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有花开的早晨

作者:陈若鱼 来源:《故事林》

  01

  离开上海之前,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再去见周树深一面。见的话,相顾无言,不见的话,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最终,我还是去见他了。在福州西路的咖啡馆,我提前一个小时到,不是怕迟到,只是想提前认真地想一想周树深,以及不久前我们无疾而终的爱情。

  17岁那年夏末,最后一批知了在枝头拼命嘶啼,周树深还是穿着白衬衣笑起来如四月春风的少年,只是从我面前经过,我抬起头看到他的侧脸,他就轻易俘虏了我滚烫的少女心。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周树深,我们从高一时同班,曾有一个月甚至同桌,但我对他没有一点幻想。但是爱情来的时候总是会让人防不胜防,可以是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也可以是下着大雨的清晨或黄昏,你从前不在意的人,在爱情的作用下,一瞬间就占据了你的心。

  喜欢周树深这件事,并没有因为即将来临的高考而有所消减,反而日增夜长,没有表白,只悄悄打定主意要和他念同一所大学,拼命地读书背单词,所有人都以为我的努力是来自高考的压力,其实我只是为了周树深。

  少女的暗恋总是这样,瑰丽而壮烈,简单但执着。

  后来,终于和他一同考进上海的大学时,被压抑的绵绵爱意如雨后青苔般疯长。在新生入学那天,递了很长的表白信,他还没看完表白信就在我宿舍楼下叫了我的名字。

  “赵小鲸!我也喜欢你!”

  暗恋终成光明正大的爱情,我狂奔下楼的时候,仿佛觉得全世界都是我的。

  周树深算得上是一个好男友,礼物送得别出心裁,流行给女友拍照的时候把我拍得很漂亮,哥们聚会从来都会叫上我,这样的十佳男友,引得室友艳羡不已。

  我也常想,遇见周树深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了吧。

  只是,那时候的我并不明白,表白成功不代表是爱情的成功。很多时候,他答应你的告白,首先是因为你喜欢他,其次你看上去也不错,并非他也喜欢你。

  如果以后他喜欢你,那才是爱情的成功。

  02

  周树深准时到达咖啡馆,我没有像以前一样给他点意大利浓缩咖啡,一勺糖,两勺奶精,也没有给他点厚多士,我想我已经没有这个资格。

  周树深坐下来问我:“为什么不去我们从前经常去的那家?”

  “因为,我们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们了。”我说。

  周树深怔了怔不说话,跟服务员点了一杯咖啡,有大概10分钟的时间我们都没说话,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你要离开上海了吗?”周树深问我。

  我点头。

  “去哪儿?”他问。

  “回武汉。”我说。

  “哦,挺好的。”周树深一边搅拌咖啡一边若有所思地点头。

  咖啡馆窗外是个小公园,种了成排的银杏树,才8月中旬就开始发黄了,风吹起来的时候,看上去有几分诗意。

  我们断断续续地说着告别的话,最终在天黑前各自起身离开。

  周树深说:“回去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我说:“你也是。”

  “再见。”

  “嗯。再见。”

  我们一同走出咖啡馆,一同在公交站等车,然后我随便上了一辆车,只是为了比他先离开,然后不回头看他。

  在公交车上,我还是忍不住回忆起跟周树深相爱的那3年。

  大一时的热恋反而没什么好回忆的,大二时进入倦怠期,周树深依然会送礼物给我,尽管不走心但我也开心。我们跟团去了一次泰国,在苏梅岛潜水,在用光生活费订的五星级酒店里看俗气的泰国电视剧,而隔壁热恋的外国情侣一起在海滩散步数星星。那个时候我忽然明白,也许我跟周树深的爱情大限将至。

  果然,在大三开始不久后,我们频繁地吵架,频繁地说分手,频繁地冷战,最终在大三下学期耗尽精力。

  在度过光棍节之后,周树深发短信告诉我,不如分手吧。

  我在宿舍里哭了一个小时后,假装才看到短信一样,回复:也好。

  分手的仪式太过简单,以至于周树深以为我会想不开,请我的室友吃饭让她们好好看着我。我也确实难过了好久,深夜痛哭过,做梦叫过他的名字,也问过自己一千次,他为什么突然就不喜欢我了,但最后我明白过来。

  我虽然不能把周树深3年来对我的感情全盘否定,但是他一开始会喜欢我,只是因为我喜欢他而已。

  分手并没有那么多原因,不喜欢了,就像喜欢的时候一样,毫无理由。

  03

  跟周树深分手以后,我仍旧不甘心地留在上海,甚至跟他应聘同一家公司,同一个部门。我以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他总会念起我的好来。

  但事实证明我错了,分手后的男人总是分得清现实和回忆,他在公司就把我当做普通的大学同学来看,顶多算是当做朋友看待。

  公司聚餐的时候玩真心话大冒险 ,我问他,有没有爱过赵小鲸?

  他说,有。

  口吻坚定,但目光里已经没有我。

  同事们在那时才知道我们曾是大学情侣,纷纷鼓动我们和好,但周树深毫不留情地说:“爱过是爱过,但既然分手了,就是因为不爱了。”

  同事们都没想到周树深会这么直白,一时尴尬不已,而我的心经历了一场比失恋时还难过的绝望。我知道,我再也找不回周树深了。

  所以我选择辞职,选择离开,选择给他去爱别人的空间。

  去机场那天,周树深在微信上祝我一路平安,我回复一个笑脸,换了登机牌,进了安检,一次也不回头。

  飞机在天河机场降落,武汉还是那么热,空气还是那么糟,人潮还是那么拥挤,只是唯一的不同,没有了周树深。剩下的日子,无论是在每一个有花开的早晨,还是有月亮的晚上,我都会好好过,不辜负生活,不辜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