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出来的知县

作者:李永生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上》

  光绪三年春闱大比,涞阳举人汪卿士带着书童汪小和全国众多举子一样来到了京城赶考。

  汪举人他们住进一家叫“福日升”的客栈。好多举人和汪举人一样,也陆陆续续住进了这家客栈。

  这家客栈足有三十几间客房,回字形结构。中间一个大院子,举子们进进出出,脸碰脸,慢慢就熟悉了。

  汪举人的书童汪小只有12岁,宽脑门黑眼仁,肉嘟嘟的圆脸蛋儿,乖巧中透着一股憨气,人见人爱。汪举人常夸赞说,我这童儿,要哪儿有哪儿,若不是那点儿小毛病,千金不换。

  啥毛病?—尿床。几乎天天晚上,汪小都在褥子上画画。

  褥子尿湿,自然就要晾晒。所以每天太阳一出来,“福日升”大院的晾衣竿上便搭起汪小的尿褥子。

  大伙儿就取笑他。也许汪小被取笑习惯了,一点儿也不觉得不好意思。有个河南举子鲍乾爱逗他,指着尿迹说,汪小啊,这次尿得好,像一只大鹅。汪小就露出一对小虎牙朝他一笑,做个鬼脸说,那一会儿我把大鹅挖下来,给老爷烤着吃。皆笑。

  会试结束。在等待放榜的几天,举人们心情放松,加之就要离别,就常聚在一起饮酒。

  这晚,汪举人和几个举子喝得酩酊大醉,被汪小驾着才勉强爬到床上。

  第二天,汪小又晒尿褥子。鲍举人又来跟他玩笑,他指着说,这次画的啥?眯缝着眼睛研究半天,说,不像鸡鸭不像猫狗。忽然他说,这边尖这边圆,这边似是月儿弯,你小子,怎么尿成了俺们县的版图模样?

  不久,发榜,汪举人高中,鲍举人落榜。

  汪举人在家候补三年,被委了个知县,有谁会想到,竟是鲍举人家乡那个县。

  春风得意的汪知县马上赴任。途中,汪小仗着胆子对老爷说,老爷,还是你能,你就尿了那么一次床,竟尿出一个县的版图,老爷,要我说,您治理这个县一定是手拿把攥,它只不过是您一泡尿啊!

  半月后,他们赶到任上。很快鲍举人便来拜访,汪知县见到故交自然高兴,以后俩人频繁来往。

  一年后的中秋节,汪知县邀鲍举人等几个乡绅一起饮酒赏月。

  那晚,大家都多喝了几杯,鲍举人又和汪小开起了玩笑:汪小啊,黑夜还画画不?他大着舌头对几个乡绅说,众位有所不知啊,这汪小可不得了,人家一泡尿竟尿成了咱们县的版图模样。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一拍脑门,似是悟出什么,说,哎呀,偏偏汪大人这么巧来这里当父母官,这岂不是说汪大人的知县是你给尿出来的?其他乡绅都丈二和尚,见大家没完全明白,鲍举人就给他们说个仔细。汪小听到这儿,以为鲍举人在夸他能耐,也没多想,就说,不是不是,我哪有那本事,那是我们老爷尿的。

  众人大眼瞪小眼,汪知县臊红了脸,汪小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一捂嘴,吓得躲到了旮旯。

  第二天一大早儿,鲍乾便来谢罪。鲍举人一揖到底,哭丧着脸说了一大堆好话,就差点儿伸手扇自己嘴巴子了,汪知县连说:“无妨无妨,不就一个玩笑嘛!”

  可是,县大老爷一泡尿尿出个知县—这玩笑却传了个沸沸扬扬。

  汪知县感到有些不对劲,这虽是笑话,但却显出了一种大不敬。

  汪知县忐忑。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很快又传出一个消息,说汪知县又尿床了,这次人家尿出了一个河南省版图。

  没多久,河南巡抚前来视察。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巡抚竟也听到了这个传言,巡抚望着汪卿士,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无风不起浪,一准是你平常跋扈,才惹得人们恨你,给你编笑话。接着话锋一转,说你不会取代老夫吧。汪知县吓得直哆嗦。

  巡抚走后,汪知县仍在双腿打战,接下来便总是琢磨巡抚说的话,就觉得巡抚是话中有话,越琢磨越害怕,不久,汪知县就病了,家人忙请郎中调治,过了半月,好歹缓过来……但新的传闻又悠悠而来—知县大老爷又尿出了一个大清国版图。

  这时的汪知县才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进了一个大阴谋。

  (彭建辉 图)

  选自《新智慧》2015.3

上一篇:沉默是金     下一篇: 双重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