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会的末日

作者:翁健华 来源:《上海故事》

  1

  霓虹灯下的东京更加美丽动人,方岛英夫开着他的林保坚尼跑车,在千代田区的一个路口等待绿灯;在绿灯刚亮的一瞬间,一辆红色法拉利在他旁边如箭一般飞过。

  方岛英夫不禁侧目,只见开法拉利的是个长发女子,她也侧面对他一笑,车子已绝尘而去。方岛英夫看清楚那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子,他一踏油门,车子狂追而去。

  两辆跑车飞驰几条街道后,方岛英夫眼看就要追上那长发女子,却见红色法拉利方向一变,驶进了畅快酒吧前的停车场。

  方岛英夫是东京四少之一,出名的猎艳高手,他自然没有放弃这次结识美女的机会,所以他也尾随而至。

  法拉利车下来一个穿黄色大衣、黑色牛仔裤的美女,略寒的夜风吹拂着她长长的秀发。她走近方岛英夫的车旁,对他微微一笑,脚步轻快地走进了畅快酒吧。

  方岛英夫玩弄过的美女不计其数,但他从没遇见过这么英姿飒爽的美女。他立即下车,跟着那女子走进了酒吧。一进入酒吧,方岛英夫双眼一扫,便看见那美女正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他快步过去,对服务生说:“来两杯金牌马爹利,一杯给这位美女。”

  她毫不客气地端起酒杯,把酒喝了。方岛英夫也把酒喝了,又让服务生再来两杯。他看着她略染酒色的俏脸,“美女真是好酒量,不如我们今晚一醉方休?”她又把酒干了,那双水灵的大眼睛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千万别惹我,否则……”

  方岛英夫好奇地问:“否则怎么样?”她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否则我杀了你。”方岛英夫也笑了,他不怀好意地说:“你想杀我?除非在床上。”

  她收起笑容,冷冷地说:“从酒吧后门出去,后巷有一间宾馆,里面的床很舒服,你如果不怕死就跟我出去。”她说完,从高脚凳上跳下,一甩长发,便往酒吧里面走去。方岛英夫被她温柔的长发拂面,魂都被勾走般,他立即跟着她走到里面,走出了酒吧的后门。

  方岛英夫跟着她走进宾馆,美女带着他上了八楼的8019号房,一进房里,方岛英夫忍不住把她抱在怀里,吻了起来。就在他神魂颠倒之际,他突然觉得胸腹间一阵剧痛。方岛英夫大惊,她已把他一推,他便倒在地板上。方岛英夫看着她手中握着沾血的匕首,痛苦地问:“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她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说:“我是君岱。要杀你的人,是你永远都想不到的人。”说罢,她转身往门口走去。

  君岱是一个美女杀手,绰号“夺命天使”。方岛英夫伤口的鲜血喷射而出,他已无力呼救,那双死而不闭的眼睛看着君岱远去的背影。

  2

  初冬的晨风拂动着方岛英夫凌乱的头发,软弱无力的阳光照着他苍白的脸。

  西区重案组警司吉田蹲在方岛英夫的尸体旁,证实死者的身份后,他不禁大吃一惊。死者竟然是雪狼集团主席方岛正雄的儿子方岛英夫,而且方岛正雄还有一个身份,便是东京最大的帮会雪狼会的老大。在东京,方岛正雄简直就是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最先发现方岛英夫尸体的人是个扫街的环卫工人,今早她在清洁这条小巷时,看见倒卧在地上的方岛英夫,还以为是在酒吧喝醉的人,但当她走近看见那一大滩血污时,才知这是一具尸体……

  吉田回到警署,便被请到总警司室。吉田走进总警司室,里面有四个人,除了总警司外,还有两男一女。这三个人吉田都认识,那个身材魁悟、神情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便是方岛正雄;那个面容娇美、风韵犹存的女人便是方岛正雄的妻子美雅,她也是当年的东京小姐冠军;那个站在方岛正雄身后的光头男,却是一个中国人,他叫李森,连续三届国际散打冠军,他是方岛正雄的保镖。

