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大比拼

作者:庞学冬 来源:《三月三·故事王中王》

  老郑丧偶多年,一直没有再婚。这天,老郑参加老同学聚会,见到了四十多年前的初恋女友翠萍。翠萍皮肤白皙,衣着素雅,虽年近六十,却风韵犹存。

  上高中时,老郑和一个叫丁大力的同学同时爱上了翠萍。最后老郑赢得了翠萍的芳心。不久,他们的恋情被翠萍的父母知道了。

  翠萍的父母是知识分子,因嫌老郑家庭条件不好,翠萍一毕业,就被父母带去了远方,断了他们的联系,多年来音讯全无。

  虽然多年未见,可老郑一见到翠萍,心里还是控制不住地小鹿乱撞。

  聊天中,翠萍说在她父母的包办下她嫁给了一个商人。他们的感情并不好,商人几年前因病去世了。今年翠萍和女儿回到了故乡,在城里的新世纪小区居住。

  听到这话,老郑不由得愣住了,他的儿子郑涛也住在新世纪小区。郑涛这两年没少劝老郑去城里生活,可老郑说自己在乡下住习惯了,死活不肯去。

  聚会结束时,大家互留了联系方式。老郑回到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不停地闪现翠萍的身影。最后他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无论前面有多大的困难,也要和翠萍再续前缘!

  于是,第二天老郑就打电话给翠萍,吐露了心声。翠萍听后有些吃惊,说要考虑考虑。

  “翠萍,你还不了解我吗?考虑啥呀?”老郑着急地说。

  “我虽然了解你,可我毕竟有个女儿,再婚这样的大事儿,我得跟她商量商量。”

  听了这话,老郑觉得也是,中老年人再婚,不像年轻人那样无所顾忌,得方方面面考虑周全。挂了电话,老郑又打了儿子郑涛的电话,把自己和翠萍的事儿说了,郑涛听后非常支持老爸再婚。

  几天过去了,翠萍一直没有给答复。老郑坐不住了,正考虑要不要打电话催问一下,郑涛打来了电话:“爸,您赶快来我这里看看吧,再不来,翠萍阿姨可就不是您的了!”

  老郑一惊,急忙问啥事。郑涛说:“你前两天不是问我有没有见到翠萍阿姨吗?我这两天见到她了。难怪她这些天迟迟不给你答复,原来她跟你的情敌丁大力正打得火热呢!”

  老郑一听急了,忙追问翠萍和丁大力的详细情况。

  郑涛说,丁大力就住在隔壁小区,最近成天跑到新世纪小区来找翠萍聊天、跳广场舞,两人看上去很亲密的样子。

  年轻的时候,老郑听丁大力说过,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娶到翠萍,如今又是跳舞,又是聊天的,摆明了要跟老郑抢翠萍!老郑不能坐以待毙,就在他不知该如何出招时,郑涛说:“现在可不是距离产生美的年月,依我看,您得搬到我这里住,这样就方便接触翠萍阿姨了。”

  老郑觉得儿子的话有道理,于是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儿子家。

  情况正如郑涛所说。老郑住到郑涛家第二天上午就趴到窗口往外看,不久,跳广场舞的男男女女都聚集在了一起,翠萍也在其中。就在快要开跳时,丁大力一路小跑地跑到了翠萍身边,从怀里拿出一个暖手宝放到了翠萍的手里。那殷勤的样子,老郑看一眼就不舒服。

  郑涛说:“爸,我说的没错吧,就凭大力叔这样讨好,不用多久,翠萍阿姨就得乖乖就范。”

  丁大力婚后和妻子不合,两人整天吵架,前些年离婚了。如今他得知翠萍的情况,能不死命追求吗?郑涛出主意说:“爸,您也给翠萍阿姨送个暖手宝,然后陪她跳舞。”

