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灵

作者:王鹏程 来源:《上海故事》

  1. 捡来的好运

  沈阿毛电瓶车又给偷了,买了辆新车,今天一上路又给撞了。沈阿毛心里窝火嘴里就骂开了,我这是犯了哪条戒了。

  跌痛的屁股下面感觉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阿毛摸过想扔掉,扬起手时,手里的东西轻轻一动。沈阿毛一看乐了,原来是一只烧饼大的乌龟。浑身呈现棕黄色,太阳底下散发出金灿灿的光亮。沈阿毛想马上要到冬至了,上海人时兴冬至进补,这乌龟正好能给他补补身子。拿到家里沈阿毛就把乌龟交给老婆周春花。周春花一脚踩住乌龟,等着它伸出头给它一刀……没想着刀还没有下去,乌龟口里就吐出一滩血来。周春花一阵眩晕吓得不轻。说这东西是个怪物,不能杀了吃。

  沈阿毛是从江苏农村来上海打工的,他对鬼神还是很相信的。见此怪状他也害怕。他们借住的房前有个老乡叫独眼龙,独眼龙在此地称得上半个算命先生。夫妻俩带着乌龟去找独眼龙,独眼龙一见乌龟即刻闭上眼睛一语不发,突然连连叫着不得了。吓得沈阿毛和周春花眼睛只往上翻。

  在沈阿毛再三追问下,独眼龙睁着半眼说,“这东西说好就是上上大吉,说不好就能倒了你八辈子大霉,轻的吧就是要见血光之灾,重一点的说不定还要家破人亡。”

  沈阿毛和周春花面面相觑,独眼龙张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还是周春花机灵忙给他塞上了一张二十元的人民币,笑着说:“只要你说准了,我们以后不会少了你的好处费。”

  “其实我给你们说的方法很简单,你要是想发大财,就把这龟拿回去好好养着,要像对祖宗一样供着它。如果你不想有厄运,就把这龟从哪捡来的放到哪去。”

  就这样把乌龟放回原处?沈阿毛是不甘心的。他想了想,问:“我要是把它当老祖宗一样供着,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有什么好处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天机不可泄露。”独眼龙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沈阿毛和周春花捧着乌龟忐忑不安回到家里。沈阿毛是个实在的人,他对自己的父母还没有那般孝心,要他对只乌龟像个祖宗一样供着他觉着有点不靠谱。夫妻俩一商量,看来这个乌龟不一般,与其这样养在家里,还不如把这个龟拿到集市上去换几个钱。

  第二天一早,沈阿毛就在集市门口摆了摊,一只破脸盆里放着乌龟,上面一张卡片写着五百元。没一刻工夫就有人上前来拿起乌龟看了看,说这龟我要了……话音还没落,屋檐上掉下一张瓦片,不偏不倚正砸在沈阿毛头上,瞬间脑袋出血了。沈阿毛突然想起独眼龙的话,那血光之灾四个字吓得他打了个激灵,抓起乌龟就跑。那个买主在后面喊着他,沈阿毛边跑边叫着,“不卖了,这个龟我不卖了。”

  回到家里沈阿毛脸色惨白,周春花问发生了什么事?沈阿毛嘴唇哆嗦着说:“独眼龙的话应验了,这是只神龟,我们得好好供着。”

  沈阿毛找出家里一只最新的脸盆,把乌龟放进去,然后放在桌子上拉过老婆,两人恭恭敬敬对着乌龟拜了几拜。周春花说我们对神龟许个愿吧。许什么愿呢?沈阿毛说,我的电瓶车被偷了,只要能捡到相当于被偷车的两千元钱他就满足了。

