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救主

作者:沐雨 来源:《三月三·故事王中王》

  (一)

  三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事业有成的冯刚变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面部遭受重创,五官挪位,左臂齐肩被截,暂时换成了不能屈伸的普通义肢,右腿内也植入了七八颗钢钉,勉强能拄拐走路。听闻车祸发生的经过,生意上的合伙人张吉安禁不住扼腕唏嘘:“九死一生,冯刚你真该上炷香,好好谢谢上天。”但事实是,冯刚每天都在抱怨上天无情,在最危险的时候还把一道选择题推到了他面前。而他几乎连想都没想就选择了陆娇,舍弃了卡拉。

  卡拉是条狗,是冯刚从冰天雪地里捡回来的流浪狗。当冯刚碰到它时,它又脏又瘦,正躺在路旁的雪堆里抽搐等死。从小就喜欢小猫小狗的冯刚心生不忍,便把它抱回家放进纸箱,想让它在死前能感受到一点点温暖。当时,陆娇捂着鼻子大叫:“你弄这么个丑八怪回来干什么?脏死了,臭死了!”

  陆娇是冯刚的女友。次日早晨,流浪狗居然奇迹般活转过来,在卧室里撒欢。冯刚惊喜不已,给它洗了澡,并起名叫卡拉。卡拉非常乖巧懂事,也很注意卫生,宁可憋得团团转也不随地大小便。

  那天,恰逢端午,陆娇想去山里踏青游玩,冯刚答应了,开车带上她和卡拉直奔城郊。刚拐上山路,就见一辆重卡迎面撞来。灾难突降,趴在陆娇腿上的卡拉吓坏了,一头扎向冯刚的怀里。可在本能的驱使下,冯刚竟挥动胳膊推开卡拉,舍命护住了陆娇!卡拉毕竟是条狗,不是深爱的女友。在猛烈的撞击下,冯刚昏厥前恍惚瞅见卡拉飞出车窗,重重摔落在卡车的轮下……

  不知过了多久,冯刚悠悠醒转,一睁开眼便看到了双手缠裹得如粽子似的陆娇:“卡拉呢?”

  “卡拉……死了。”陆娇哽咽应道,“你别伤心,今后,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好好陪着你。”

  冯刚只觉得心尖刺痛。没有人知道,临醒之际,他梦到卡拉用它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定定地望着他,仿佛在问为什么不救它?

  警察说,只找到了车,没有找到肇事者。那是辆早就报废的无牌号卡车,几年前被偷,原车主也报过案。本以为被拆解卖了废品,备过案后也便不了了之。但这次事故,警方会追查到底的。

  这一查,便是三年过去。为了活命,冯刚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撤出了公司股金,若想维持后续治疗,只有卖房。

  这天,冯刚瞅着残肢恍惚了一会儿,抓过笔写了几行字,接着拄拐晃向阳台。而就在拽开窗户的那刻,陆娇惊叫着扑来:“刚子,你想干什么?”“松开,别管我!”冯刚吼道。陆娇握着那张纸,紧紧抱住他呜呜大哭:“我不要你的破房子,不要!你想死是吧?那我陪你一起跳。不就是死吗?一闭眼的事,我不怕。来啊,跳啊!”冯刚写下的是把房产转让给陆娇的遗书。他已拖累了陆娇整整三年,不能再无限期地耽误她了。现在陆娇豁出性命抱着他要一起跳,冯刚心头一哆嗦,猛力后仰和她一同摔倒在地。“刚子,相信我,我能赚到钱,也能养活你一辈子。”陆娇的肘部被磕破,渗出了血。愣怔片刻,冯刚突然扬起右手狠掴了自己一下:“对不起,我不会再做傻事了,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陆娇连连点头:“只要你好好活着,别说一件,十件一百件,我都答应。”“从今天起,你是我妹妹,不再是我女朋友。尽快找个好男人,把自己嫁掉。”冯刚说得格外坚决。陆娇稍一犹豫,泪眼汪汪地答应了:“哥,你是我哥,当妹妹的更应该照顾你。将来嫁人,我也会带着你。”

  (二)

  第二天傍晚,陆娇兴冲冲跑回家,说找到了工作,给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做夜班收银员,虽说要熬夜,但店家给的薪酬不低,今晚就上班。冯刚一听,心中不由得一阵苦涩:早在相识之初,他便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凭自己的能力让陆娇过上幸福的生活。眼下,自己如同废人,不仅誓言落空,还成了陆娇的累赘。

