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照片

作者:薛瑞环 来源:《三月三·故事王中王》

  意外的照片

  牧鱼发誓要查出那张照片上的女孩是谁。

  那张照片是牧鱼不经意间在自己的网易云相册里发现的。

  照片上的女孩一张樱桃似的小嘴儿微微噘起,一头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秀挺的琼鼻,圆圆的脸蛋,粉腮微微泛红,嫩滑的肌肤如冰似雪,身材绝美。但是这个女孩的眼睛却被她自己的两只手遮住了,一点缝都没有露出来。女孩的上身自然地向左边倾斜,带有一丝娇羞,让人心生爱恋。

  自从他第一次看见那张照片后,心里就好像结下了一个疙瘩。他老是对着那张照片发呆,一发呆就是半个小时。那张照片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他又坚信自己以前从没有见过。他感觉照片上的女孩绝不是风流放荡的女子。

  “但是她的照片为何会出现在我的相册里?”

  牧鱼的这个网易账号是他在大三那年注册的,那时他22岁。至今他已经使用了五年。

  这五年里,他使用网易看新闻、发邮件、玩游戏、看视频、写博客,但是唯独没有用过网易云相册。

  牧鱼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至少有一点他可以确定,这不是一张简单的照片。因为他记得自己的网易账户和密码从没有被盗过,也没有告诉过别人,所以基本上也不可能是别人干的。牧鱼也坚信没有谁会无聊到把一张遮住眼睛的半裸女人的照片上传到他的云相册里。

  牧鱼发现自己不能再想了,满脑子都是那张照片中女孩的样子,他的头变得生疼,整夜无法安睡。

  貌似美玲

  在同事眼中,牧鱼身边从来不缺女人。牧鱼自己也从不避讳。让同事们不解的是,说牧鱼滥情吧,但是他对每一个交往的女孩貌似都很真心,一有时间就给女孩洗衣服,变着花样为女孩做饭,带女孩去各地等等。但是每次到感情正浓时,他就会全身而退,跟女孩分手道歉的时候他的泪都快挤出来了。说他痴情吧,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跟多少女孩有过暧昧,有同事、网友、同学,也有别人的女朋友。同事说起他,又好像他压根没有跟任何女孩谈过一次正经的恋爱,因为他谈的时间最长的一个是一个月,最短的只有三天。

  牧鱼开始认真回忆跟他有过暧昧关系的女孩的模样,打算确认照片中的女孩他到底认不认识。小A、小B、小C……都被他一一排除了。

  忽然,牧鱼想到了美玲。他把美玲的样子跟照片反复对照了好多遍,头发、鼻梁、嘴巴、身材……简直都是一模一样。

  美玲是唯一一个让牧鱼想抓却抓不住的女孩。

  美玲是王久的女朋友。王久是牧鱼的大学死党兼室友。尽管牧鱼最讨厌的就是挖墙脚的男人,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在意美玲,他只要一看到美玲就会很开心、很踏实。美玲给他的感觉跟别的女孩不一样。

  牧鱼喜欢看美玲说话、唱歌、走路,还有她那在风中飘起的长发。每次牧鱼都借着去找王久的理由接近美玲。美玲多次很明确地告诉牧鱼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但是牧鱼总是欲罢不能。

  牧鱼几乎可以确定照片上的女孩就是美玲了。可是谁会把美玲的照片放在他的相册里呢?

  牧鱼已经不能再想了,他又开始头痛了。

  生日聚餐

  牧鱼已经等不及过生日了,他决定提前几天过生日。他要以过生日的名义,把王久和美玲请来一起吃饭。

  王久问:“哥们,你这次过生日怎么就只叫我们俩过来啊?怎么不多叫几个人?”

  牧鱼说:“人多没用,只叫感情最深的朋友来就够了。来的人多,一帮大老爷们只知道喝酒,没意思,还是咱哥俩说说话交交心实在。”牧鱼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真诚,但是他说话的时候偷偷瞄了美玲好几次。

  王久被牧鱼的真诚感动了,拍着牧鱼的肩膀说道:“我就喜欢你的真实,不装。咱兄弟俩从大学到毕业这么多年,感情一直这么好,不容易啊。”

  王久接着说:“好多原本关系不错的哥们都不知道在哪里了,还好还有你和美玲一直陪着我。”说完与美玲亲昵了一下。

  牧鱼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虽然牧鱼说了好几遍少喝酒多吃菜,但是他还是喝得烂醉。王久和美玲倒是都清醒得很。

  王久和美玲一起把牧鱼扶到了住处。

  一路上,牧鱼都在自言自语地说着:“美玲,是不是你啊?照片,美玲,美玲,照片……”

  王久和美玲都听得清清楚楚。美玲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什么话也没说。王久则一直架着牧鱼说:“哥们,你喝多了吧!”

