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可违

作者:一冰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上》

  谎称旺妻相

  清乾隆年间,远城有个异人,叫孙知行。此人有一段特殊、传奇的经历:他生下来双目皆盲,以抽签算命为生。三十岁那年,远城来了一个走方道士,两人一见如故,道士教了他一套心法,说也许能治好他的眼睛,于是孙知行便经常习练。不承想三年后,他的眼睛不仅能看见光明,还能看到人的前世、今生和未来!因为这个奇术,人们都称他“天眼大仙”。

  这天中午,孙知行刚吃过饭,忽然仆人来报,说锦绣商行苏老板的女儿苏婉莹求见。这苏婉莹,孙知行是知道的,他跟她父亲苏玉和熟识。苏玉和算是远城数一数二的富商,开了十几家门店,可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唯一不足的是,他没有儿子,只有苏婉莹一个女儿。

  为了要个儿子,苏玉和没少找过孙知行,孙知行也试过很多办法,可天命难违,都无济于事。后来苏玉和退而求其次,让孙知行帮他找一个合适的上门女婿。为苏家找上门女婿,这哪是一件易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结果,只怕苏婉莹就是为此事而来。

  孙知行来到客厅,见了苏婉莹,果然,两人寒暄之后,苏婉莹讲明来意,虽然孙知行猜中了,却仍被吓了一跳—

  苏婉莹告诉孙知行,其实她已经有了个心上人,就是隔壁邻居刘铁匠的儿子刘成,他们两人可说是青梅竹马,刘成也愿意入赘,可是苏婉莹的父母看不上刘成。所以,苏婉莹请求孙知行说服父母,就说他用“天眼”看过,刘成有旺妻之相,两人成亲,家业必定兴旺。

  “当然,我也不会亏待先生的。”苏婉莹说着,拿起旁边一个包裹,轻轻打开,里面全是珠宝首饰,价值不下千金,苏婉莹指着包裹说,“这些东西,都送给先生了。”

  看到包裹,孙知行忍不住怦然心动,他答应了下来:“我尽力而为吧,成不成,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天眼”看新郎

  孙知行知道自己不能主动先找苏家,于是便坐在家里,专等苏玉和来找他。果然,不几日,苏玉和差人来请,说是有媒婆说亲,让孙知行帮助看一下八字。孙知行到了苏家,看了男家的八字,当然否决了,然后找机会提到了刘家和刘成。苏玉和已经有些焦头烂额,见孙知行说得有理,就同意了苏婉莹和刘成的亲事。

  苏婉莹和刘成新婚大喜之日,孙知行当然是座上贵宾,他还是第一次见刘成,不料他用“天眼”只看了一眼,心底顿时冒出一股寒气:只见刘成虽然也身材魁梧、五官端正,但眼睛里却不时露出阴鸷的光芒,显然是个心肠狠毒之人。况且他和苏家相克:一年后,苏父会被克死;两年后,苏母也会被克死;而五年后的七月初三,刘成将亲手杀死苏婉莹,最终下狱伏法……

  孙知行自责不已,如果不是自己帮助说情,那苏玉和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女儿许配给刘成的。现在生米已成熟饭,已经回天无力,无奈之下,他决定找到苏婉莹,向她说明一切。

  过了不久,有一天,孙知行找到苏婉莹,将“天眼”看到的结果和盘托出,可现在苏婉莹新婚燕尔,正与刘成如胶似漆,哪里会相信?

  孙知行长叹一声,自己这半世英名,只怕要毁在这件事上。他考虑再三,决定离开远城,去外面走走,寻访异人,寻找破解的良策。如果找不到破解的办法,就永远不再回远城,因为他实在无颜面对苏家。于是,孙知行以“外出云游”为名,打点行装,离开了远城。

  孙知行想去找为自己治眼睛的那个道士,他修为很深,应该会有办法。多方打听,终于在第五年,打听到那道士在终南山,于是孙知行一路寻访……

  一路多波折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一天,孙知行终于到了终南山,找到了道士。道士听罢缘由,微微一笑:“知行,此事你要释然,因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即便没有你的参与、说合,苏婉莹也会跟刘成在一起的。”

  孙知行摇摇头,说:“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可苏家待我不薄,此事也的确因我一时的疏忽所致,故向大师求教一个破解之法,不然我一生都要活在愧疚之中。”

  道士沉吟半晌,说:“破解之法只有一个,就是在苏婉莹出事之前,把她掳走,使刘成无法得手,但是这样做是泄露天机、逆天而行,你一定会遭受重重的惩罚。”

  孙知行一听,叹了口气,说:“不能让苏家家破人亡,就让我来承受上天的惩罚好了!”

