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钗

作者:张晓林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上》

  万历年间,圉镇闹瘟疫,十户人家有九家都空了门户。满目野草凄凄、残垣断壁,好不荒凉!一些阴气重的地方,譬如坑塘等低洼之处,大白天都会听到鬼的厉哭。到了夜里,这些地方更是鬼影隐隐、鬼气飕飕。一时间,圉镇上空的太阳都暗淡了光影。

  圉镇济宁寺方丈巨然,是一个得道的高僧,睹此惨状,佛心不忍,便长跪大殿佛像前,念过佛号,道:“老纳要造一口巨钟,用钟声驱散瘟疫,还众生一个朗朗乾坤。”

  高僧要出门募化,临行前,他把僧值叫来,叮嘱再三,说,若有人得知消息前来布施,一定要把布施所得都用于造钟,不得他用!

  僧值唯唯答应。

  某村有寡妇鹿娘,长着一对秀气的长辫,一双辣椒般的金莲。她的丈夫,一个手很巧的小木匠,也在这次瘟疫中丧了生。小木匠在时,这小两口儿的感情很好。小木匠送过鹿娘一枚木制的钗,为制这枚钗,小木匠花了近两个月的工夫。木钗很精致,上面雕有一对鸳鸯,这对鸳鸯就如活的一般,这是小木匠送给鹿娘的新婚信物。

  这枚木钗,鹿娘却舍不得戴,她把它藏在了胸前。

  鹿娘有了一个孩子,才刚满周岁,还没离怀。长着一头乱茸茸的黄头发,小脸蛋胖嘟嘟的,这是个谁见了都会喜欢的小家伙。可是,这孩子也染上了重病,浑身烧得火炭一般,小鼻子一张一翕扇动得厉害,他的小嘴巴,不住地大张着,似在哭叫,可是已没有了一丝的声响。

  鹿娘的心都碎了!她恨不得把孩子的病抽离到自己身上来。

  她抱着孩子,要到济宁寺去,祈求神灵来保佑她的这根独苗苗。这是她的最后一线希望了。

  鹿娘住的这个村子,离济宁寺有四十多里路,她抱着孩子,一步三磕头,走得很艰难。一对秀气的发辫,早已扑散开来,像一块肮脏的黑抹布了;一双金莲,磨烂了,血都浸到绣鞋外面来了。

  来到济宁寺,她见很多人都在捐助铸钟。鹿娘也要捐,她去身上摸,可摸遍全身,一枚铜钱都没有,只摸到了那枚木钗。她浑身颤了一下,手便缓了缓。她又看见了怀里的孩子—“扑”,钗掉进了募捐匣里。

  晚上,僧值清点捐助银两,见有一枚木钗,他想都没想,就把这枚木钗拣出来,随手一扔就扔掉了—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不久,巨然方丈回寺。

  把募化布施得来的银两都拿出来,造钟。钟很快造出来了,可是—钟腰上却有着一个小洞,形状看上去很像女人用的饰物:钗。

  这真是一桩奇怪的事情。

  用棍子敲击那钟。“啵—扑!”跟丢了魂似的,这样的钟声,怎驱得了瘟神?

  巨然方丈说:“打碎,再铸!”一连三次,都是这样,巨然的脸色就有些暗,“这里面一定有缘故!”

  僧值早吓得呆了,头垂得很低,他也在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巨然方丈手捻佛珠,两眼箭一般射向僧值。

  僧值突然醒悟,小声说:“一位女施主舍了一枚木钗,我把它扔掉了。”

  巨然方丈一颤,打一声佛号,连道:“罪过,罪过,你扔掉了一颗心!”

  僧值头上冒出了汗,这天下午,僧值就开始在大殿内寻找那枚木钗。每个角落都摸遍了,连砖缝都一个个抠了又抠……十根手指磨得血淋淋的,染遍了大殿每一处可疑的地方……

  那枚木钗呢?没找到。

  天黑下来时,僧值还在寻找,他一定要找到那枚木钗不可!他急得都快疯了。

  僧值整整找了一个通宵,黎明时,他才在那尊佛像的脚下睡去。朦胧中,他看到了那枚木制的钗,那枚钗在黑暗中发着亮光……

  第二天,巨然方丈来到大殿,殿外立着那口钟。他走近钟,惊讶地发现,那个钗状的洞已经补上了。他用棍子敲一下那口钟,咚—嗡嗡—嗡—嘹亮雄壮,浑厚非凡。那钟声在圉镇的上空一纹纹荡漾开去,霎时,圉镇阴霾的天空一下子灿烂无比了。

  五年后一个妇女来殿磕头,等她磕过头走出大殿后,她身后“扑”的一声,有一枚破旧了的木钗从佛像头顶滚落到地上—可惜,她没有听见—她只看到了那口巨钟。她愣了一下,走了出去。

  她走向停在寺外的一辆马车,马车上坐着一个男人和一个五六岁的孩子。

  (赵雷 图)

  选自《小说月刊》2015.5

上一篇:天命可违     下一篇: 七斤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