  方岛正雄脸色平静,没有表现出丝毫丧子之痛,真不愧是见惯风浪的大人物;美雅则双眼红肿,显得非常伤心。

  总警司一脸严肃地说:“吉田警司,方岛英夫被害一案事关重大,你要尽快破案。”吉田点点头,“属下自当尽力。”总警司又说:“刚才国会议员板田浩二先生亲自打电话来,责令我们警署要在十天内破案。”吉田明白责任重大,他答应一声,便离开总警司室。

  方岛正雄紧紧地咬着牙,一声不吭;美雅又忍不住哭泣起来……

  3

  吉田看着方岛英夫的死亡报告书,证实方岛英夫死前曾喝过酒,致命伤口只有一处,便是由下往上从腹部刺进直插心脏,案发现场没有发现凶器,估计是匕首。通过酒吧前的监控录像以及酒吧服务生的描述,基本锁定黄衣长发美女是杀害方岛英夫的凶手。

  吉田走出警署,开车前往位于新宿的第二监狱,找到正在坐牢的佐藤。佐藤以前是做杀手中介的。吉田从新宿回来,他觉得很疲惫,便到了水仙休闲中心,洗了个桑拿浴后,点了125号按摩技师,让她来给他按摩。

  躺在按摩床上的吉田听到敲门声,他知道是按摩小姐来了,他说:“请进。”一个身材高挑苗条的美女走了进来,她说:“先生您好,我是125号按摩技师。”吉田看着她清秀的脸,说:“果然是个大美女。”

  125号技师一愣,“先生怎么会点我的钟?我们好像不认识呀!”“嗯,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知道的,他说这里的125号技师不但人漂亮,而且按摩手法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贞子。”她淡淡一笑,让吉田躺好,然后她双手给他做头部按摩。吉田闭着双眼在享受,当她按到他肩膀时,他忽然问:“贞子,除了按摩外,你还可以提供其他的服务吗?”贞子高声说:“先生,我们这里是正规的休闲会所,并非色情场所。”

  吉田睁眼看着她,说:“你误会了,我不是要你提供色情服务。”贞子有点奇怪,“那你要什么服务?”“杀人。”贞子双手一抖,随即笑了,“先生真会开玩笑。”吉田也笑了,“贞子,我刚才说是一个朋友让我到这里找你,你不想知道我那个朋友是谁吗?”“是谁?”“方岛英夫。”

  贞子的双手又一抖,正好按在吉田的脖子上,她只要用力一勒,便可把吉田勒死。吉田手上忽然多了一把手枪,他用枪指住贞子的脑袋,说:“美女杀手君岱,不知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枪快?”

  贞子花容失色地说:“先生,我不知你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方岛英夫,你用枪指住我做什么?”吉田的枪仍指着她,“我是西区重案组警司吉田,现怀疑你与一宗谋杀案有关,要请你到警署协助调查。”吉田说完,正要坐起身。就在这时候,贞子忽然双手用力把按摩床掀翻了,吉田连人带床摔在地上。吉田爬起来时,贞子已经夺门而逃了;他看着她消失的背影,苦笑一声,“真不愧是美女杀手。”

  4

  吉田不慌不忙地穿好衣服,走出休闲会所,上了一辆小汽车。车上是两名警员,是吉田安排在此捉拿美女杀手君岱的。

  君岱开着一辆白色本田,飞快地冲出停车场。吉田没有立即追踪,因为他早已布了局。君岱开着车,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她把车子开到樱花路。

  樱花路是一处较为幽静的住宅区,君岱进了108号独立房子。君岱在屋子里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东京,但她并不知道,她的房子外面已经被警察包围了。

  吉田到达后,下了进屋捉拿君岱的命令。但当警察靠近房子时,里面是静悄悄的,按常理,君岱是一个出名的杀手,警觉性非常高,她没理由没有发现异常。吉田率领部下破门而入,在君岱的卧室,终于见到了她。

