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是为爱旅行的蜗牛

作者:陈小艾 来源:《故事林》

  1.

  我捏着晚上7点半场的电影票匆匆冲进卢米影城时,距离电影开场已经不到5分钟,跑去前台买了桶爆米花便火急火燎地赶到了放映厅,这是个只能容纳几十人的小厅,令人诧异的是整个厅里居然只有我一个观众。

  咦?难不成是因为影片太恐怖都不敢来看了?我一边心里犯着嘀咕一边按照座号坐好。

  这是一部最近十分卖座的恐怖电影,之前朋友圈里好评不断,所以如今这冷清的放映厅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放映厅里依旧十分安静,直到屏幕亮起,一声凄厉的女声从屏幕里传出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转头便迎上了秦一朗的目光。

  他在看到我的那刻,脸上的笑容僵了僵,继而艰难地挤出一个笑来:“孟允晴,是你啊。”

  我从他那希望落空的表情里渐渐明晰了一些东西,秦一朗原本约的人是林闪闪,并为她豪气地包下了整个放映厅,可是林闪闪却将电影票送给了我,没有来赴约。

  我跟秦一朗就在全场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放映厅里看完了这场电影,中间有不少悬疑剧情,觉得害怕的时候我只能一个劲儿地往嘴里塞爆米花。

  从影院出来时,已经将近晚上10点。路上到处都是着急回家的行人,我在路边想拦辆出租车回学校未果,便在前面兀自走着,直到听到后面的汽车喇叭声。我扭头,见是一辆出租车,副驾上坐着秦一朗,他摇下车玻璃,示意我上车。

  从卢米影城到我们学校有一段不长不短的路,路况不是很好,我看着前排秦一朗的脑袋随着车子颠簸一晃一晃的,手里那束没送出去的花在夜色里也变得黯然失色。

  到学校门口后,他把那束花塞给我,用生硬到听不出任何感情的语气说:“帮我转交给林闪闪,如果她不要的话,就帮我扔了吧。”

  我接过那束花后,心里竟霎时涌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甜蜜,这一切明明跟我无关啊,却好像能让我一个人反刍好久。

  我抱着那束花借着月色蹦蹦跳跳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但是一想到林闪闪那张美丽不可方物的脸时,心里那浓稠的甜蜜便像被人泼了水一样一下子就稀释开了。

  2 .

  在工大这样一所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理工科学校里,林闪闪的出现无异于一道光照亮了很多人黑白蓝灰的世界。

  人生的前18年里,借着林闪闪表妹的身份,一路走来我也获得了不少额外的关注和厚爱。高中开始,原本青涩不谙世事的少男少女仿佛一下子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学校里开始有不少男生给林闪闪塞情书,与之一同送出的还有各式各样的美味零食。

  林闪闪将那些情书拆也不拆便塞进了桌洞里,把那些花花绿绿的零食送给了我。

  她不过比我大半个多月,从幼儿园开始我们便一直同班,高考后又考入了同一所大学,这些年我们就像彼此甩不掉的影子一样牢牢镌刻在彼此的人生坐标上。

  坦白说,我也还算漂亮优秀,但这些年站在她身边,总觉得像一直笼罩在她的光环之下,与她一比较便骤然失了色。

  林闪闪不是那种空有一副美丽皮囊的女生,她智商也高得吓人,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这便让她的美丽里平添了几分灵动。

  进入工大后,林闪闪很快便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甚至有人拍的她在食堂就餐的照片也很快登上了学校贴吧的热门,下面赞美声一片。

  我从来不怀疑对工大校园里很多男生来说,林闪闪一定是当之无愧的女神,但令我有些意外的是,进入工大近半个学期以来,身边竟一个向她表白的男生都没有,就在我沮丧地以为我的“蹭吃蹭喝计划”要宣告泡汤时,秦一朗出现了。

  后来我才渐渐想明白,对于很多男生来说,林闪闪的美太鲜亮,太遥远,绝大多数人站在她身边都会黯然失色,给人一种极不登对的感觉。所以,对很多人来说,只能一边远远地望着,一边掐灭心底的向往。

  但秦一朗不一样,他是那种在校园里随便一走都能撩起一阵粉色心事的男生,也只有眉目俊朗的男生站在林闪闪身边才能真正衬得起“一对璧人”这个词。

  林闪闪在收到秦一朗的电影票后,居然想都没想便递给了我:“你不是一直想看这部电影吗?我忙着刷题没时间陪你,呐,这是今晚的电影票,好好看。”

  但我没想到,送她电影票的那个人是秦一朗;更没想到,他会为她包下一整个放映厅。

  3 .

  林闪闪没有收下秦一朗的花。我抱着那束花敲开她宿舍门的时候,她正敷着面膜做高数题,还没等我说完,她便俏皮地向我眨眨眼:“拿走吧,你喜欢就送你咯。对了,顺便帮我拒绝他。”

  那束花被我精心护理了一周后彻底蔫了,我抱着那束枯萎的花往宿舍楼下垃圾桶扔时遇上了秦一朗。

  “花枯萎了,所以我来扔掉,上天作证,我帮你送了喔。”一见到他,我便有些语无伦次地向他解释。

  跟几天前冷冰冰的样子全然不同,他笑着从我怀里的花束中摘了一朵枯花,放在手里拈了拈,开玩笑似地说:“孟允晴,你要不要试着跟我谈恋爱啊,你看你收了我的花,也跟我一起看了电影,这就是歪打正着的缘分啊。”