  “送暖手宝倒没啥,跳舞?打死我也不跳,屁股扭来扭去,多难看哪!”老郑皱着眉头说。

  “爸,您的观念太老了,跳广场舞是潮流,是锻炼,难看什么!你整天睡大觉倒是优雅,可由于缺乏锻炼,身材胖得像水桶,而且还血脂偏高……”

  老郑本想对翠萍和丁大力的事眼不见心不烦,可最后还是按捺不住。他冲出屋子,在楼下等翠萍。

  翠萍和丁大力跳完舞,向这边走来。见到老郑在这里,刚才还满面春风的丁大力跟老郑简单地说了两句就离开了。

  在一次同学会上,老郑和丁大力握手言和,成了好友。这些年见了面都会热聊一番,今天丁大力态度如此冷淡,明显是做贼心虚。

  丁大力走后,老郑问翠萍:“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你女儿不同意吗?”

  “我女儿倒是没意见……”翠萍犹豫了一下说,“我之所以这些天没给你答复是因为大力。”

  “果然是他!”

  “大力自从见到我,也提出了要和我在一起的想法……唉,你呢,也想和我再续前缘。咱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后半辈子最重要的是有个好身体,我听说你俩都有些老年病,总不能一结婚就让我照顾你们其中的一个吧?既然你们都想和我在一起,那么我想到一个主意,你们谁能锻炼好体魄,减掉赘肉,我就嫁给谁……”

  就在这时,丁大力从一栋房子后走了出来:“翠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这样说开了更好。古人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既然我和老郑都爱慕你,从今天起,我就和他按照你的要求来一个真爱大比拼。当年我败在老郑手下,这次我绝不会重蹈覆辙!”

  “比就比,看你壮得像头牛,没想到也有老年病。我老郑年轻时胜了你,老了也不会输!”老郑说完,也攥起拳头,摆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从这天起,老郑的倔劲儿被激发了出来。

  回到家,老郑把他和丁大力比赛的事儿说了,并问郑涛有什么方法可以练好体魄、减掉赘肉。

  郑涛听后,说:“爸,您跟大力叔比这赛干吗呀,虽然你们块头差不多,可他从年轻时意志力就胜过你,你哪能赢得过他呀!我偷偷去翠萍阿姨那里一趟,给她送点礼物,然后让她打消想法,念在你们曾经相爱的分上嫁给你!”

  “胡闹!”老郑瞪着眼睛说,“男子汉说话算话,哪能半途放弃约定?快说吧,有啥健身的好方法?”

  郑涛说:“以您现在的年纪,运动强度不能太大,前不久我在小区外的健身房办了张健身卡,你拿去用吧。”

  老郑随郑涛来到健身房,上跑步机跑了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了。歇了一会儿,又被郑涛推到了健身甩脂机上,时间不久,老郑就吵着受不了了。

  “爸,您这才练了多大一会儿啊,就喊累了?”郑涛笑着说。

  “真是岁月不饶人啊,没想到锻炼身体这么累,唉,还是躺在床上惬意啊。”老郑叹了口气说。

  “爸,我早跟您说了,您哪经得起这累啊!走,咱不练了,翠萍阿姨咱也不要了。”

  “那可不行,就是再累爸也不能输!”老郑说完,向杠铃跑去。

  半个月后的一天,郑涛喊老郑出门跑步,老郑咧着嘴说:“这些天一直锻炼,现在肌肉酸痛难忍,今天我可不跑了。”

  “那好,您歇着吧。”郑涛说完就走了。

  这些天虽然做了一些运动,但是并没有达到肌肉酸痛难忍的程度,老郑之所以这样说,还是“懒筋”作祟。老郑这几年每天没事就睡懒觉、看电视,这半个月是因为和丁大力较劲才锻炼。时间一久,那口气越来越轻,他今天要偷个懒,赢丁大力也不在一朝一夕啊。

  老郑想到这里,正要眯一觉,楼下忽然传来说话声。老郑从窗口探头一看,丁大力正和翠萍说话:“翠萍,你看看我的身材是不是好多了?为了你,我再辛苦也值得!”