  按照时间算来,现在苏父、苏母都已死了,而今年的七月初三,刘成将亲手杀死苏婉莹。孙知行当即拜别了道士,赶回远城,他要在苏婉莹出事前救她。本来,他计算好了日期,七月初三赶到远城时间上绰绰有余,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路过汉水时,忽然发起大水,冲断了桥,他不得不绕了好远的路,耽误了一些行程,后来,因为急着赶路,不慎折断了腿,又休养了一段时间……等他回到远城时,已经是七月初四的早晨了,只怕苏婉莹已经不在人世了。

  孙知行忍不住老泪纵横:“天命难违,天命难违啊!”

  孙知行跌跌撞撞地走到苏家门前,此时天色已明,从外观上看,苏家还跟他离开时看到的景象差不多,大门似乎更气派了些,丝毫看不出有灾祸发生的迹象。孙知行拍了拍门,一个仆人打开门,孙知行连忙说:“苏小姐还好吗?”

  仆人生气地说:“一大早的,你怎么这么说话?我们小姐好得很呢!”

  孙知行稍稍放下了心,又说:“我是孙知行,要找苏小姐,快快与我通报。”

  仆人这才认出了孙知行,把他让进院内大厅,然后去通报苏婉莹。不一会儿,苏婉莹出来了,看到她,孙知行松了一口气。几年不见,苏婉莹略显富态,只是眼睛通红,面容有些憔悴,显然一夜未睡。

  苏婉莹当然知道孙知行的来意,她跟孙知行心照不宣地微微一笑,说:“先生请随我来。”

  天命也可违

  孙知行跟在苏婉莹身后,穿过一个院子,进了一间房子,孙知行一看,那间房子里堆满了书,散发着书香,显然是间书房;中间一张书桌,桌上还点着油灯,桌上趴着一个人,睡得正香甜,他一只手里拿着一本书,一只手里握着笔,仔细一看,那人正是刘成。

  孙知行满腹狐疑,刘成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苏婉莹吹灭了油灯,冲孙知行作了个“请”的姿势,两人轻声出了书房,到客厅坐下。苏婉莹说:“我的事让先生费心了,现在好了,刘成已经不是原来的刘成了。”

  孙知行急问:“你找到破解之法了?是谁告诉你的?”

  苏婉莹摇摇头说:“没人能告诉我,这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破解之法,但今天我还活着,说明有效果。”

  孙知行吃了一惊:“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是什么破解之法?”

  苏婉莹点点头,说起了这五年的经历—刚开始,孙知行说刘成和苏家相克时,苏婉莹是不相信的,直到一年后,父亲苏玉和遭遇意外去世了,苏婉莹才有些信了;到了第二年,母亲也因病离开了她,苏婉莹这才完全相信了孙知行的话。苏家剩下她一个人,她感到了害怕,尤其是她发现刘成在父母离世后,脾气、性格开始发生变化,原来低声下气、忍气吞声的样子换成了一副飞扬跋扈的模样,她明白了,就这样下去,再过几年,孙知行预测到的事情就会发生。

  苏婉莹不得不想办法了,可是能怎么办呢?苏婉莹是家中独女,在她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请来老师教她读书。所以,苏婉莹从小就喜好读书,每遇上烦心事,她就把自己关在书房读上几页书,烦恼立即就会烟消云散。苏婉莹忽然想,如果刘成也读读书,脾气、性格会不会改变呢?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苏婉莹决定:让刘成读书。

  苏婉莹找到刘成,说自己很器重他,希望他能成为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也希望他能读书去考状元。如果刘成愿意读书,儿子可由苏姓改为刘姓;如果刘成有了功名,还可以纳妾。

  刘成一听,顿时大喜过望,便一口答应下来。于是,苏婉莹就亲自教刘成识字,识了一些字后,每天都请远城的读书人到家里聚会,吟诗作词。她不但弄了一间大书房,还在家里到处都摆上书,以便让刘成能耳濡目染……如此这般,三年下来,把一个目不识丁的铁匠“逼”成了读书人!

  说来也怪,刘成自从读上书后,性格开始改变,脾气变得温和了,对人彬彬有礼,也不再斤斤计较。这段时间,读书人都准备八月的乡试,所以刘成每天闭门读书,几乎夜夜都枕书而眠。昨天是七月初三,一天一夜,苏婉莹都不敢合眼,没想到居然平安无事……

  听完苏婉莹的讲述,孙知行赞叹不已,正在这时,刘成从书房出来了,他和孙知行见了礼。孙知行用“天眼”对着刘成打量了一番,没想到这次他看到的结果跟原来的完全不同,他看到刘成高中状元,苏婉莹也长命百岁,两人白头到老,恩爱终生……

  孙知行欣喜若狂,叹道:“原来天命也可违啊!”

  (段明 图)

  选自《故事会》2015.7上

上一篇:狩猎     下一篇: 木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