  翌日,沈阿毛从工地下班回家,突然发现前面马路上有一个塑料袋。沈阿毛看里面鼓鼓的,打开一看,妈呀,整整一大捆人民币啊。许下的愿实现了,沈阿毛顾不得许多,把塑料袋装上电瓶车就像贼一样逃去。车子开出一段路后,沈阿毛停了下来,他许的愿是只要拿回两千元,没要这么多钱啊!沈阿毛是个胆小的人。前几天他在新闻里看到,有个年轻人在银行的ATM多拿了人家的钱,被判了几年徒刑。莫名其妙吃个官司算什么?这么一想,沈阿毛把电瓶车又开到了捡到塑料袋的地方。他想等来失主,问他要个好处费什么的,这总是可以的吧。这一等就等到天黑,直到一个老头心急火燎赶到这儿,撅着屁股满地找东西,沈阿毛迎上前,一问果真是老头丢了钱。沈阿毛把钱还给老头,老头从里面拿出一叠钱,交到沈阿毛手里说是答谢费。沈阿毛也不客气,拿过一数不多不少正好是两千。

  回到家里,沈阿毛把这事告诉了老婆,周春花拿着崭新的票子,连连叫着乌龟显灵了。乌龟难道真是有灵吗?

  2.乌龟显灵了

  沈阿毛的儿子沈荣在家乡找不到好工作,就来上海当上了一个送水工。儿子总是嫌这活太苦太累挣钱又太少,一直巴望着有个发大财的好机会。沈阿毛就在神龟那儿上了一炷香,保佑他儿子能在上海找到一个挣大钱的工作。

  这事也真神了,没出两天,沈荣果真遇到贵人相助了。

  沈荣在给人家送水时,发现这家人家的门是虚掩着的。他叫了几声没人应答便推门进去,客厅里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昏倒在沙发旁,沈荣正欲上前,突然看见在一旁的茶几上放着一只金手镯。沈荣一下愣在了那里,他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小伙子一下不知应该去扶老人,还是抓起这个东西就往外跑。血一下往上冲来,沈荣想这个值钱的东西马上会改变他的命运,他的心动了,正迈出腿想绕过老头向茶几走去……老人呻吟一声,沈荣站下了,老人已经看见了沈荣,他说不出话,只是用手指着自己胸前挂着的一张小卡片……沈荣犹豫下,蹲下身拿过卡片一看,上面是老头女儿的手机号码。沈荣明白老头要他做什么。他咬了下嘴唇,按着卡片上的号码给老头的女儿打了电话,然后把老人背到沙发上。很快老人女儿赶来把老人送到医院。

  沈荣回到家里把这事一说,沈阿毛就骂开了,这是老天给你送金银财宝,你干吗不要啊?沈荣郁闷,第二天沈荣上班还低着个头。中午回到公司有人找他,一看那人竟是老头的女儿。老头的女儿是一家连锁饭店的总经理,特意是来感谢他的。得知沈荣的情况,当即让他来她的饭店当个店长,包吃包住五千一个月。

  

  真是神龟显灵了,说是想找个好工作,这好工作也真来了。见乌龟如此神奇,沈阿毛有点想入非非。他对老婆说:“你要有什么心愿也对乌龟求一个吧。”

  周春花在菜场旁边摆地摊,每天都是提心吊胆怕城管,她说:“我也没什么大的心愿,如果我能在菜场里边有个摊位,也就满足了。”

  夫妻俩虔诚地对着乌龟拜了三拜。没出一周,周春花的摊位果然搬到了菜场里面。原因很简单,地方政府做实事,要把马路菜场变成室内菜场,路边的那些摊位都给无偿地“请”到了菜场里面。周春花这个高兴劲啊,比捡到一个皮夹子还兴奋。

  沈阿毛见老婆和儿子的心愿都在乌龟那儿得了应验,他想也应该为自己求个什么。求什么呢?沈阿毛想一样求那就求个大一点的,上次两千块这桩事属于小打小闹已经不在他眼里了。那天他正在大街上发呆,看见马路上人来人往的美女穿着性感,他身体里面涌起一股邪念,要是这辈子他也能有次艳遇多好啊。就是为此死了,做鬼也风流啊。当晚他就在乌龟面前许下了这个愿。