  时近午夜,冯刚毫无睡意,于是上网闲逛。逛着逛着,一则题为《流浪狗与流浪汉的战争》的视频映入了眼帘。冯刚心里不由得想起了卡拉:卡拉也是只流浪狗。我救了它,它视我为朋友,亲近我,依赖我。危难来临,我却亲手抛弃了它,害了它……冯刚愧疚不安地想着,点开了视频。只一眼,冯刚便惊愕得喊出了声:“是卡拉,卡拉没死!”视频中,骨瘦如柴的卡拉蜷缩在灌木丛中,紧张兮兮地四处张望。它藏身的地方,距离当年的车祸现场约莫有几十米远。一个瘸腿流浪汉发现了它,抄起根木棍靠近,看样子是想打死它炖了下酒。卡拉预感到杀机临头,“呜”地窜起,狠狠咬住了流浪汉的手腕。流浪汉痛得哇哇大叫,掐住卡拉的脖子恶狠狠扔出了几米远。卡拉真是命大,再次摇摇晃晃地站起,朝流浪汉怒吼着。流浪汉恼羞成怒,挥舞木棍砸去。卡拉没躲开,被击中脖子滚下了路旁的深洼……

  冯刚看得真真切切,卡拉的脑门上有道长疤,前腿也瘸了,以致动作迟缓笨拙。身受重击的卡拉又一次倔强地爬起,强撑着摆出了弓腰欲扑、誓死战斗的架势,眼神里亦看不到半点惧色。倒是流浪汉心虚了,冲卡拉啐了一口,悻悻走远。视频最后,拍客还配了一段旁白:“这只斗败流浪汉的流浪狗,应该是被主人遗弃在那儿的。它坚守的不是地盘,而是对主人的忠诚和期待。它相信终有一天,主人会去找它……”

  “卡拉,你等着,我明天就去找你!”冯刚止不住热泪盈眶,忙不迭地调出好友张吉安的电话号码,想借他的轿车用两天。刚巧这时候张吉安打来电话,口气里满是质问:“哥们,你是不是着急用钱?手头紧跟我吱声啊,让女人去赚那种钱,你就不觉得脸红?”

  此前,张吉安非常够意思,冯刚每次做手术,他都会帮忙,一出手便是几万块。冯刚听得一头雾水,急急反驳道:“你胡说什么?我冯刚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清楚?”“那我明白了。别怪我说话难听,如花似玉背后是如狼似虎,依你目前的状况,你养不住她。哥们,该放手就放手吧。”电话那端,张吉安发完感慨,传过来一组刚在夜店偷拍的照片——陆娇做的不是收银员,而是夜店的陪酒小姐,衣装暴露,性感逼人。一张张翻看,冯刚顿觉心痛如针扎:陆娇这样做,完全是为了给我挣手术费呀。

  “张吉安,闭上你的狗嘴,再敢侮蔑陆娇,可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哥们。对了,赶紧把你的车子开过来。我找到卡拉了,卡拉还活着!”

  挨到天色放亮,被冯刚硬催回来的陆娇开着张吉安的轿车,匆匆赶往城郊。透过车窗,边走边找,一个小时后,冯刚果真看到了三年未见的卡拉。“快停车,是卡拉!”不等车子停稳,冯刚便迫不及待地推开门冲了出去。残腿落地,冯刚站立不稳,扑通摔了一跤。卡拉听到了呼唤,只一愣神便认出了面目已毁的主人,瘸着腿飞跑而来,如同当初车祸发生时一样扑向冯刚的怀里。这次,冯刚没再推开它,而是用单臂紧紧搂住了它。与主人重逢,卡拉的眼底竟也亮闪闪的,泪光盈动。它伸出舌头舔了几下冯刚的残手,忽又用力挣脱,侧歪着身子跑回了灌木丛。冯刚倍觉纳闷,在陆娇的搀扶下也跟了过去。只见卡拉吃力地刨开几块碎石,叼出一个沾满泥土的钱包。

  陆娇伸手想接,卡拉却绕开她,叼给了冯刚。紧接着,卡拉又刨出几样已被风雨侵蚀得辨不出模样的小物件。与此同时,冯刚打开了钱包。一瞧之下,冯刚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是谁的钱包?里面有什么?”陆娇迟疑地问道。“没什么。卡拉,走,回家。”冯刚敷衍说完,揣起钱包抱着卡拉刚走到车前,一辆没有悬挂牌照的黑色轿车风驰电掣般冲来。看那架势,誓要将他们全撞成肉酱不可!