  事后脑袋清醒后我想明白这不过是他一时心血来潮跟我开的玩笑,但在那一刻我却当了真。我瞪大眼睛望着他,手里的花也掉到了地上,我以为我倾慕的男生终于看透了我,读懂了我,没等我酝酿开口,便径直向我走来。

  但很快我便被打回原形。就在我杵在那儿发愣时,他朝我眼前晃了晃手:“喂,你不会当真了吧,我开玩笑的啊。”

  望着他的背影汇入人流,我蹲下捡起地上的那束花颓然地塞进一旁的垃圾桶,感觉心里像被掏空了一块。

  像秦一朗这种骄傲夺目的男生,被林闪闪拒绝应该是顺遂的人生里栽过的第一个跟头。确定自己没戏之后,他没纠缠也没纠结,扭头便退避到她的生活之外。

  倒是我,因为有一阵子没见到秦一朗,心底时常升腾起一股淡淡的痛感,好像只有捂住胸口,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4 .

  意识到自己真的喜欢上秦一朗这件事时,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那天仅仅是在贴吧里见到一条关于秦一朗在校际篮球赛中受伤的帖子后,我一整天都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好不容易熬到下午最后一节下了课,我便背起书包飞快地奔向学校西门的超市,买了两根烤猪蹄和两条活鲫鱼便冲回了宿舍。

  我硬着头皮在水池边杀了那两条鲫鱼,把鱼肚内清洗干净,偷偷拿出床底下的小电锅在宿舍里给他煲起了鲫鱼汤。平日里学校不允许我们在宿舍用电锅做饭,但此刻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心急如焚地守着那个慢吞吞的小电锅,祈祷鱼汤快点煮好。

  我提着装满鱼汤的饭盒、拎着两根烤猪蹄出现在男生宿舍楼下时,很快便成了一道抢眼的风景。

  秦一朗站在二楼阳台上大声朝我喊:“孟允晴,你回去吧,我没事,鱼汤和猪蹄你自己回去解决了吧!”

  “喂,秦一朗,你给我下来,这鱼汤我煲了好久!”我依旧不依不饶。

  最后拗不过我,秦一朗在舍友的搀扶下来到了我面前。

  “回去把鱼汤趁热喝掉,猪蹄可以留着慢慢啃。”我低头看了一眼他那被包裹得像粽子一样的右脚,继而又口是心非地补了一句,“喂,你别以为我喜欢你啊,我只是可怜你,万一瘸了可就更追不上我表姐了。”

  听我提到林闪闪,他脸上浮出一丝苦笑,然后用手从我右脸上拿下一片鱼鳞:“看来这鱼汤的确煲得挺认真的。”

  回宿舍的路上,我若有所思地想,如果秦一朗够细心一点,他一定能从这一锅鱼汤和我那番言不由衷的话里,明晰我的骄傲和逞强,感受到我不肯轻易示人的真心。

  5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自告奋勇隔三差五地为秦一朗煲汤、做营养餐,到最后他们宿舍的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升级为他的正牌女友。只有他,好像一直将通向他心底的那扇门守得死死的,不肯轻易让人进去。

  圣诞节快要到来时,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秦一朗的脚伤痊愈并带领校篮球队赢了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另一件是林闪闪交到了男朋友。

  当林闪闪羞涩地向我说起这个男生时,我才恍然明白为什么在过去的那些年她曾坚决地拒绝了那么多热络的追逐,其中便包括秦一朗。

  那个男生是高中时高我们两届的学长,我们高一入学那年开学典礼上,林闪闪作为新生代表发言,而那个男生则作为在校生代表发言。这短暂的交集让他在林闪闪心底留了痕,以至于这些年她宁肯身边的位置空着也不肯随意找个人来比肩。

  直到前不久林闪闪辗转联系上他,两人聊了一段时间天,见了几次面后,她终于等到了那场迟来的告白。

  秦一朗赢了比赛来请我吃饭时,恰逢那个男生来找林闪闪,所以原本两个人的饭局升级到了4个人的饭局。

  在学校南门那个火锅店里,我们4个相对而坐,中间升腾起的氤氲雾气将我们彼此的表情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我能感受到坐在我一旁的林闪闪挂在眼角眉梢的笑意。

  林闪闪终于等到了那个对的人。从火锅店里出来时,她伏到我耳边悄声提醒我抓住机会,继而拉着那个男生消失在夜色里。

  我跟秦一朗并排着走了一段路,忽然他提醒我我想看的电影《我的少女时代》当天上映,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拉着我往旁边的电影院跑。

  那晚影院里人爆满,他排了好长时间队才买到了末场的最后两张票,位置不是很好,在犄角旮旯里。他捏着票有些沮丧地说:“今天位置不是很好,你想看的话改天再陪你来看一遍。”

  我笑着从他手里接过票:“能抢到票就不错啦,哪有那么多毛病。”

  整部影片搞笑又温馨,放映厅里浓浓的都是甜蜜。电影快要结束时,秦一朗凑到我耳朵上说了一句让我觉得心脏漏掉一拍的话:“孟允晴,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我佯装镇定,扭头便看到大屏幕上多年后在刘德华演唱会上重逢的林真心和徐太宇。

  曾经我们都像一只只笨拙且缓慢的蜗牛,在追逐幸福的路上兜兜转转。那条路遥远又漫长,但因为眼前零星闪烁的光,我们便一直闷头向前走着。

  而如今,我终于不必再孤身一人往前走了,因为他终于读懂了我的期待和真心,正不偏不倚地,大步朝我走来。

上一篇:被爱的人不知道     下一篇: 樱花开在十指外