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久见人心

作者:彭霖山 来源:《三月三·故事王中王》

  华厦电子有限公司近日突然宣布破产倒闭了。面对这巨大的打击,董事长李守仁连气带病住进了医院。3天后,有消息传出,李守仁查出恶病需要20万元手术费。可这位昔日腰缠万贯的大老板如今已经一文不名,一夜之间从富翁变成了穷汉。在这危难之际,谁会挺身而出援手相助呢?

  熟悉李守仁的人无不摇头慨叹,这种人活该遭受此报应。想当初,他和结发妻子秋妹子从乡下进城打工时两手空空,多亏了秋妹子的鼎力相助,才拼出了一份家业。慢慢积累财富,十年后成了百万富翁,与几位股东合作办起了华厦电子有限公司。然而,就在李守仁的事业如日中天时,秋妹子意外地发现丈夫有了外遇,竟与公司办公室的女秘书小燕勾搭成奸,从此出入成双,形影不离。这种不正当的关系公司上下的人都知道了。而当秋妹子察觉时,已经晚了。小燕宣称已经怀上了李守仁的亲骨肉,现在面临的选择是要么将事情公之于众,让李守仁身败名裂;要么让秋妹子退出作妻子的地位,让她取而代之。面对这咄咄逼人的威胁,李守仁躲避了,秋妹子只好默默地承受了这份苦难,含泪离开丈夫回乡去了,而李守仁用50万元的赔偿款换回了一纸离婚证书。谁知与小燕成婚以后,才发现这位小蜜并未怀孕,只不过是她为达到自己占有这位董事长而实施的手段。李守仁于是开始产生了反感,与她在一起时,心里经常像吞下苍蝇般的难受。

  而今,李守仁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医院的病榻上,身边没有什么人来照料,也没有人来陪他说话。他感到烦躁极了,不停地摇头叹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还真应了一句古话: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特别让他感到气愤和痛苦的是,当他住进医院的病房后,那位平日和他形影不离、亲亲热热、耳鬓厮磨的新婚妻子小燕也突然消失了,再也不见露面了。这天晚上,李守仁彻夜失眠了,这位陈世美式的负心汉子终于尝到了富贵易妻的痛苦报应。

  次日早晨起床后,李守仁一照镜子,发现自己一夜之间竟衰老了许多,形容憔悴,双鬓染霜,眼睛浮肿,胡子拉碴。他便打心底里痛苦地呼出了一声:“我还能寻回失去的一切么?”

  呼声未毕,门外人影一闪,进来了一位农家打扮的中年妇女。李守仁凝神一瞧,不由大吃一惊,脱口喊了起来:“秋妹子,是你?”

  秋妹子平静地点了点头:“听说你病了,特意前来看望,好歹也曾经夫妻一场!”

  李守仁鼻子一酸,颤声道:“秋妹子,我对不住你,我自作自受!”

  秋妹子感伤地叹了口气:“是啊,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马临悬崖勒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失去的一切就让它失去吧!你应当振作精神,首先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身体才是最好的本钱。有了强壮的身体,才能东山再起!”

  李守仁不由感动万分,精神为之一振,正要回应,冷不防从外面又闯进一男一女两个人来。女的正是小燕,男的自我介绍是位律师,应小燕之邀前来办理离婚手续的。

  小燕一瞧秋妹子此刻出现在病房里,不由又惊又喜,竟然拍掌咯咯笑了:“还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这边还没分道扬镳,你们老夫老妻就破镜重圆了。未免太心急了吧,这不符合法律手续啊!哈哈……”

  秋妹子鄙夷地笑了,反唇相讥:“小燕小姐,你终于原形毕现,露出庐山真面目了!”

  小燕冷冷一笑:“什么原形毕现不原形毕现,反正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个不想攀高枝?自古道:柴米夫妻,寻钱伙计。”

  秋妹子柳眉一扬,厉声叱道:“放屁!不知廉耻的女人,我要和你相比不就脏了我自己!”

  小燕便又讥笑了:“好思想,好风格!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你的老公现在不仅破产了,而且身患绝症,你现在还愿意背上这个包袱么?”

  秋妹子以斩钉截铁的坚决口气回应:“就是泰山压下来,我也要替他撑起来!”说罢,扭过头去安慰气得脸色铁青的李守仁:“守仁,放心,我这就替你治病!”

  李守仁感动地嗫嚅道:“你哪来这么多钱?”

  秋妹子解释道:“我们离婚时你给我的50万元一直存着,分文未动。”

  小燕顿时尖叫起来:“天杀的,这么多钱给了她,为什么一直瞒着我?”

  李守仁便吼了起来:“凭什么要告诉你?要是什么都听你的,让你摆布我,我岂不早就完蛋了!”

  小燕恨恨连声:“便宜这黄脸婆了!”转身从自己的小包里翻出那份离婚协议书交到李守仁手上:“签字吧!”

  李守仁毫不犹豫地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小燕和律师正要离去,李守仁却又猛喝一声:“请律师留步!”

  律师惊讶地望着李守仁:“后悔了?”

  “不!”李守仁义正言辞地回应道:“请你给我和前妻办理一份复婚协议!秋妹子,你同意吗?”

  秋妹子眼含热泪,连连点头。

  律师不胜惊讶,瞠目结舌。

  小燕疑云满脸,喃喃自语:“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女人疯了,疯了!”

  等律师写好复婚协议,双方签好字以后,李守仁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展开双臂紧紧地将秋妹子揽进自己的怀里,热泪磅礴而出,话语声声感人:“秋妹子,过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今天我才彻底擦亮了双眼!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

  小燕又冷笑起来:“迟了,迟了,在你生命行将结束之前,这些都是假话、空话!”

  李守仁闻言蓦地仰面哈哈大笑起来。

  小燕猛地醒悟过来,以一种怪异的目光狠狠盯住李守仁:“你没有病?一切都是自己放出的空气?”

  李守仁嘿嘿笑了:“算你聪明,都给猜着了。我的公司宣布破产,是因为人心不齐,必须拆散重新组合;我诈称病重住院,是为了给你一个考验机会。谁知还真起了试金石的作用。这会儿总算泾渭分明,激浊扬清了!”

  小燕听得目瞪口呆……

  (责编/吴玉富 插图/卢仲坚)

上一篇:离婚庆典     下一篇: 一条温暖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