  说来也怪,三天后沈阿毛的车好好在马路上开着,突然一转弯撞着了一个姑娘。这一撞还撞得真不轻,姑娘叫唤着坐在马路上动弹不得,没办法沈阿毛只得送姑娘去医院。医生检查下来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肌肉损伤。虽然没有什么,可姑娘还是不能行走。沈阿毛只得扶着姑娘送她回家。

  姑娘住的屋子在六楼,沈阿毛只得背姑娘上楼。到了姑娘家,沈阿毛已经气喘吁吁。姑娘却笑开了,说大叔你是个好人。沈阿毛不敢面对姑娘的眼睛,姑娘倒是大方说她姓马。她瞧着沈阿毛说,你把我撞成这样就想走了?你看我这脚一点也不能动弹,这几天每天的饭你得负责给我送到吧,不然我饿死了你也有责任啊。

  沈阿毛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这会才打量着姑娘,这姑娘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长得还真有几分姿色,他欣然拍着胸脯,说:“我不是这样不负责的人,这一星期你的吃喝我包下了。”

  沈阿毛说到做到,每天去姑娘那里送饭。到了第四天,在给马姑娘送饭时,马姑娘眼睛发着光瞧着他说,大叔你真是好人,说着冷不防在弯下腰去端饭给她的沈阿毛脸上啄了一下。这一下让沈阿毛像被电了一样,好半天回过神来。沈阿毛愣住了,他在乌龟那儿求的一次艳遇成真了?

  3. 惹事的乌龟

  那天沈阿毛碰见独眼龙,硬是拉着他要请他喝酒。三杯酒下肚,独眼龙又眯起一只眼瞧了沈阿毛半天说:“你在乌龟那儿求了几件事,几件事情都成了是不是?”沈阿毛知道瞒不过独眼龙,赶紧点头一一说来。独眼龙一声叹息,说:“应该是你的你去拿没事,如果不是你的硬是求来的,那你要倒大霉的。”沈阿毛还是听不懂独眼龙的话,问:“什么叫‘是应该我的’?什么叫‘硬是求来的要倒大霉的’?”

  独眼龙说:“你们前两次的事情是不是都做了好事,得到好的因果是不是?”沈阿毛想了想,是啊,他那两千元是捡到钱还给人家,对方给的报酬,儿子找到一份好工作也是因为他救了老头。沈阿毛赶紧点头称是,独眼龙说:“记住我的话,不是你们的不要硬求啊,不然付出的代价是几十倍几百倍甚至是生命。”

  沈阿毛还是没有完全听明白独眼龙的话,再要问个仔细,独眼龙不再作任何回答,只是一个劲喝酒。

  沈阿毛有个爱吹大牛的毛病,平时一点小事他可以吹破天,如今家里出了这么大的稀奇事,再经过他的添油加醋,周围的人都知道他家里有了只神龟。就在沈阿毛得意之时,梁上君子也悄悄光顾他家了。小偷就是冲着他家的乌龟来的。

  那天夜里沈阿毛已经入睡,半夜听得屋里有声响,仔细一听觉得异常。急忙开灯,才发现有一人正站在放乌龟的地方,拿了乌龟就往外走。沈阿毛先是一愣,继尔明白是怎么回事,急忙叫起抓贼。沈阿毛追了出去。只见小偷已经跑到了弄堂那头,前面连着的就是马路了,眼看就要追不上。沈阿毛发急了,骂道:你小子,偷神龟就不怕给车子撞着……沈阿毛的话音没落,只听得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一辆急驶而来的助动车把那个小偷撞个正着。那个小毛贼被撞得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也顾不得伤痛,立马爬到追上来的沈阿毛跟前,从怀里取出那只乌龟双手捧到沈阿毛面前,说他再也不敢冒犯神灵了。

