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深巷少年与猫

作者:赵梓沫 来源:《故事林》

  Chapter1

  刚进入初夏的时刻,天气却仍旧延续着春天的绵雨,周遭都是湿漉漉的一片,模糊的雨帘,笼着不肯散去的凉意。

  林若茶撑伞自街边走过,不过几步的距离,马路对面的黄灯迅速切换为红灯,所有人停下脚步,等待。她站在人群的前方,无意识地盯着灯上不断跳动的数字,眼角的余光瞥见路道上的情景,下一秒,她惊得怔住,忘记了将要前进的步伐。

  她看见,一辆飞驰而来的货车快速地冲撞上正在骑行的少年身影,轮胎摩擦地面的尖锐声音响起,眼前的镜头恍若慢动作一般。她不自觉地眨了下眼,再睁开时,她只听见人群里发出的骚动声,货车停在了路中央,但车前空无一人。

  Chapter2

  许久,人群慢慢散去,后面成串的车不满地按着喇叭,货车司机虽觉得奇怪,却也只能发动引擎离去。林若茶这才发现刚刚被货车挡住的咖啡店,大片的空白底,只在牌子的最下方写着两个小字,时空。

  店门口停着一辆自行车,林若茶觉得眼熟,等她意识到这好像是刚刚看见的少年骑着的车时,她已经伸手推开了咖啡店的门。

  店里面的装饰也和招牌一样,简单的白色底,配着暖黄色的灯光,看起来精致而又美好。在小店的角落划分出了一小块位置,一只黑猫安静地趴在上面,林若茶忍不住伸手去摸它身上的毛发,猫咪一愣,紧接着轻轻地“喵”了一声,抬头温顺地蹭了蹭她的手心。

  “久等了,您的饮品。”身后传来男生的声音,林若茶转过头便看见陈墨正将手上的饮品放在桌子上,而顾客显然情绪很低落的样子,小声地回了一句:“谢谢。”随后又低下头,任由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

  走到柜台面前,林若茶才发现柜台上没有菜单或者其他可以点单的提示。可能是发现了若茶的困惑,陈墨微笑开口:“我这里出售的是特制的饮品,是根据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的某一段记忆或心情来调制的。记忆带来的情绪不同,饮品的颜色也会不同,例如刚刚那位小姐那杯蓝色的,代表着悲伤,而这一杯黑色,代表着痛苦。”

  “那我需要告诉你我的故事才能点单吗?”若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对方摇了摇头:“不用,我能接收到他们的记忆信息。”停顿了几秒,陈墨语气带着几分古怪,“但是,我接收不到你的信息,就像缺失了一块什么。”

  林若茶心跳突地一停,语气里有一些无奈:“没办法呀,因为出了意外,失忆了啊。”

  没有想要探究的意思,陈墨转身走进厨房,不过几分钟,他将一杯纯净水放在了林若茶面前:“来到这家店的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一杯饮品,我没办法得到你的记忆信息,所以只能给你这个。”

  如果不是陈墨的表情太过于认真,林若茶一定会以为这个看起来和她年纪相仿的少年是在开玩笑。

  Chapter3

  接下来的日子,只要有空,林若茶就会到这家店来,只是每次陈墨都是笑着摇摇头给她一杯纯净水,再去调配下一杯别人的饮品。好在林若茶也不是很在意,拿着杯子坐在靠窗边的位置看书或者完成习题,黑猫偶尔会爬上椅垫,缩进她的背包,然后从她背包里冒出小半个头,等着她笑着去揉它的脑袋。

  但是,在卖萌的同时,黑猫也会把她背包里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稍不注意就有什么东西被它一爪子扫到角落。就像她现在这样,翻遍了背包的每一个角落仍旧没有找到自己的钥匙在哪,思索了一下,林若茶决定再回到咖啡店去找找看。

  到达咖啡店的时候已经9点过1刻,早在9点准时打烊的咖啡店门口的把手上挂着一张 “Close”的牌子,只是可能还在整理,所以店里面还能看到隐隐透出来的亮光。林若茶推开门,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句:“不好意思,还有人在吗?”

  没有人回答。

  无奈之下,她只好关上店门,接着向还亮着光的里层房间走去。

  陈墨念着林若茶听不懂的咒语,慢慢地,他身边开始浮现一幅幅流动的画面,暗黄色的光线笼罩住了她。只一瞬,她被强大的吸附力拉进门内,地面显现出不知名的图案,很快地白光吞噬了她。

  再睁眼,她就看见陈墨皱着眉盯着她,眼底有一些讶异。他们的周遭不再是流动的画面,而是像一条通往无尽头的深巷,在巷子两侧,影像版块不规则地排列着,版块里面是陌生人的片段,每个人的表情都带着沉重的伤感。林若茶站起身,还没有等她开口,陈墨便出声:“什么都别碰,不然你就会被那些回忆吸进去。”

  “啊?是。”林若茶往一边挪了挪,险险地侧过她刚刚差点要碰触的影像板块。

  后来,林若茶才知道,陈墨是来自于时空域界的记忆裁决师。

  Chapter4

  “也就是说,我们通过时空的转移,对一个人的记忆信息进行审查和判断,然后决定是不是要从他们的回忆中裁剪掉这一段回忆。”陈墨的脸上不再是往常看见的温和笑脸,冷静得甚至变得有点冷漠。