  君岱躺在床上,她的咽喉处有一道伤口,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洁白的床单。君岱刚刚死了,一刀断喉致命;凶器就在她自己的手上,她右手握住一把沾血的匕首。

  难道君岱畏罪自杀了?她一死,追查杀害方岛英夫幕后真凶的线索就断了。

  吉田下令警员地毯式搜查君岱的房子,但仍然一无所获。吉田看着君岱的尸体,她死而不闭的双眼空洞地瞪着,牙齿紧紧咬着,美丽的脸流露着愤恨和惊恐的神色。

  半个小时后,法医鉴证科的警员赶到,取证后把君岱的尸体运回去进行解剖验尸。

  5

  君岱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吉田脑子里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如果她要自杀,又何必从休闲会所逃回家中?如果是他杀,但屋子里没有发现有其他人。

  “是他杀。”法医官北原走进吉田的办公室。

  吉田十分惊喜,若然君岱是他杀,这追查真凶的线索还没有断。他急问:“真是他杀?有什么证据吗?”

  北原把一份验尸报告递给吉田,说:“死者的牙齿咬紧,我们从她的门牙提取到人的皮肤及血迹,这足可证明她临死前咬过凶手。”

  吉田立即叫上两名警员,开车赶到樱花路君岱的房子。这一次,吉田终于有所发现,在房子二楼的一间房里,顶上开了一扇气窗。他搬来梯子爬上去一看,气窗没有插上里面的插销,而且还有一点儿的血污。

  疑团终于解开了:凶手杀了君岱后,从这个气窗上了屋顶,等警察离开后,他才大摇大摆地离开凶案现场。凶手很显然用一手捂住君岱的嘴鼻,一手用匕首割断她的咽喉,所以君岱至死也没有发出呼叫声;君岱挣脱不了,唯有用牙齿去咬那人的手掌,故而留下了证据。君岱是个职业杀手,身手不凡,由此可见杀她的人比她更厉害。

  凶手是谁?他为什么要杀君岱?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正方形的气窗长、宽才二十五厘米,勉强可以钻个头出去,但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从气窗逃出去?

  6

  吉田上到了雪狼大厦三十五楼的顶层,这是雪狼集团老板方岛正雄的办公室。刚走出电梯门口,吉田便被两名彪形大汉拦住了。吉田亮出证件,说:“我是负责方岛英夫遇刺一案的吉田警司,有要事要找方岛正雄先生。”一名大汉进门去请示,另一名大汉仍拦在吉田面前。

  过了一会,去请示的那名大汉把吉田引进方岛正雄的办公室。方岛正雄坐在一张大班台后的椅子上,他的贴身保镖李森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后。方岛正雄看着吉田,有点奇怪地问:“吉田警司,你找我有什么事?”

  吉田微笑着说:“其实我真正要找的人,是方岛先生的保镖李森。”李森双手插在裤袋里,他盯了吉田一眼,皱着眉头,用生硬的日语问:“找我干什么?”…“听说李森先生是中国的散打冠军?”

  李森没有作声,但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吉田说:“我学过空手道,对中国的功夫很好奇,所以今天特意来找你切磋切磋。”李森有点意外,他望向方岛正雄,只见方岛正雄也皱起了眉头。李森冷漠地说:“对不起,我不习惯与人切磋功夫。”

  吉田大笑,“怎么?不敢与我动手吗?如果你没胆量,那你说三声‘我是懦夫’。”李森虽然是方岛正雄的保镖,但在雪狼会,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李森被激怒了,他走到吉田面前,目光凌厉地盯着吉田,“警司先生,我保证你一定会悔不当初。”

  吉田是海上自卫队出身,也学过空手道,自加入警队以来,不知多少悍匪败在他那双铁拳之下。面对李森,吉田不再客气,一记左勾拳夹着风声击向李森。

  李森没有出手,因为他双手仍插在裤子的口袋里。但他出脚了,只见他身子一偏,避开了吉田的拳头,同时他右脚一扫,踢中了吉田的大腿。这一脚的力量甚大,吉田立足不稳,倒在了地上。