  沈阿毛也愣在那儿,他不敢相信自己随便骂出的话,立即就能应验。

  今天是沈阿毛和马姑娘相约的最后一次送饭日子,到了马姑娘那儿,沈阿毛还是有点惊魂未定,把这事告诉了马姑娘,马姑娘一听就来劲了,让他把那个乌龟带来让她瞧瞧。沈阿毛轻易不肯把这乌龟示人,马姑娘不依不饶说你要是不把乌龟带来以后就别来我这儿了。沈阿毛只好答应,次日把乌龟揣进怀里时,他也许下个愿,就是让他今天能得到马姑娘。

  到了马姑娘那里,马姑娘瞧着那乌龟憨态只是发笑,她对沈阿毛说:“你许个愿让我瞧瞧,要是你真是应验了,我就交你这个朋友,要是你瞎说,那以后你就不用再上我这儿来了。”

  沈阿毛涎着个脸说:“我早就许下愿了,就是今天我要得到你。”

  马姑娘伸手就要打沈阿毛,沈阿毛趁势抓住了马姑娘的手,马姑娘还没发出声,沈阿毛已经压倒在她身上,两人倒在了床上……

  沈阿毛当晚留在了马姑娘那里,马姑娘喜欢这只乌龟,要留着玩几天。沈阿毛已经和人家好上了,当然不好拒绝。

  第二天下班,沈阿毛再回到马姑娘那里。敲了半天的门也没人应答,隔壁人家说马姑娘今天一早就搬走了。沈阿毛这会才明白,这个马姑娘把他的神龟也拐跑了。沈阿毛又气又急,又想不出对付的办法,只得狠狠骂道:“臭女人拿了乌龟不得好死,不是给人抢了就是给人揍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沈阿毛骑车回家,突然有人拦住了他。沈阿毛抬头,对方披散着头发,沈阿毛仔细一看那人竟是马姑娘。

  马姑娘双手捧着那只乌龟可怜兮兮站在他面前,说:“大叔,我把乌龟还给你。”

  “你怎么会成了这模样?”沈阿毛话刚出口,马姑娘就哭丧着脸说:“我碰到歹徒了,把我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抢了,他们还打我……”

  沈阿毛又一次愣住了,他想起他的咒语,难道又成真了?马姑娘还在说什么,他没有听进去,只觉着背脊里发出了一阵阵凉意,慌忙揣上他的乌龟急急骑车而去。

  4. 神龟的遭遇

  沈阿毛的公司总经理叫张胖子,听说沈阿毛有了这么个乌龟,就来找沈阿毛了,说:“你是不是先把你的那只乌龟拿来让我把玩几天?”

  沈阿毛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看着老板傻笑。

  张胖子本来笑着的脸一下拉长了,说:“你不想给也没事,没事啊。”

  沈阿毛知道张胖子是个厉害的主,有回别人抢了他的生意,他最后竟把人家弄得公司破产,这人得罪不起。回去就想和老婆商量,周春花一听就嚷了起来,“说是把玩几天,这明摆着就是向你索要咱们的宝贝,别理他。”

  沈阿毛是怕老婆的,再想和周春花说说道理,周春花眼睛一瞪,骂道:“今儿要乌龟明天要你老婆,你都给啊?”

  沈阿毛一下没了声音。

  第二天沈阿毛一到工地事情就来了,张胖子让沈阿毛去搬水泥,这可是最苦最累的活而且钱又不多。沈阿毛知道张胖子在整他,咬咬牙也就挺下来了,不想一天下来,沈阿毛腰也直不起来了。

  过了一周,张胖子把沈阿毛叫到办公室,说:“有人揭发,你在采购建筑材料时有以次充好捞取回扣之嫌。”

  沈阿毛心虚,干他们这一行,这种事情多多少少都是有一点的,沈阿毛低下了头。

  “你说,这事是私了还是公了?”张胖子说话了。沈阿毛明白公了那是报了警察,警察一来,许多没人知道的事情,比如他和人合伙偷盗工地的电缆这些事都会抖落出来,那至少得吃几年官司。沈阿毛当然不愿意,忙说私了。张胖子说那就把你的那只乌龟拿来吧。