  两人把牧鱼扶到床上的时候,牧鱼的手机响了,是手机备忘录提示的声音。牧鱼近几年感觉自己的记忆力不大好,习惯用手机备忘录提醒自己做一些事情。

  王久忍不住好奇打开手机看了一下,上面显示:

  十点钟,不要忘记问王久照片的事情:第一,你什么时候给美玲拍过比较暴露的照片?第二,美玲的照片有没有被不小心泄露过?

  文字下面是那张照片,赫然在目。

  王久和美玲都惊呆了。

  此时,牧鱼已经在床上打起了呼噜。

  第二天,王久起了个大早去看牧鱼。

  牧鱼揉揉眼睛,打开手机备忘录看了一眼,大喊道:“我脑子真不行了,怎么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王久走到牧鱼床前,打趣道:“哥们,你昨天真够义气,让我少喝酒,你却喝个烂醉!”

  牧鱼挠挠头,嘿嘿笑道:“有吗,不好意思,我都不记得了。”事实上,牧鱼真的不记得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牧鱼拍拍脑袋,突然一把拉住王久的手,严肃地说:“哥们,我们是好兄弟吧?”

  王久说:“当然!”

  牧鱼问:“那我们可以无话不谈吧?”

  王久说:“当然!有什么话快说,是爷们吗?是的话,就不要这么磨磨唧唧!”

  王久装着很认真的样子把牧鱼的问题听了一遍。

  王久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脑子进水了吗?长得像的人太多了,何况照片上的人还看不到眼睛,你怎么就能判定她是美玲呢?”

  牧鱼列举了种种美玲和照片上的人的相似之处。王久已经没有耐心听下去了,吼道:“你他妈的脑子喝傻了吧?我女朋友的照片怎么可能跑到你的相册里去呢?再说,我从没有给我女朋友拍过裸照,她自己也没有拍过!”

  “总之,那照片跟美玲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再问了!”王久说完摔门而去。

  这不是真相

  牧鱼还是觉得王久在隐瞒着什么。他太相信自己的直觉了,就像他坚信照片上的人就是美玲一样。

  牧鱼已经接连好几夜睡不好觉了,头也疼得更厉害了。他给王久打电话,开始王久还会接,后来就直接挂掉了。

  牧鱼不敢直接问美玲,他觉得这会让美玲难堪,他不忍心。

  牧鱼又开始梦见那个女孩了,他不知道她是照片上的女孩还是美玲,或者她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为什么在梦里跟那个女孩那么熟悉呢?好像比对美玲还要熟悉。

  牧鱼给王久发信息说:“哥们,我头疼得快要死了,你快回复我,救救我吧!”

  当天,王久和美玲在房间里讨论了整整一夜,讨论的内容都是关于牧鱼的。

  在一个晴朗的周末,王久和美玲在一个复古的咖啡馆等到了憔悴的牧鱼。

  王久说:“你的问题我已经都告诉了美玲,所以,不用回避她了。之前不回复你,是因为我有我的原因,但是看你这么痛苦,我跟美玲讨论了好久,我们认为可能跟你说出真相才是对你最好的。不过,你要记住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不要后悔,也希望你再也不要纠结于这件事情。毕竟,事情都过去很久了,我们都需要向前看,不是吗?”

  牧鱼听得一脸迷茫,但是他使劲地点点头,催促道:“你快说啊!我怕什么!”

  美玲拿出手机,翻出了好多照片,第一张是两个长发美女背靠着背坐在草地上。这两个女孩竟然是双胞胎!她们俩跟美玲长得一模一样!

