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者的结局

作者:温荣 来源:《故事会》杂志

  洛克医生已经失踪三个星期了,警方到处搜寻他的线索,却没有丝毫结果。没有人能料到,此时的洛克医生,正悠闲地坐在商业大厦里看着报纸。不过他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洛克医生了,而是藏书店老板威廉·德勒。

  实际上,早在杀死妻子之前,他就预先以威廉·德勒的身份在商业大厦里租下了这间小店。商业大厦是一座城中城:餐馆、洗衣店、杂货店等应有尽有。所以三个星期以来,他一直没有离开这里。慢慢地,这里的人们也习惯了他的存在。

  三个星期以来,虽然他也在这里遇到过几个熟人,但是他巧妙的化装技术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被自己谋杀的妻子已被安葬,人们已不再关注这桩谋杀案了,报纸上甚至说警方猜测洛克医生可能也被谋杀了。看到这里,他得意地把这份可笑的报纸扔到一边,起身去玛丽小姐的店里喝咖啡。

  玛丽小姐在这层楼上开了家古玩店,她是个漂亮的女人。看到洛克医生的到来,玛丽小姐热情地打招呼:“嘿,我正想着你该来了呢!”

  洛克医生回应道:“是你和咖啡的香味把我吸引来的。”他的目光扫了一遍这个熟悉的房间,落在了拐角处的那套盔甲和一个西班牙风格的大箱子上,这两件古董是玛丽小姐的最爱。玛丽小姐说:“唉,可惜没有人能买得起它们!”洛克医生笑着说:“如果哪一天我发了,一定买下你这两件宝贝。”

  玛丽小姐一边泡咖啡,一边说:“最近报纸上关于那个医生的报道越来越少了,我开始觉得他也被害了。”

  和所有人一样,他们也经常讨论失踪了的洛克医生。开始的时候,玛丽小姐相信洛克医生是与某个漂亮女人勾搭上了,然后杀了自己的妻子,此刻正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偷欢。

  而洛克医生则坚持己见:“你别太浪漫了,我的美人!我认为医生的尸体正由河里漂向墨西哥湾的某个地方。听说警方在河岸上找到了他的丝巾呢!”

  玛丽小姐递给他一杯咖啡:“不管怎么说,警方似乎停止搜寻了。”

  洛克医生喝了一口,赞不绝口:“你的咖啡味道可真不错!玛丽小姐,这个月,你还打算外出吗?”

  玛丽小姐点点头,深情地望着他说:“马上!明天我就去纽约,我还想参加伦敦的展览会,然后去巴黎、罗马、瑞士。威廉,一想到你会在这里帮我照看这些东西,我就可以放心地走了。我把店门钥匙留给你,怎么样?”

  洛克医生痛快地点点头,说:“没问题,一直到你回来。”说完,他起身离开了。

  洛克医生轻松地哼着小调,朝自己的书店走去。突然,他注意到,书店对面的一间办公室走出来一个人,正快步向他走来。那人正是劳伦斯警官—洛克医生的亲姐夫。

  洛克医生的第一反应是立刻转身回到玛丽小姐的古玩店去,最后他还是决定直面这个人。他的乔装改扮已经骗过了许多人,现在自己是书店老板威廉先生,原来的洛克医生早已剃去了小胡子,褐色的隐形眼镜改变了原来的蓝色眼睛。

  稍作迟疑后,洛克医生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雪茄,他反复了好几次才点燃雪茄。他们彼此离对方越来越近了,互相盯着对方。劳伦斯快步向电梯走去,而洛克医生却慌慌张张地朝书店走去。他假装轻松地走着,却忍不住偷偷地瞟了一眼走廊,此刻劳伦斯也正回头看呢!

  洛克医生费了好大劲儿才打开书店的门,正要关上,却看见对面的办公室门上写着一行字:杰克逊律师事务所。下面还有更为重要的字眼—调查。

  洛克医生一夜都没睡好,直到第二天早晨,他才恢复平静。然而,几个小时后,他在大厅里买烟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位穿着考究的女人牵着一条狗,向宠物理发店走来。天哪,她不就是自己的老病号海德太太吗?一点也没错,还有她的那条卷毛狗!洛克医生的心脏简直要停止跳动了。

  那条卷毛狗认出他来了,欢快地叫了一声,冲向洛克医生。洛克医生下意识地躲开了卷毛狗,假惺惺地拉了拉它的耳朵,换了一种声音说:“可爱的小家伙,一定是认错人了。”海德太太抱歉地点了点头,拉着它走开了。

  连海德太太和自己的亲姐夫都没能认出自己来,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但他很清楚,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能继续进行下去,他必须尽快离开这个国家。

  过了几天,杰克逊律师突然到访,这令洛克医生始料不及。杰克逊律师彬彬有礼地说:“我叫杰克逊,就住您对门。我对藏书有特别的兴趣,不介意我四处看看吧?”