  沈阿毛没有办法他只得把自己那只乌龟拿给了张胖子。张胖子见着那只金灿灿的乌龟,脸上横肉都松弛下来,连说了几个好字。他对沈阿毛说:“如果这东西真像你说的那么神,我马上给你个副经理职位。”

  沈阿毛当然是想坐上副经理的位置,所以把乌龟给了张胖子以后,他还给张胖子出谋划策,说要对乌龟像祖宗一样供着,你有什么心愿,只管对乌龟说好了。张胖子还是高深莫测一笑。

  一月以后,张胖子把沈阿毛叫到办公室。那只乌龟放在一只晶莹剔透的高级玻璃缸里。里面有五颜六色的彩灯一闪一闪,像是大上海的霓虹灯一般,还有石头搭成的亭台楼阁。沈阿毛心里感慨,跟了有钱人到底不一样。张胖子心情很好,指着乌龟说:“这东西真是神了,这笔生意本来人家已经快签合同了,我到乌龟那儿一求,第二天人家把合同转向了我。这可是笔大生意啊,一千多万啊,哈哈。我说过的话是算数的,你明天就可以到隔壁副经理室上班了。”

  沈阿毛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当上副经理,那是他几辈子都不敢想的事啊。沈阿毛现在进出公司,浑身上下的行头也翻了。张胖子特意让人给他置办了一套西装,人模狗样的他真把自己当副经理了。可是,沈阿毛连电脑也不会,办公室的事情他一样都不会干啊。一天到晚这样逛来荡去也是不好。怎办?张胖子想了下对他说:“那你专门帮我照料神龟吧。如果神龟有个什么意外,我拿你是问。”

  沈阿毛忙点头,这事他能干啊。

  从此,沈阿毛有了“乌龟经理”的外号。干了没多久,沈阿毛才知道这差事也不好干啊,张胖子求的事情太多,今天求这个明天要那个,只要有一件事没有如愿,张胖子就会对沈阿毛一顿大骂,说他是不是没有服侍好神龟,以致神龟生气不显灵了。沈阿毛真是有口难辩。

  不用多久也不用沈阿毛去辩解了。张胖子被公安局传讯,他做的一幢楼是个“豆腐渣”工程倒塌了。张胖子回到公司,从鱼缸里抓过乌龟就狠狠扔在地上骂道:“我好生天天这么供着你,你还是让我惹了官司。我还要你干吗?”

  当天,张胖子就被刑拘了。

  沈阿毛把个乌龟又抱回了家,乌龟命大还活着。当然,沈阿毛的副经理也没了,公司关门整顿,他也只能去另外地方打工了。

  5. 祈求的代价

  沈荣要结婚了。现在最最棘手的问题是,结婚要买房。如今房子是个天价,像沈阿毛这样来上海的打工者要买房子,那是一个白日梦。可是,沈荣缠着父母,要是没有房子,女方的家已经摊牌那就结不了婚。沈阿毛和周春花一商量,决定要买房。决定是决定,现实是现实。首先碰到的问题是买房要钱啊,沈阿毛全部家当加起来也就十万不到,现在上海的房价最最便宜的一室户也要近百万。这钱哪儿来啊?夫妻俩的目光又停在了那乌龟上面。只有求了神龟,这房子的钱一定是会有的。

  沈阿毛拉过儿子,很认真地对他说:“你真的想买房,就得每天早起跟着我和你妈一起给神龟祈求。”

  沈荣大声嚷嚷起来:“行啊,只要能买到房,让我喊乌龟爹都行。不过你得给我个期限。”

  沈阿毛想了想,伸出三个指头说三个月,沈荣把父亲的手指按下去两个,沈阿毛咬咬牙说:“好,一月就一月吧。”

  几经周折,他们看中一套郊区的二手房,一室户三十多平方九十万,沈荣说那就买下来吧。沈阿毛嘴上应着,心里叫苦不迭,为啥?首付三十万他还没有着落。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沈阿毛,拉起周春花。周春花劳累了一天,揉着惺忪的眼睛骂道:“死鬼做什么?”