  吉田揉揉痛楚的脚,站了起来,勇猛地扑向李森。李森的脚法果然了得,连续六次把吉田踢倒在地上;而吉田挨打的功夫也十分了得,每次他被击倒,都能立即站起来。在吉田奋不顾身的攻击中,李森终于被击中一拳。

  最终,双手插在裤袋里的李森开始处于下风,在吉田双拳的猛攻之下,李森出手了。但李森一出手,吉田便退后叫停了。吉田说:“李森,你是杀死君岱的凶手。”李森莫名其妙地看着吉田,“你凭什么说我杀了人?”

  吉田说:“君岱是一名杀手,而且身手不凡,但杀她的人能够用一手捂住她的嘴鼻,一手用匕首割断她的咽喉,显然功夫非常了得;幸好君岱被杀前咬伤了凶手的手掌,留下了线索。李森,你的左手掌包着绷带,显然是被君岱咬伤的。”

  李森叹口气,“你是怎么怀疑到我身上的?”吉田说:“在君岱的房子里,凶手杀死君岱后,从屋顶的气窗爬上屋顶,等警察离去后才逃之夭夭。君岱家屋顶的气窗才二十五厘米,一个成年人是不可能钻出去的,但是我曾经见过你表演过中国最神奇的缩骨功,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你。很不幸,你的左手掌真的受伤了。”李森苦笑,似乎无话可说了。

  吉田拔出手枪,说:“李森,你被逮捕了。”

  7

  李森身形一晃,闪电般飞蹿到方岛正雄的身后,一把锋利的小刀架在方岛正雄的脖子上。李森冷笑一声:“吉田警官,我知道你是神枪手,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在你扣动扳机之时,我绝对能割断方岛先生的咽喉。”

  这突然而来的变化,吉田也变得束手无策了。方岛正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随即愤怒地说:“李森,我是你老板,你竟然敢劫持我做人质?”

  李森狞笑着说:“兔子迫急了也会咬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而且你现在知道了是我买凶杀了你儿子,你还会放过我吗?倒不如我先下手为强。”

  方岛正雄说:“李森,我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杀我儿子?”

  李森气愤地说:“不错,你待我确实很好,但你也别忘了,我曾数次救过你的性命,而且东京的地盘也是我为雪狼会打下的。现在你准备退休了,却要把雪狼会交给方岛英夫,这个只懂寻花问柳、寻欢作乐的花花公子凭什么掌管雪狼会?我才是雪狼会最大的功臣,雪狼会应该由我来掌管;所以我才雇佣美女杀手君岱把方岛英夫除去,那么雪狼会自然落入我手中。”

  方岛正雄不知是不是气疯了,他竟然说不出话来。吉田怒喝道:“李森,你跑不掉的,快放开人质……”

  李森真是听话,吉田还没有说完,他就把人质放了;李森突然把方岛正雄往吉田身上一推,吉田被方岛正雄撞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后脑已被李森拍了一掌,晕倒在地上。

  方岛正雄刚站稳身子,李森又猛扑过去把他压倒,方岛正雄还未弄清楚怎么回事,却见李森已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李森的脑袋已经被一颗子弹射穿,子弹是射穿了窗口的玻璃才击中李森的,但没有枪声,显然枪手的枪装了消声器。方岛正雄爬近窗口,望向旁边同样高度的希尔顿大楼顶层,但上面没有人,看来狙击手已经逃走了。方岛正雄走到李森尸体旁边,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合了李森的双眼。

  8

  方岛正雄看了一眼桌上的闭路电视,他脸上露出深深的恨意,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方岛正雄刚点燃一支香烟,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他的妻子美雅和守在他门前的两名保镖走了进来。

  美雅看见坐在大班椅上的方岛正雄,不禁微微一愣。

  方岛正雄冷冷地说:“美雅,看见我活生生的坐在这里,你是不是感到很吃惊?”