  洛克医生慌乱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蹭掉了桌上的书,他热情地握住杰克逊律师的手:“很高兴认识您。”杰克逊律师说:“我只是想和您认识一下,等有空的时候,我再来拜访您。”说完,他便向门口走去。

  又是虚惊一场,洛克医生想,再这样下去,自己将无法镇静,必然会引起怀疑。正当他打算立刻逃离这里的时候,玛丽小姐从巴黎发来电报:“已到巴黎,周五晚电话。”今天是周四,无论如何,洛克医生都得等她的电话,不能立刻逃走。

  读完电报,洛克医生来到玛丽小姐的古玩店,转了一圈,他又像往常一样,把目光停留在那两件古董上。他看着那只巨大的西班牙箱子,一个念头在心中闪动起来—紧急时刻,这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当天傍晚,洛克医生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照片又被登在了报上,仍旧是洛克医生那张熟悉的脸,留着漂亮的小胡子—谋杀案发生前,他就是这个样子。这篇报道竟然说,洛克医生已经被西雅图的一个巡警抓住了。洛克医生长长地松了口气,把一切担心都抛到了脑后。

  但好景不长,那个讨厌的杰克逊律师又来了,他热情地说:“我带来几个朋友,他们想认识您一下。”

  洛克医生暗自嘀咕:自己的预感是对的,看来该死的姐夫和律师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来就来吧!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洛克医生真诚地说:“我可以为你们效劳吗?”

  杰克逊律师面带微笑:“这是劳伦斯和里普警官,我的朋友,从总部来的。希望您不会感到突然。”

  洛克医生勉强地笑了笑,说:“欢迎,先生们。请坐!”他自己坐在办公桌旁,顺手把桌上的一个信封写上地址,起身说:“我有一封重要的信要寄,去去就来!”里普警官礼貌地说:“请便,我们等您回来。”

  洛克医生急急地跑到玛丽小姐的古玩店,走廊里空无一人,他马上关上古玩店的门,这才松了口气,心想:他们一定会搜寻这幢大厦的每一个房间。他的目光再次停在了那只西班牙风格的大箱子上,他对自己说:“躲进去!”

  这箱子敞开着,洛克医生蜷着身子钻了进去。他把重重的箱盖慢慢地放下来,只留了一条小小的缝隙来透气。这时,他听到走廊里有隐隐约约的脚步声,急忙关上了箱盖。只听“咔哒”一声,箱子里顿时一片漆黑,安静得令人窒息。

  二十分钟后,洛克医生听见了里普警官的声音:“那家伙干吗去了?咱们还有六十张球票要卖呢!”

  接着是杰克逊律师的声音:“哦,把票交给我。我保证你们能拿到钱,威廉先生可是个大好人,他一定会买的。”随后,他们便离开了。

  原来,警官们正急于脱手一场义赛的球票,看来他们是想向洛克医生推销球票。又是虚惊一场!洛克医生松了口气,他这才发现,无论自己怎样试图打开箱盖,都无济于事。完了,箱子已经被牢牢地锁住了!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商业大厦的书店老板—威廉·德勒—失踪了。一时间,这件事在大厦里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骚动,但是几天以后,便没人再关注这件事了。

  一个月以后,玛丽小姐从欧洲回来了,看到自己的古玩店被威廉先生照顾得好好的,玛丽小姐很是欣慰。但是听说威廉先生失踪了,玛丽小姐有点失落。突然,她注意到,那个巨大的西班牙古董箱被某个笨蛋在关箱盖的时候,不小心给自动锁上了。于是,她翻出钥匙……

  当玛丽小姐掀起箱盖时,一声惊恐的尖叫响彻了整座大厦。

上一篇: 阿P种树     下一篇: 这个小孩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