  “记忆信息?就是那些店里特调的饮品吗?”林若茶仍旧不解。

  “每个人的经历都有所不同,那些饮品一方面是经由他们的记忆和情感调配出来,另一方面也是他们对自己这段记忆的一种审视。如果说,他们觉得那段记忆实在太过于痛苦,不愿意再次回忆,那么那段记忆就会被显示在这条深巷,等待封印。”陈墨停顿了一会,这才继续说道,“不过,也会存在我们的主观判断是否要留下这段记忆,然后进行裁决的情况。”

  许久,林若茶仿若叹息一般:“痛苦的过往,虽然这样说,但是我觉得无论是怎么的回忆,都是人生重要的一笔,全部都希望能留在自己的脑海里呢。”

  陈墨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语气里有不易察觉的懊恼,轻不可闻地说了一句:“果然啊。”

  “嗯?”林若茶没有听清。

  “没什么。”

  而后两人没有交谈,除了巷壁上的影像片段发出来的弱光,四周安静得仿佛像一场默剧。

  林若茶低头看向手表,发现指针逐渐逼近10点,终于忍不住开口:“那我要怎么从这个时空出去?我得回去了。”

  陈墨从快速播放的影像屏上收回视线,转头看向她:“时空转移开始后,就必须要等裁决结束后才能从这里出去。”

  结束?

  林若茶看了看深巷的尽头,再看了看显示的数量,瞬间垮了所有表情,但是碍于陈墨变得越发烦躁的表情,她只好将所有想要吐槽的话生生咽进喉咙。

  谁知陈墨突然抬起手贴上一块影像屏,他的手心慢慢地散着白光,白光融进画面里,又渐渐散了出来。

  林若茶眼前清晰地浮现,医院,女孩苍白的微笑和瘦弱的臂膀,她的声音穿过头皮直直地抵达她的脑海:“别哭,没事的,只是化疗的副作用,我不痛的,真的。”然后情景一转,刺眼的红色急救灯和逐渐睡去的面容。

  直到开始流泪,林若茶才猛地意识到自己经历了一场别人的记忆,而被她经历的那个人正站在路边,看着一辆一辆快车呼啸而过,就像是时间的流逝,带走了一切,却没有带走痛苦的回忆。

  而后她看见时空的小店,陈墨的脸,黑色的饮品。时间戛然而止,白光被迅速抽离,只听见“喵”的一声,林若茶的眼前又再一次浮现深巷的样子,意识变得模糊,她只记得最后听见一句陌生而又熟悉的话语:“裁决结束,封印。”

  Chapter5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香,林若茶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落在她的眼睑上,柜台后面,陈墨正在清理玻璃杯。她愣了几秒,昨天的事情就好像一场不真实的梦境。

  可是,在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的那杯蓝色的饮品告诉她,那不是梦境,不再是以往的纯净水,它代表着悲伤,她以为长久丢失的那一段回忆,终于回归原位。

  林若茶想起第一次见到陈墨的时候,他才刚刚通过测试正式成为一名记忆裁决师。彼时,父母的婚姻遇见了岔路,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她在争吵中夺门而出,却又因为意外闯进了陈墨缔造出来的时空深巷。

  年少的陈墨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人,不知所措地用衣袖抹去她脸上的狼狈,因为陌生,反而让林若茶哭得越发大声。

  “你想不想忘记这些事情?”陈墨的声音低低的。

  林若茶抽噎着,却还是固执地摇了摇头,眼泪隔着薄薄的衣衫渗进炙热的皮肤。透着微弱的光,陈墨能看见她通红的眼以及不断膨胀的蓝色记忆信息,那些信息被小心克制却又缓缓泄漏,心蓦地就疼痛起来。

  于是,陈墨下了决定,主观判断这是一段需要被裁剪的记忆。

  林若茶一直以为是自己离家后出了意外才失去了一段空白,却没有想到是被人裁剪了这一段空白。

  父母经历了寻找她的慌张,重归于好,那些自她而言的兵荒马乱落下帷幕,可是偶尔想起来却觉得有些许奇怪,似乎那一块空白的回忆倏地被抛在了脑后。

  而今,强大的念想突破封印,所有的空白也被重新填满。

  陈墨收拾完了手上的东西走到林若茶面前坐下,黑猫从桌底跳上来,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他揉了揉猫咪的脑袋,好像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对不起……那时我……”

  林若茶摇摇头,打断他:“不需要对不起,当时你也是好意。可是,一个人若没有全部的回忆,就不会是完整的存在不是吗?”

  “完整?”陈墨不解。

  对于时空域界的人来说,空间是静止的,他们麻木地重复别人的记忆,因为没有值得回忆的故事,所以也就没有了期待的未来,所以完整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没有太大的意义。

  “对,完整。就比如我,无论起始如何,我遇见你的这一记忆就是构成我完整存在的部分。就比如你,无论经历如何,那也是证明你完整存在的意义不是吗?”

  所有的遇见、离去,无数过往涌进陈墨的脑海,他好像开始能够明白了什么叫做完整。

  Chapter6

  这家名为时空的小店在关闭了一个月后重新开张,据说店主回到故乡走遍了他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来到店里的人照例会得到一杯属于他们那一时段特有的饮品,只是饮品多了类别,不再局限单一的深色调。

  林若茶推门进来,还未开口,柜台里的少年便惯例递上一杯纯净水。

  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