  美雅脸上堆起笑容,娇嗔地说:“老公,你胡说些什么呀?难道我还想你死吗?”

  方岛正雄双眼怒视着她,“刚才埋伏在希尔顿大楼顶层的狙击手,射杀的目标就是我;可惜李森用身体替我挡了子弹。那狙击手看见我倒地,以为我已经中枪了,所以你立即到此,准备接管雪狼会。美雅,我说得对吗?”

  美雅脸色一沉,双眼也怒视着方岛正雄,她恨恨地说:“不错,是我安排了狙击手暗杀你,没想到李森又救了你一命。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那是因为你请杀手杀了我们的儿子英夫。人道虎毒不食儿,没想到你竟然是杀害儿子的幕后真凶。”

  方岛正雄一拳击在桌子上,怒发冲冠地说:“我们的儿子?英夫是你和板田浩二的儿子吧?表面上你是我的妻子,实际上你一直都是板田浩二的情人。我偷偷做过亲子鉴定,早已知英夫是你们的儿子;本来我也不想杀他,但他不但与板田浩二父子相认,他还想谋杀我夺取雪狼会首领之位。”

  美雅轻蔑地一笑,“我爱的人只有板田浩二,若不是你有利用价值、若不是要帮助板田浩二完成大业,我会嫁给你吗?”

  方岛正雄怒极反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利用雪狼会制毒贩毒赚钱,板田浩二想用这些不义之财作为参选首相的经费。板田浩二是个战争狂热分子,经常参拜靖国神社,假如让他参选成功,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我方岛正雄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为了国家前途,我绝对不会让他阴谋得逞。”

  美雅冷笑着,“现在只要我杀了你,我便可以利用首领夫人的身份掌管雪狼会。”她说完,掏出一支精致的手枪,对准了方岛正雄。

  方岛正雄对那两名保镖命令说:“帮我杀了这个疯女人。”

  美雅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因为方岛正雄的两名保镖的枪口竟然是对准方岛正雄。

  方岛正雄呆住了,他没有料到自己的心腹竟然被美雅收买了。

  美雅狞笑着说:“方岛正雄,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我要亲手杀了你为英夫报仇。”

  “砰、砰、砰”,枪声响起……

  9

  方岛正雄仍站着,倒下的却是美雅和那两名保镖。

  躺在地上的吉田手中的枪冒出一缕青烟,吉田站起来,说:“李森一掌把我拍晕,但我在倒地后立即清醒了。为了查案,我只好继续躺在地上,这案情真是超出我想象。”

  方岛正雄终于松了一口气,“三十年前我创立雪狼会,差点被山口组赶尽杀绝,全靠板田浩二帮助,雪狼会才有今天。我表面上是雪狼会的首领,实际上板田浩二才是雪狼会真正的老板。板田浩二对我真好呀!不但出钱出力使雪狼会壮大,他还把他心爱的女人送给我做妻子。其实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狼子野心,他利用雪狼会制毒贩毒,将所赚的黑钱用来贿赂其他议员,为他参选首相铺路。”

  吉田十分震惊。

  方岛正雄取出一只电脑U盘交给吉田,说:“这是我收集的板田浩二的犯罪证据。你把这U盘交给他的政敌伏见青先生,只有他才有能力扳倒板田浩二。”

  吉田知道事关重大,他收起了这只U盘。他问:“方岛先生,在太平洋那边有一个小岛,风景美丽、环境怡人,很适合养老。”

  方岛正雄笑了,说:“如果不把板田浩二扳倒,我去到哪里也会被他派人追杀的。我已经想到一个十分安全的去处。”

  吉田有点奇怪地问:“方岛先生想去哪里?”

  方岛正雄说:“警署的临时牢房,你派人保护我,我就安全了。我已经安排人解散雪狼会了,现在我跟你去警署,我做污点证人,指证板田浩二。”

  吉田点点头,扶住方岛正雄走出去。

上一篇:开运     下一篇: 三连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