  (三)

  致命危险再度降临,陆娇大惊失色,奋不顾身地推开了冯刚。两车相撞,张吉安的轿车滚下了山洼。眨眼间,与死神擦肩而过,陆娇吓得失声惊叫起来:“覃顺,你浑蛋,你就是个疯子!他都残废了,你为啥还要害他?”“他不死,我们都得坐牢!”冷哼声起,一个打着赤膊、胸口文着狼头图案的男子钻出了车。这个名叫覃顺的男子冯刚并不认识,但刚刚见过一面——在卡拉藏匿了三年多的钱包里,嵌着一张陆娇和他的亲密合影照。从陆娇的叱骂声和照片完全可以断定,这个突然杀出的不速之客还有两重身份:一是当年那场车祸的肇事者,二是陆娇曾经的男友。

  “没错,你猜得非常正确。”覃顺掏出匕首,步步逼近,“娇娇是我女朋友,车祸是我们俩共同谋划的。”“我不是。你卑鄙无耻,丧心病狂!”陆娇抢过话茬破口大骂,道出了一连串令人惊心的实情:她与冯刚相识相爱,原本是骗局,是覃顺琢磨出的生财速成之道,包括那次端午出游也在计划之内。覃顺说,他只抢冯刚的钱,绝不害命。不承想,等待陆娇的竟然是杀局。事发后,覃顺如人间蒸发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杳无音信。

  “冯刚,我不求你的原谅,只求你相信我,从那天起,我就恨死了他。把你害成这样我也有罪,你却救了我,我良心不安,才会留下来照顾你,同时也是为了赎罪。说实话,我想过离开,可你宁可跳楼也不肯卖房,还要把房子留给我。如果我再抛下你不管,我会悔恨一辈子。”听着陆娇的哭诉,冯刚笑了,探出单臂拥住了她。一个肯陪他一起跳楼、能为了他忍辱赚钱的女人,绝对值得信任,值得去爱。如果不相信她,在打开钱包看到照片时,他就会问陆娇是怎么回事。

  “娇娇,别怕,有我在,任何人都别想伤害你。”冯刚安慰道。

  “哼,死到临头了还卿卿我我,惹老子生气。冯经理,下辈子再见!”覃顺狠话甫一脱口,卡拉已霍地蹿起抓向他的脸。但它太瘦弱了,瘦弱得一阵风都能刮倒。覃顺扼住它的脖子,狠狠地掼向地面:“不知死活的丑八怪,还敢来咬我?去死吧!”

  那日,为保护陆娇,冯刚把卡拉推开刚好抛出了车窗,侥幸躲过车轮的碾压。卡拉跃上驾驶室,连番撕咬夺路而逃的覃顺。那只钱包,还有几条衣服碎片和一只鞋子,都是卡拉从覃顺身上撕扯下来的。差点被咬掉鼻子的覃顺恨得牙痒痒,抄起扳手打破了卡拉的头。被丢弃进山洼的卡拉醒来后,事故现场已处理完毕,人去车空。这三年,酷暑寒冬,风吹雨打,伤痕累累的卡拉是如何活下来的,恐怕永远都不会有人能说得清。

  如今,卡拉又老又瘦,哪是覃顺的对手?就在覃顺试图再踏上一只脚,彻底踩断它脖子的那刻,陆娇也疯了般扑上去:“你这个浑蛋,你利用我,欺骗我,还想杀了我,我和你拼了。冯刚,别管我,你快跑啊!”

  冯刚没跑。他是男人,即便是死,也不能撇下心爱的女人和狗。他一咬牙,举起拐杖劈头盖脸地砸向覃顺。面对一男一女一条狗的舍命围攻,覃顺很快落于下风,直被打得瘫成了一团烂泥。

  据覃顺交代,随着冯刚和张吉安合伙经营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张吉安动了独占公司的念头。他暗中盯梢,观察到覃顺和陆娇对冯刚使用了烂俗的美人计,他软硬兼施,和覃顺成了合伙人,雇他制造了那场车祸。昨夜,得知冯刚发现了卡拉,他隐隐感觉不妙。卡拉曾攻击过覃顺,覃顺的钱包亦不翼而飞,怕不是被卡拉叼走了吧?思忖再三,为保万全,他给覃顺下了死命令:跟上他们,如有意外,随时下杀手!当然,凭他和冯刚过硬的哥们关系、慷慨解囊的举动,任谁都不会怀疑他会是幕后策划者。

  陆娇刚报完警,覃顺的手机响了:“顺子,情况如何?”

  是张吉安打来的……

  “哥们,一切顺利,你就静候好消息吧。”挂断电话,冯刚扶起陆娇,陆娇抱起卡拉,跌跌撞撞迎向疾驶而来的警车……

  (发稿编辑/苏 朝 插图/卢仲坚)

上一篇:有你们真好     下一篇: 谁都需要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