  “你说,咱们给神龟烧了这么多香,它也该知道礼尚往来吧,人家给你烧了香你就得给人家办事吧?”沈阿毛说。周春花想了想认真地点了点头,“是这么个理。”

  “那么你说如果它要把这钱给我们,会用什么方式给呢?”沈阿毛瞧着老婆,周春花想了想,自作聪明的说:“那我们买彩票吧。”

  “买你个头。”沈阿毛脸拉长了,“我那些朋友买了一辈子彩票,没有一个中奖的。”

  周春花愁起个脸,“那怎么办?”

  “从明天起,我们每天到我捡到乌龟的那个十字路口去等着,我不信我就捡不到一只值钱的皮夹子。”沈阿毛笑了,周春花连连点头,“对对,上天要是真要给你钱,你也总得去自己捡啊。”

  夫妻俩兴奋了一夜睡不着,天快亮的时候沈阿毛还做了个梦,梦到他真的捡到了三十万,付了房子的首付,儿子和媳妇抱着他喊万岁。

  沈阿毛每天就开始守在那个十字路口,最多周春花来和他换班回去吃饭,他才肯离开一会。这样一守就是一星期。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沈荣不止一次问父亲什么时候能付了那首付?每次回答,沈阿毛的声音一次比一次低,只是机械地回答着同一句话,快了,快了。

  房产中介也传来话了,如果再不付钱,这房子另外有人要了。沈阿毛心里那个着急啊,恨不得在乌龟面前磕破头,只要能捡到钱。

  这天雨特别大,沈阿毛守在路口,过了晚上十二点还不肯离去。周春花打着雨伞来接他,沈阿毛神经质地对着天干嚎起来,老天为什么还不显灵啊,难道真让我老沈家断子绝孙吗?大雨滂沱,周春花想把沈阿毛拉到伞下,沈阿毛一把打掉老婆手中的雨伞,周春花返身去捡,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伴着巨大的响声,沈阿毛回过神来,周春花已经倒在马路中央……

  周春花在送医院途中死了。由于对方司机是酒醉驾车,最后获得了三十万的赔偿。这三十万正好付了房子的首付。

  沈阿毛惊愕之中,像对魔兽一般瞧着那只他天天磕头的乌龟。

  6. 出售的乌龟

  经过这事,沈阿毛不敢再把乌龟留在家里了,他想把它放了。想想就这样放了损失太大了。考虑许久,沈阿毛还是想把这乌龟卖了。有了上次卖乌龟给砸了头的教训,这回沈阿毛不敢明着摆摊去卖,他就把乌龟揣在怀里,就像旅游市场里卖假货一样,见着人贼头贼脑展开衣服一角,问乌龟要不要?人家问多少钱?沈阿毛伸出一个手指头,说至少一万,人家以为他有病瞧了他一眼就走。沈阿毛转悠了大半天也没有个买主,来看稀奇的人倒是不少。沈阿毛有点扫兴正想往回走明天再来,倒是有人在他背后叫住了他,沈阿毛回头一看,一个胖胖的男人问你在卖乌龟?沈阿毛忙说你要啊,价钱不便宜。胖男人说你拿出来看看,沈阿毛从衣服里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了乌龟,胖男人接过放在手掌上瞧着说,就这么个乌龟你要卖一万?胖男人一把抓住了沈阿毛,“我们接到报告,说有人在这里以卖乌龟为名搞诈骗,走吧,去派出所说个清楚。”

  沈阿毛莫名其妙被带到了派出所。一个诺大的办公室,有好几个警察在办公,旁边还有几个被带来问话的。沈阿毛心里害怕,还没等警察问他,就把这只乌龟的来历说个清楚。一直折腾到好久,胖警察才让他出来。