  美玲说:“左边的是我,右边的是我姐姐,她叫美瑜。她比我早十分钟来到这个世界。”

  后来美玲又翻出了好多张一男一女的合照,那个男的分明是牧鱼大学时候的样子,他那时候穿着还比较老土,但是鼻梁上没有眼镜。女孩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爱意。

  牧鱼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感觉脑袋像被火烧一般地疼,好像全身的血液都一下子涌到了额头上。他脑海中有无数个画面交织着,他看不清人物的脸,但是能听到声音。

  他一下子晕倒在座位上。

  选择性失忆

  医院楼道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王久和美玲紧紧依偎着,他们不知道牧鱼这次的病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牧鱼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但是令王久和美玲诧异的是,牧鱼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

  牧鱼说:“谢谢你们,医生把什么都告诉我了。我知道我有选择性失忆症已经三年了,我想起了美人鱼(牧鱼给美瑜起的昵称)。我真是太没有良心了,我竟然把她遗忘了三年。”

  王久吃惊地望着牧鱼说:“哥们,你什么都想起来了吗?你知道美瑜现在在哪里吗?”

  牧鱼若有所思地说:“回忆那么多,恐怕全想起来得需要很长时间吧。我会用我的一生来铭记我最爱的美人鱼的!她在天国里看着我呢,我不能让她伤心。”

  王久和美玲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知道牧鱼现在终于可以接受事实了。

  牧鱼和美瑜是大学同级校友,他们从大三便开始谈恋爱,在他们毕业后的第二年,他们准备结婚了,可是美瑜突然感觉四肢疼痛难忍,被检查出是肌肉萎缩的疾病。牧鱼带着她跑了好多家大医院,医生都表示无能为力,只能任由一个如花的女子慢慢地瘫痪。牧鱼给父母跪下了,他说他不能没有美瑜,不然他的生活就没有了意义。牧鱼的父母也给牧鱼跪下,说娶这么一个累赘回家,他的后半生就毁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牧鱼的父亲,那位五十多岁的农民,带着家中仅有的三万块钱积蓄一路打听找到了美瑜的父母——也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农民。牧鱼的父亲老泪纵横,哀求美瑜的父母让美瑜放过他儿子。

  牧鱼的父亲在返回家的路途中,由于下雨路滑,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货车撞飞了。

  当牧鱼听说这一切的时候,他将头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父亲刚入土几天,王久和美玲给牧鱼带来美瑜自杀的消息,还有美瑜临终前写给牧鱼的一封信。

  牧鱼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有人说牧鱼疯了,也有人说他伤心过度自闭起来了。

  再出来的时候,他就忘记了有关美瑜的一切。

  这才是真相

  美玲和王久帮着牧鱼的母亲清理了家里一切有关美瑜的东西,还把牧鱼网络空间里所有和美瑜有关的照片、文字、视频给一一删除了。

  其实,美玲和王久是这三年里最痛苦的人,因为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一对幸福的情侣被命运拆散。

  王久和美玲背靠背坐在草坪上。

  美玲说:“我姐现在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我爸妈为了照顾她头发都白完了。可是我好怕有一天她突然不在了……”

  王久说:“你姐是个好女孩,命运不公啊,让她得这种病。不过牧鱼都以为她死了,她真不该再让你给她拍那张照片,还偷偷地把它上传到牧鱼的网易云相册里。”

  美玲叹道:“因为我姐怕牧鱼忘了她,所以想在自己身体没有瘫痪前拍张照片,好让牧鱼能记住她最美的样子,但是我姐又不敢那么明显地把照片给他,就想到把照片传到网易云相册了,没想到三年后他终于看到了。”

  王久也叹息一声,说:“也许都是命中注定吧!”

  牧鱼的头痛渐渐好了起来,他渐渐地回忆起了很多事情。

  一个温暖的午后,他突然回忆起自己三年前读信的画面,他竟然把那封信的内容一字一句地写了下来:

  你快点忘了我,无论要经历多少艰辛。

  求你忘了我,快点重新开始。

  回忆着我们之间的悲剧,像是某部电影的场景。

  你要选择性失忆,把我忘得很干净。

  忘了我给你的信,忘了谁先说爱你。

  你要选择性失忆,抛弃凌乱的回忆。

  不要再打开日记,不要想起我们的分离。

  把我忘得很彻底,忘了你给我的名。

  爱你的美人鱼

  (发稿编辑/黄素萍 插图/卢仲坚)

上一篇:真爱大比拼     下一篇: 女儿在城里住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