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如鞋

作者:张维超 来源:《故事会》杂志

  有这样一个说法,夫妻相处久了,就像“左手牵右手”,没感觉了。这不,结婚十年,王小宝也想牵别人的手了,他和一个叫阿珂的姑娘交往起来。

  七夕这天,王小宝来到阿珂的住处,却见阿珂一脸冰霜,丢给他一份离婚协议书。王小宝怔了一下,皱着眉头说:“你这是跟我玩哪一出呢?咱俩又没结婚,离哪门子婚?”

  阿珂瞟了他一眼,把离婚协议书翻了一页。这下,王小宝立马明白了,离婚协议书的最下面是个签名,那两个字是—“黎菲”。

  黎菲是王小宝的老婆。

  半年前,黎菲对王小宝的婚外情忍无可忍,就写了这份离婚协议书。可王小宝拒绝签字,因为他觉得,黎菲虽然不够温柔,但很会持家;而且,王小宝疼爱女儿,不想女儿得到的爱是残缺的。但王小宝发现,黎菲开出的离婚条件很诱人,就想,如果真到了非离婚不可的地步,这份协议书对自己可是好处大大的,他就把协议书悄悄藏了起来。

  谁承想,这东西居然被阿珂翻了出来,只听阿珂说道:“这协议书的日期是半年前的,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签字?”王小宝忙动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亲爱的,你听我解释,我绝对会和她离婚的—”

  阿珂听烦了这套说辞,不耐烦地摆摆手,说:“我不想听你解释,现在,我只想和你打个赌。我给黎菲发条短信,让她知道你在我这里,我们就赌黎菲会不会来,好不好?”

  王小宝撇了撇嘴角,似笑非笑地说:“发什么短信?”

  阿珂说:“就发—今天七夕,你知道你老公现在在哪儿吗?你觉得,他是想和现在的老婆一起过七夕呢,还是想和将来的老婆一起过?”

  王小宝说:“那你赌黎菲来,还是不来?”

  阿珂痛快地说:“你都这样对她了,她那么想离婚,肯定不会来阻止我们,我赌她不来;如果她来了,我永远不会再和你提结婚的事儿。”

  王小宝答应了:“好,如果她不来,我立马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阿珂笑了,她把短信写好,让王小宝看了看,发了出去。

  王小宝瞅了瞅墙上的挂钟,10点15分。他想,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此时黎菲应该在家中,她收到短信骑电动车前来,至多也就是五分钟,即便是步行,十五分钟也够了。

  阿珂注意到了王小宝看表这个动作,问:“十五分钟够吗?”

  王小宝露出一副胜利在望的微笑,问道:“我不明白,你为何要打这样一个赌?你也知道,之前几次,黎菲发现咱俩在一起,都来你家吵吵闹闹的。现在,虽说我和她早已没什么感情了,但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肯定会来大闹一场。这么说,你是觉得黎菲对此早已不在乎了,连捉奸的劲头也没了,还是故意输给我?”

  “故意输给你?”阿珂扭转头,盯着王小宝,“我为啥要这样做?”

  王小宝没有回答,他脑子里有点乱。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王小宝看了一下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黎菲怎么还没来?他猛地悟出了什么,质问阿珂道:“你是不是没有把短信发给黎菲?”

  阿珂叹了口气,把手机递给王小宝。王小宝看了一下,短信的确是发了,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不错,一个字、一个号码都不错。

  阿珂看到王小宝这些举动,很伤心,说:“其实,我这样做,就是想让你看清自己在黎菲心中的分量。我知道,你不想离婚,主要是为孩子考虑,所以,即便你们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你还在坚守阵地。”

  王小宝低头不语,仿佛一摊烂泥,瘫在了沙发里。

  钟表“滴答滴答”地走着,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王小宝突然大声说:“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先给黎菲发过几次这样的短信,让她一次次地上当,所以这次她就不会再来了。你、你在玩‘狼来了’的游戏?”

  阿珂的脸色变得煞白,指着王小宝,说:“你、你—”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王小宝忽地站起来,奔向防盗门,迅速打开,站在门外的正是黎菲。

  王小宝质问黎菲:“你咋才来?”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没等王小宝回答,黎菲就说,“知道前面路边有个修鞋摊吧?我收到短信时,就在那里。”

  修鞋摊离这里很近,走过来只需两三分钟,可为什么黎菲过了这么久才到?只见黎菲盯着王小宝,说:“王小宝,你还记得我三年前买的那双绿色皮鞋吗?我就是提着它去的修鞋摊,哪知鞋匠看了以后,说鞋都这么破了,根本没有修的必要,不如扔了算了。听了鞋匠的话,我一下愣住了,想了很久想通了,是呀,破鞋有啥值得珍惜呢?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把鞋扔进了垃圾桶。”

  关于这双绿色皮鞋,王小宝当然记得,三年前的那一天,两人还为此吵了一架,导火索是王小宝抱怨黎菲乱花钱。但就在当天,黎菲得知,王小宝花一千多元给阿珂买了一双皮鞋,而黎菲的这双绿色皮鞋是处理货,仅仅一百二十元。

  王小宝一句话也没说,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对黎菲说:“下午去办离婚手续吧。”黎菲转身走了。

  阿珂突然笑了,笑声很人,说:“她来了,你赢了,你怎么还签?”

  王小宝大怒道:“她还不如不来呢!她是在和鞋匠讨论完破鞋该不该扔之后才来的,在她眼里,分明是—我,还有我们的婚姻,还不如一双破鞋!既然破鞋该扔,那我们的婚姻也该结束了。”

  当天下午,王小宝和黎菲办理了离婚手续。分别前,王小宝突然问:“这个主意是不是阿珂教给你的?”

  黎菲说:“别胡思乱想了。我收到短信时,的确在修鞋,鞋匠也的确说了那样的话,这都是巧合,或许还是天意。还有,孩子那边,我希望你以后能多抽出时间陪陪她。”说完,黎菲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小宝回到阿珂的住处,一进客厅,就见茶几上放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王小宝,我走了。那个鞋匠说得不错,没有修补价值的破鞋该扔,就像你和黎菲的婚姻。那我们呢?上午的打赌已经告诉我们答案,我们的鞋子不合脚,而穿着不合脚的鞋子是走不远的。”

  一天之内,先后两个女人都离开了自己,王小宝拿着字条,扫视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飘过一阵阵从未有过的失落。

上一篇: 本期主题:民间称呼 等     下一篇: 口头承诺也担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