  走出派出所天已发黑。沈阿毛抱着个乌龟觉着今天真是晦气。前面是一条小弄堂,沈阿毛一走进去,就觉着冷风嗖嗖。才走几步,突然有人在他背后重重拍了下,沈阿毛回头一看,一个彪形大汉站在他身后,光秃秃的脑袋闪着寒光。沈阿毛嘴唇哆嗦起来:“朋友,有事……好说。”

  “你在派出所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当时我正好在旁边。”沈阿毛这才想起,刚才那个蹲在角落里抱着头的就是这个光头。暗淡的路灯下,光头的脸凑近了沈阿毛,阴沉地,“你给我说实话,这乌龟真像你所说的那样神吗?”

  沈阿毛“啊”了几声,忙说:“哪有这样的事情,都是我胡编乱造胡言乱语……”

  “废话少说,我要你现在就对着乌龟许个愿,要是真做到了我就信,做不到我不信。”光头说。沈阿毛想这也没什么难的,这么个蠢家伙骗他一下还不容易,忙说:“我要是瞎说,马上遭人拳头……”

  沈阿毛的话音还没落,光头的拳头就打在了他脸上。沈阿毛哭丧着脸,“你怎么打我啊?”

  光头挥了挥拳头,“你要是不给我老实点,这拳头就对你不客气了。”

  光头拿出几张人民币扔在沈阿毛跟前,夺过乌龟就走。

  看见光头离去,沈阿毛斜着眼睛一声冷笑。原来沈阿毛早有准备,他在市场里面用十元钱买了只乌龟用来替代,他拿出来给光头看的就是那只十元钱买来的乌龟,那只真正有神灵的乌龟他还在家里藏着呢。

  第二天,光头找上门来了,气势汹汹对他吼道:“你小子玩我。”

  沈阿毛一脸无辜的样子。光头拿起那只十元的乌龟对着沈阿毛说:“你小子敢用这假货来骗我?有人看见过你的那只有灵气的神龟是金黄色的,你给我的是一只绿毛龟。”

  光头这回手下不留情了,没命地将沈阿毛往死处打。光头要沈阿毛拿出那只神龟,沈阿毛想把神龟拿去换大钱,怎肯轻易给光头。光头抬起一脚狠狠向沈阿毛腿上踹去,沈阿毛杀猪似的大叫起来………不知是谁打了110,很快警察来了。沈阿毛这回倒是没让警察带到派出所,而是送到了医院,因为他的腿和手都已经不能动弹,活生生给光头打断了。

  沈阿毛手脚骨折,医生说他以后再也干不得重活,可能会终身残了。当他瘸着腿从医院回来时,没想到第一个碰着的是独眼龙。沈阿毛刚想招呼,独眼龙见到他像避开瘟神一样逃开去,沈阿毛拼命叫住了独眼龙,说:“我有这么可怕吗?”

  独眼龙说:“你是不是还没有把那只乌龟处理了?”

  沈阿毛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那只乌龟他还藏得好好的,不卖个大价钱他心不死啊。

  “唉!”独眼龙一声叹息,“你还不吸取教训啊?老婆是不是白死了?你是不是让人白打了?告诉你,你这样下去不止是手脚让人打断,以后性命也要没有了。你到底要什么自己想想清楚吧。”

  独眼龙说完就要走,沈阿毛急忙拉住独眼龙,苦求道:“那怎么办?你给指条明道。”

  “怎么还执迷不悟啊!放了吧,哪里捡到的就到哪里去放了。”独眼龙走了,沈阿毛傻愣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独眼龙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

  当天晚上,沈阿毛一瘸一拐,支着拐杖来到捡到乌龟的地方,把它放了。看着乌龟慢吞吞爬去了,沈阿毛才离去,没走出多远,他的身后传来嘈杂之声,有人兴奋地喊着:“看啊,是只金龟啊,捡到金龟能发大财啊……”

上一篇:会“说话”的日记本     下一篇: 求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