  看着翠萍对丁大力投去赞赏的目光,老郑坐不住了,他穿好衣服,拔腿跑下楼运动去了。

  坚持锻炼了两个月后,老郑的体重下去了不少,筋骨也有劲了。有了成绩就看到了希望,老郑爱上了运动,锻炼也不需要督促了,每天一早就起来跑步。

  这天,老郑去护城河边跑步,经过丁大力家的小区时,他看到了丁大力在追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竟是丁大力的前妻牛丽。牛丽显然是被什么事情激怒,头也不回,丁大力追上后说:“丽丽,你误会我了,我和老郑比赛的事,纯粹是误会。”

  老郑一听这还关系到自己呢,急忙躲到一边。只见丁大力打了两个电话,不久翠萍和郑涛都赶了过来。郑涛来了就对牛丽说:“阿姨,都怪我出的馊主意,大力叔真的没有背叛您!”

  “郑涛出的馊主意,大力没有背叛牛丽,而且还跟我有关,这是咋回事啊?”老郑听得一头雾水。只听郑涛继续说:“自从我妈去世后,我爸一直单身,他独自在家也很孤独,没人陪伴的他整天吃了饭就躺在床上睡大觉,睡起来就看电视。由于缺乏锻炼,身材发了福,还得了骨质疏松、血脂偏高、腰腿酸痛这些病。医生说,长此以往病情会更加严重。我劝他锻炼身体,可他这倔脾气死活就不听,说什么伸胳膊蹬腿的难看。我就想为我爸找个伴,至少有个说话的,不能老是宅在家里,可他不答应,最后他说这辈子只对我妈和翠萍阿姨动过心……”

  “也许是天意,前不久我爸参加老同学聚会,见到了多年未见的翠萍阿姨,并得知她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我爸说想和翠萍阿姨再续前缘。于是我去找了翠萍阿姨,得知阿姨的女儿也希望母亲有个伴,也很支持他们再婚。翠萍阿姨听说了我爸的情况,说她很了解我爸,就是他们走到了一起,我爸也不会锻炼,并说我爸这辈子最怕激将法,于是找到了喜欢锻炼的大力叔,并以‘真爱大比拼’的形式激励我爸运动。所以说,大力叔追求翠萍阿姨的事纯属误会。”

  “啊,原来是这样啊!”牛丽惊讶之时,老郑也发出了一声惊呼。这声惊呼暴露了老郑。

  “爸,您都听到了?”郑涛见老郑躲在一旁,吃惊地问。

  “都听到了,你小子真混,为了我居然搞出这么多名堂!”老郑故作生气地走过来,见郑涛面色紧张,老郑说:“放心吧儿子,爸没生你的气,通过这段时间的锻炼,我感受到了锻炼的好处,现在全身的毛病一扫而光,跑步几公里小菜一碟。”说完,老郑瞅着丁大力和牛丽笑呵呵地问:“只不过我不明白,大力你和牛丽都离婚了,牛丽干吗还吃你的醋啊?”

  “唉,我以前又酗酒又吸烟,牛丽劝我戒掉,可我就是不听,还经常和她吵架,最后还离婚了。由于以前的这些恶习,我把好好的身体都搞垮了,经过锻炼才好起来,我也感受到了锻炼的好处,所以在郑涛和翠萍让我帮着演戏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别忘了,咱们是老同学啊。”丁大力看着牛丽说,“我这几年深刻明白牛丽当初不让我吸烟喝酒是对我好啊,如果我再不把她追回来,我怕要后悔一辈子了。这不就快追成功了,咱们比赛的绯闻吹到了她的耳朵里。老郑,你可不能辜负我们的苦心啊!”

  “我今后一定痛改前非,改掉恶习,请大家放心!”

  从这天起,小区里每天都会出现两对锻炼身体的老人,一对是丁大力和牛丽,另一对就是老郑和翠萍。

  (发稿编辑/周婷婷 插图/卢仲坚)

上一篇:阿牛相亲     下一篇: 一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