎么不打个电话突然就回来了?我什么准备都没有,早知道,我就去买些菜等着你们。

  刘涛看看餐桌上,只有稀饭、咸菜,微微有些心酸,说您怎么也不做菜?

  养父说就我一个人,懒得做,随便对付一下就成,你们等一会儿,我这就出去买菜。说着就要出门,刘涛忙拦住养父,说我们也简单吃点就行了。

  小荷把手里的扶郎花交给养父,说今天是父亲节,这是刘涛买给你的。养父一听高兴坏了,脸上笑开了花,眼圈里也有些湿润。

  这时候,小荷打开冰箱找出肉、蛋,去厨房炒菜去了。刘涛和养父坐在客厅,也没什么话,刘涛不咸不淡地扯些工作上的事,养父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突然低声问:“小荷一直没怀上?”

  刘涛淡淡地说:“没有,去查过了,是我的问题。”

  养父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也到了该做父亲的年龄了,实在不行,可以考虑去领养一个。”

  刘涛心里一动,看了养父一眼,说:“我也考虑过了,不过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只有等我们肯定不再打算要自己的孩子了,才会去领养。”他顿了一下,话里有话地说,“既然决定领养,就要给孩子一个归属感,一心一意对待他,否则,只能给他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您说呢?”

  养父显然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嗯了一声,说你说得对,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说:“我认识一个老中医,姓宋,人很不错,曾治好了许多不育不孕症,你要是愿意的话,下午可以去找他诊断诊断。”

  虽然此行的目的就是去看那个中医,但养父主动提到老中医,刘涛鼻中好像又闻到了当年萦绕在家中的那股浓郁的草药味,忍不住讥刺道:“就是当年为您看病的那个老中医吧?我看也是浪得虚名,在您身上根本没有效啊。”

  养父认真地说:“那是因为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前几天还在公园遇见过他,他现在岁数太大不再问诊,你说是我让你去的,他肯定会尽心的。”说着,养父找来纸、笔,写下一个地址,交给刘涛。

  黄色玫瑰

  吃完饭后,刘涛和小荷按照养父写的地址找到了老中医的寓所。

  老中医已经九十开外,鹤发童颜,仙风道骨,而且思维依然敏捷。老中医听了刘涛说是别人介绍来的,就问了介绍人是谁。刘涛答完,又说了自己的身世和身体情况。老中医听了一怔,重新打量了一番刘涛,说,孩子,你养父是个难得的好人啊。

  刘涛笑笑,点头说是。

  老中医看了看刘涛带来的化验单,说你跟你养父当年的状况差不多,随即就提笔开了一个药方,说你照方抓药,少则半年,多则一年,我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有效,但有八成的把握。

  刘涛暗暗冷笑,心想西医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中医肯定更不成,再说了,既然和养父的状况差不多,难道在养父身上不成,在自己身上就成了?哼,多半是唬人骗钱的江湖骗子,我相信你才怪呢,随口问:“多少钱?”

  老中医呵呵一笑,说对你我是分文不取。

  刘涛大感意外,惊讶地问:“那你……我听说你的诊费很高的呀?”

  老中医叹了一口气:“此话不假,不过,我对你的养母这些年一直有些歉意。”

  刘涛更是不解,怎么跟养母还有关系?

  老中医继续说:“当年,你养父、养母到我这里求医时,他们已经收养了你,但你养母不甘心,仍希望能有自己的亲生子。不过,你的养父非常喜欢你,私下对我说他有了你就很满足了,如果此时怀孕生子,势必会把你再送回孤儿院,他不想这么做,而且,你养母年过四十,怀孕生子有很大风险,你养父不想治疗,但又不愿意违拗你的养母,所以他求我想办法帮他。”

  刘涛心里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问:“你帮了吗?”

  老中医点点头,说:“我就在药方里减去了一味关键的药材,所以呢,吃了调养身体还成,想怀孕却不太可能。”

  刘涛听得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养父吃药求子,不过是在演戏,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啊,而自己,多年来却一直对他心怀不满……

  刘涛心中一热,想到养父的苦心,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从老中医那里出来,小荷去药店抓药,刘涛则发疯一样满大街寻找花店,然而,小小县城,花店里花的品种有限,有扶郎花、有百合花,却怎么也找不到一朵代表歉意的黄玫瑰。

  后来,两人回到养父的家门前,刘涛让小荷一个人先进去,说自己要开车回省城一趟。

  小荷奇怪地问:“你回去干什么?”

  刘涛说:“我要回去买一束黄玫瑰,马上就回来。”

  小荷说已经买了扶郎花了,为什么还要买花?

  刘涛的眼泪终于流出,他悔恨交加地说:“今天是父亲节,我一定要送给养父一束黄玫瑰,来表示我的歉意,希望他能原谅我……”

上一篇: 我也很无奈     下一篇: 上帝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